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电子商务 » 棒杀P2P的N个理由

棒杀P2P的N个理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7-09  来源:钛媒体   浏览次数:0
  不同于在中国移植的诸多国外互联网商业模式,P2P由于在某种程度上挑战了中国开放程度最低、许可经营的金融业,而且还通过互联网放大了这种影响力,“冲进瓷器店的公牛”、“金融门外的野蛮人”等各种诋毁纷至沓来。
  高利贷?
  公众对P2P的臧否,最有杀伤力的就是“高利贷”。
  除了号称准公益性P2P平台的江苏开鑫贷声称借款人实际总承担的的资金成本不超过15%,各大P2P网站上都只公布投资人的年化收益率而不公布借款人要付的利率,不过可以在这个利率的基础上加上P2P平台的各种收费,如信用审核费、平台服务费、第三方平台服务费等,大致可以推算出借贷成本。
  根据零壹财经提供的数据,2013年,知名P2P借贷平台的名义利率均维持在8.45%—21.61%之间,平均为14.61%;一般而言,抵押标或担保标大多在12%以下,信用标的年化收益15%~22%不等,这样加上3-6%的P2P平台收费,抵押标大约是在15-18%,信用标大约是在18-28%左右。可以看出,绝大部分都是在高利贷——24%年化利率之下的。
  而根据温州市金融办编制的民间借贷指数,2014年一季度,典当行的平均利率水平为26.45%,而在2013年一季度,则达到了27.7%,远高于4倍基准利率的高利贷标准,反而是持牌准金融机构在做着高利贷的勾当。
  从去年开始,大部分平台的利率呈现走低的趋势;而到今年,大部分知名P2P借贷平台名义利率下降至10%—16%之间。一些知名的平台,如拍拍贷,担保标下降至10%左右,而应收账款安全标和非提现标更是可以低至8%左右,信用标的利率也不过在14-17%.而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平台,如人人贷,在2012年、2013年,以及2014年这三年的前5个月,名义利率分别为13.58%、13.06% 、12% 左右;深圳人人聚财的名义利率分别为21.27%、15.17%、13.15%。这显示, 即使是没有金融机构背景的草根P2P,越是正常经营、规模越大的平台,由于逐步建立了公信力,不用再以高息来吸引投资人。
  而投资人也逐渐回归理性,在拍拍贷平台上,一笔10000元应收账款安全标+非提现标,期限半年,给出的收益率为8.2%,在短短4个小时左右就投满了。
  融道网创始人周汉指出,与P2P相比,银行的名义利率虽然低,但是却很难贷到,中国只有不到10%的中小企业能够从银行获得贷款。而即使贷得到,加上各种隐形的杂费如账户管理费、手续费、加急费、担保费、评估费、保险费、公证费、提前还款违约金等,其实也并不起P2P低多少。以花旗银行的信用贷款“幸福时贷”为例,声称是三年四年固定利率9.9%每年,如果再加上管理费0.49%每月(且不随本金递减而减少)实际利率最高达19.6%每年。
  这些费用还只是台面上的,近日据财经网报道,湖南兆铜业在向中国工商银行湖南衡山支行贷款期间,与该支行发生大笔非业务金钱往来,据记录2007年1月至2011年8月期间,兆基铜业为办理银行贷款列支招待费用就高达120万元。实际上,类似的现象并不罕见,银行信贷经理等从业人员手握信贷大权,往往向客户或明或暗索取好处,特别在银根收紧的时候,这种现象更为普遍。
  而某些银行信贷员则采取另一种做法,哪怕可以操作的贷款也会让客户去找中介或其它银行的信贷员,转一道手后收取介绍费或返点,通常中介或其它信贷员也可以给到1~2%左右的返点,这成本自然也是算到了客户头上。
  在国外,如美国信用卡利率一般也达到了14%到25%,平均利率达到18%,美国最大的P2P平台,Lendingclub70%的客户借款都是用于归还银行信用卡欠款,这表明Lendingclub的利率显然是较信用卡利率低的,而从2014年3月推出的企业贷款,年利率根据借款人的资信状况从5.9%到29.9不等——显然这是一种随行就市的行为。同样,P2P在中国的利率也是在当前利率管制下,一种市场选择后的结果。
  非法集资?
  监管与法律界悬在P2P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是“非法集资”。
  央行对P2P“非法集资”的行为主要定义为三种:第一种是理财-资金池;第二种是自融或不合格借款人或虚假项目;第三类是庞氏骗局。显然,对于后两种,正规经营的平台是不会涉及的,而至于理财-资金池,虽然被业界俗称为 “107文”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影子银行监管有关问题的通知》中,将“新型网络金融公司”也列入了影子银行(传统银行体系之外的信用中介机构和业务),但是实施细而则一直却未出台。
  然而,该文件定义的与P2P一样“不持有金融牌照、完全无监管的信用中介机构”,如第三方理财机构不仅已经存在多年,而且乱象丛生,最近发生的帕拉迪(上海)企业管理咨询中心老板陈若彬卷款3000多万潜逃案件,第三方理财机构就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第二种“不持有金融牌照、存在监管不足的信用中介机构,包括融资性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第三种“机构持有金融牌照,但存在监管不足或规避监管的业务,包括货币市场基金、资产证券化、部分理财业务等”,其规模更是P2P的理财计划无法望其项背。
  同样也被定义为“影子银行”的信托公司的非标准化业务,即使在2014年4月份,银监会下发“99号文”《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针对信托的“非标”业务做出清理规定,要求信托公司不得开展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之后,仍然有中铁信托、陆家嘴信托、中航信托等数家信托公司“顶风作案”,发行了资金没有固定投向,只是说明由信托公司对资金“加以集合运用”的TOT类(Trust of Trust)产品。其中中铁信托的金丰系列自2010年成立,至今发行约300期,总规模达到了100亿,每期募资规模3000万-5000万元不等。
  相比于TOT这种50万元起步、每期数千万的规模的“大湖”, 千元起步的P2P的理财计划只不过是一个“小池塘”,再加上信托刚性兑付神话已经破灭,谁的风险更大,谁的影响更大?只把这个枪头对准P2P,显然是不公平的。
  而要构成“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要件之一,还要看相关投资人的资金(含锁定期间回流的资金)是否进入P2P公司自己的账户,而在目前,许多P2P公司都与第三方支付公司合作,投资人的款项直接进入借款者的第三方账户,不从平台上经过,即使是理财计划,在理财计划存续期内,资金也是一直锁定在第三方支付公司账户上而没有进入平台账户。
  风险成倍?
