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热点 » 4岁女童救白血病哥哥:我不怕疼

4岁女童救白血病哥哥:我不怕疼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5-10  浏览次数:0
  小颖和爸爸在医院附近的出租屋内给哥哥整理治疗所需的药品。
  妹妹两次抽血供哥哥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
  “我不怕疼,我要把血都给哥哥,我要救哥哥”,4岁的小颖知道哥哥患了白血病,必须用她的造血干细胞帮助哥哥,一直怕打针的她两次抽血供哥哥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经过4月21日和22日两次手术,小颖的哥哥已完成造血干细胞移植,目前仍在北京儿童医院接受后期治疗。
  患白血病家庭花光积蓄
  魏满凡介绍,他1996年从湖南老家到东莞打工,一直在东莞的一家酒店做保安,每个月有两千多块钱,加上妻子的两千多元,一家人还能普普通通地生活着。2009年9月,正在读小学四年级的儿子小杰突然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如果不能及时治疗,孩子最多只剩下6个月的生命。他只有四处筹钱,为孩子治病。经过3年多的化疗,孩子的病情基本稳定,但是停药3个月之后,孩子又突然犯病,比第一次更严重。
  经过医生推荐,魏满凡2013年底到北京儿童医院为孩子治病。检查之后,医生建议他给孩子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但是他和爱人的造血干细胞都不能与小杰的血项完全吻合。考虑到小杰还有一个妹妹,医生建议魏满凡考虑一下是否可以由女儿为儿子提供造血干细胞。采用妹妹的造血干细胞,小杰的身体排异少,细胞长得快,成功率大。魏满凡表示,如果采用国家造血干细胞库内的资源,他需要多花费六七万元的检查费用,“家里实在没钱了,只能先考虑一下女儿的血项是否合适”。
  妹妹救兄害怕没有哥哥
  魏满凡称,女儿刚到4岁,还不怎么懂事,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向女儿解释。考虑很久,魏满凡告诉女儿,要抽她的血救哥哥,“她一开始就说不要,抽血会很疼”。
  魏先生介绍,女儿一直都害怕打针,每次打针的时候都会疼得大哭,“我也没办法,就告诉她说如果不给哥哥捐血,哥哥就没有了”。劝了女儿3天,她才同意给哥哥捐血。魏满凡称,他在东莞工作时,邻居家也没有小孩,平时都是哥哥带着小颖玩,兄妹感情很深,每次有好吃的他们甚至不给爸妈吃也要给对方留着,“跟她说没有哥哥了,她就害怕了,就说要好好吃饭,把血都给哥哥”。
  魏满凡介绍,小颖在4月21日和22日分两次抽取外周血,并提取造血干细胞给哥哥做手术。“每一次都要花4个小时,用输液管从大腿上抽取外周血”。小颖同意给哥哥抽血之后,在家里一直说自己不怕,但是看到针管时就开始哭。当护士表示不再抽血时,小颖又跟护士说,自己不哭了,“我要救哥哥”。
  此前,魏满凡跟儿子说要用妹妹的血给他治病,儿子一直不同意,一直等到妹妹抽完血以后,护士才告诉小杰是妹妹给他提供的血,“他很心疼妹妹,他知道天天打针、输血、化疗很难受”。
  移植成功造血功能恢复
  昨天下午,北京儿童医院移植科的秦主任介绍,小杰的身体在进行化疗前属于中危状态,治疗后再次复发使他的身体状况进入了高危状态,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是最好的选择。经过血项配型发现,妹妹的骨髓配型与小杰十分吻合,这就增加了手术的成功率。抽取妹妹的外周血分离得出造血干细胞,移植成功之后就能帮助小杰恢复造血功能。
  据了解,临床上把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释放到血液中,再提取分离得到造血干细胞,将正常的造血干细胞透过静脉注射到患者体内,最终生成红细胞、白细胞和血小板等各种血细胞成分,救助白血病患者。
    秦主任表示,目前,小杰的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已经成功,造血功能初步恢复,白细胞生长已经基本正常,血小板正在恢复过程中。目前,小杰的免疫系统未能完全恢复,出现了肺部真菌感染,仍在移植舱内治疗。该医生表示,由于真菌控制的药品费用较高并且存在不确定性,目前小杰最终的治疗费用仍不能确定。
  魏满凡介绍,第一次给孩子治病已经花了40多万,他的老家所在地政府每年最多给他报销6万元的医疗费。到北京给儿子看病前,魏满凡把老家的房子卖掉,凑了十几万块钱,“但是这些钱根本就不够,医生说至少需要50万”。魏满凡希望能有爱心人士给他的孩子一些帮助,希望孩子能够健康地生活。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