|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行业资讯 » 金霞接盘农行暴赚 金健重组被指拉郎配

金霞接盘农行暴赚 金健重组被指拉郎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1-30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192

    核心提示:赚得盘满钵满的常德农行酝酿退出金健米业,数年间,重组绯闻对象在高广投资、天心实业、中粮集团等公司间击鼓传花,但无一修成正果,直至此次金霞粮食接盘。

    停牌征集重组方一个多月后,中国农业银行常德市分行(下称常德农行)终于等来了“中国粮食第一股”金健米业的接盘“下家”。

    1月29日,金健米业披露,大股东常德农行以4.62元/股的价格,将所持9265.66万股(占比17.02%),转让给湖南省粮食集团(下称湘粮集团)旗下湖南金霞粮食产业有限公司(下称金霞粮食),转让总价款4.28亿元。

    记者独家获悉,高价接盘金健米业背后,金霞粮食获湖南地方政府2亿元现金资助,同时给予3亿元贴息贷款作为收购资金。

    2006年因债转股被迫入主金健米业的常德农行,早已赚得盘满钵满,抽身思退,空留业绩颓势难挽的金健米业。而金霞粮食大股东湘粮集团,则冀望通过金健米业上市圆梦。

    “纯粹是拉郎配,很难收到1加1大于2的效果。”湖南资深业内人士直言,金霞粮食起家于粮食收储和粮食贸易,属产业链中间环节,盈利能力较弱,其业务与金健米业多有重合,难补金健米业之产业链短板。

    即便湘粮集团将旗下资产悉数注入,也难避现实尴尬:湘粮集团旗下金霞、裕湘两大品牌知名度、市场布局均与金健米业差距颇大,整合后难避品牌取舍之殇。

    政府5亿力挺收购

    早在1998年就已上市的金健米业,因所处稻谷加工业“季收年销”的特点,一直微利经营,2002年首现亏损。此后,公司的盲目多元化屡屡折戟,原大股东常德粮油总公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无力偿还。

    到2006年,常德粮油总公司因无法清偿所欠常德农行贷款,无奈以股抵债,将所持金健米业1.46亿股转让给常德农行,后者被迫成为金健米业控股股东。

    但此后常德农行不断减持金健米业,截至目前,常德农行所持的金健米业股权,已从最初的1.46亿股减少到目前的9265.66万股,比例从43.27%降至17.02%,其不到3亿元的入主成本早已悉数收回。

    赚得盘满钵满的常德农行酝酿退出金健米业,数年间,重组绯闻对象在高广投资、天心实业、中粮集团等公司间击鼓传花,但无一修成正果,直至此次金霞粮食接盘。

    相关人士称,金霞粮食背靠的湘粮集团,2011年曾与常德农行进行过接触,欲接盘金健米业,“但常德农行方面觉得对方实力偏弱,所以没有同意”。

    此次双方再续前缘,与湖南当地政府力推不无关系。前述人士透露,湘粮集团2010年成立,主要由原国家粮储库和省市粮食局的“老粮食人”进行运营管理,但一直业绩欠佳,湖南省和长沙市方面因此力推公司上市融资,以求做大做强。

    据他透露,为完成此次收购,湖南地方政府已为金霞粮食提供2亿元现金资助,同时协调给予3亿元贴息贷款支持。

    金霞粮食由原长沙国家粮储库和长沙粮油实业公司改制整合而来,主要从事粮食收储和粮食贸易,在粮食及其深加工产业链中扮演中介角色,属于微利环节,因此公司盈利能力一般。

    财报披露,2011年、2012年1-9月,金霞粮食营收分别为8.18亿元、10.9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753万元、1341万元。

    “这个行业,钱都被两端的人赚了,粮食收储和贸易环节赚不到什么钱。”前述人士分析,粮食收储实行国家保护价,导致收储企业成本较高,利润有限,而流通环节,只能寄望于粮价大涨。

    他分析,金霞粮食2011年盈利5753万元,得益于该年国内粮价大涨,而到2012年,国内粮价回落,所以其前三季度净利润大幅减少,降至1341万元。

    “政府5亿元支持并购,这个事我真不清楚,具体要问农总行和湖南省农行。”1月29日下午,金健米业代理董秘黄韬回应称。

    品牌整合之殇

    金霞粮食借壳金健米业,显然只是湘粮集团窥伺资本市场的第一步。此前有政府通报称,湘粮集团将突出粮油加工和粮食物流两大主体产业,用3-5年培育成年产值过100亿元的上市公司。

    由于湘粮集团旗下众多产业实体与金健米业业务重合,入主之后,湘粮集团势必要将米面粮油相关资产逐步注入金健米业,以消除同业竞争。

    资料显示,除金霞粮食外,湘粮集团旗下尚有裕湘食品、金山粮油、长沙霞凝国家粮储库等25家全资和参控股子公司,资产证券化、整体上市需求强烈。

    “湘粮集团的资产中,值得一提的也就是裕湘食品和金霞粮食了。”市场人士认为,它们构成了湘粮集团的主要利润来源。

    公开数据显示,湘粮集团总资产约为40亿元,而金霞粮食截至去年9月30日的总资产为29.64亿元,裕湘食品总资产2亿多元,两者相加,占集团总资产比例近80%。

    “金霞粮食拿下金健米业控股权只是开始,接下来是要将裕湘食品、金霞粮食的相关资产注入,至于国家粮储库等其它资产会否注入,还要看公司后续发展。”湘粮集团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向记者透露。

    然而,整合之后,金健米业将面临品牌运营尴尬:金健米业旗下有金健米和金健面两个粮食子品牌,湘粮集团旗下亦有金霞米、裕湘面两个品牌,未来到底以哪个品牌为主导?

    事实上,无论是从销量、市场知名度,还是从营销市场布点来看,金霞米、裕湘面与金健米面均有差距。

    目前金健米和金健面的产销量分别为10万吨、4万吨,营销市场遍及湖南、湖北、广东、上海、重庆等地,而金霞米产销量极小,裕湘面的市场也主要在湖南郴州、长沙、广东等地。

    “金健米业和湘粮集团均属于粮食粗加工和资源性行业,行业利润较薄。”中信建投湖南总部研究总监刘亚辉直言,仅把金霞粮食和裕湘面业注入,很难缓解金健米业目前的业绩困境。

    而湘粮集团也正在寻找突围之路。其董事长谢文辉曾公开表示,集团将突出粮油加工和粮食物流两大主体产业,打造中国最具品牌影响力的现代粮食产业集团。

    谢所称的粮食物流,主要是指国储粮的收储和粮食贸易,然而,这两大业务前景难言光明:国储粮国家保护价收购政策下,企业利润空间被压缩无几,仅靠国家补贴勉力维持;而粮食贸易则系于市场粮价上涨,无异“靠天吃饭”。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