  学界“挥向”P2P的大棒则是“风险”。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就曾公开表示,P2P是披着互联网的外衣做传统金融的实体,集两种风险于一身,却没有把两者的优点合为一体,这种金融模式一定会垮。
  且不说对于投资人来说,P2P本来就有“小额分散”来摊低风险的特点,从贷款额度上来说,P2P的绝大多数的借款额度在30万元以下,平均借款额也就在10万元左右,相较于其它金融机构,如小额贷款公司现在的平均贷款额度也达到了百万以上,担保公司的平均担保额度也在6-7百万左右,同样出现一笔坏账,究竟是哪个风险更大?答案也是不言而喻的。
  只不过在中国由于有了“非法集资罪”,规定了对于个人借款,不能超过20万元、30人,对于公司借款,不能超过100万元、150人,反而逼得一些P2P公司硬性规定了一些标不能超过多少人,完全与“分散风险”背道而驰了。
  而对于上文提到的“资金池模式”,银监会业务创新部主任王岩岫曾这样公开表示由于期限错配可能会发生流动性风险,然而,但是在银监会对民营银行的模式设计中,“大存小贷”(存款限定下限,贷款限定上限)模式,就被业内人士指出存在期限错配的风险,因为存款额度比较大、笔数少,万一走掉几笔,风险就比较高。
  诚然,P2P平台是存在着拆标的现象,但是“金额拆标”和"期限拆标"的风险也是不一样的,前者是P2P借贷平台对于大额借款的一种"技术性"处理方式,未改变借贷关系的实质,但单个投资人的风险相对降低了。后者是把一个长期借款拆分为若干个短期借款,即"借短贷长",在平台投资人足够多的情况下,也是一种提高投资人流动性、降低风险的手段。
  门槛低?
  传统金融界投向P2P的鄙视眼光则是因为“门槛低”。
  这一方面是互联网界产生了太多白手起家的创业神话,而国内P2P平台的创始人或团队绝大部分都是IT出身,P2P难逃 “屌丝扎堆”印象;另一方面,传统金融机构(主要是银行)的IT只是一个辅助保障部门,一个千人左右的银行分行 IT人员往往只有6、7人,与高帅富的金融人比起来自然是“IT民工”。
  然而,对于一个要正规、长时间经营的P2P平台来说,作为直面用户、决定体验、达成交易的网站平台和管理系统,才是P2P的“面子+里子”,因此IT技术开发人员对P2P平台往往更为重要,美国最大的P2P平台lendingclub的技术人员更是占到公司60%以上。
  在中国,由于信用系统的缺失,对顾客的审核不像国外可以在线上进行,因此除了极少数纯线上模式的平台,人数最为庞大的部门往往是寻找贷款方、找投资者的销售团队;尽管如此,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网贷平台屡遭黑客攻击,要想保证平台的正常运营和发展所需,IT技术人员也最起码也需要占到员工数的1/4左右。而一些背景雄厚的平台,更是在网站和系统上不惜工本:陕西省国资与国开行合作的陕西金开贷,平台开发和试运营就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而近期开业的上海某小贷公司旗下的P2P平台,更是请了恒生电子,花了数百万元进行开发,而且还不提供底层代码。因此所谓的“花几千元买个模板”,招4、5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就上线的做法,早就是老黄历了。
  众所周知,P2P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就是风控,要想建立一套完整的风控流程包括用户开发、信审、评级、定价、贷后管理、逾期催收、风险缓释等,往往需要从传统金融机构重金挖角,虽然这类人才的供应量并不少,但是为了让他们离开安逸的传统金融业来到互联网金融界来“冒险”,P2P平台往往需要支付更高的代价。而那种金融和IT专业兼顾的人才,开价就更高了,最近就有某新成立的P2P平台为运营总监开出了60万年薪的“善价”,仍然一将难求。
  而对于投资人来说,由于原来的银行、小贷、担保的借贷客户纷纷转向P2P平台,也提供更好的担保条件,P2P平台的借款额度也越来越高,尤其是国资背景平台,上百万数百万的标也常见,为了规避“非法集资”的嫌疑,许多平台都规定了最低的投标额,如开鑫贷曾经一度达到了5万元起投——与银行的理财产品起点相当,这时还有会有说“门槛低”、要为P2P平台定义所谓的“合格的投资人”吗?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