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企业动态 » 重庆钢铁获补贴5亿仍亏9亿 靠政府援手成家常便饭

重庆钢铁获补贴5亿仍亏9亿 靠政府援手成家常便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9-1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浏览次数:0
 补贴5亿仍亏9亿 重钢扭亏路漫漫
     见习记者 奕兵 上海报道
     (601005.SH)新交出的2014年半年度成绩单显示,在获得政府5亿元补贴的情况下,公司上半年仍出现9.45亿元的亏损。
     实际上,作为重庆国资旗下上市公司,依靠援手对于重庆钢铁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
     公司近几年的财报数据显示,其在前几年的经营中就已数次依靠补贴来渡过难关,而现如今,即使有了政府的大额资助,公司的业绩状况仍然不容乐观。
     获补贴仍亏九亿
     重庆钢铁半年报显示,2014年上半年,本集团实现营收60.25亿元,同比下降35.18%;主营业务收入60.08亿元,同比下降35.21%;利润总额亏损9.45亿元。
     与此同时,重庆钢铁今年上半年计入当期损益的补助达到5.08亿元。
     在整个钢铁行业半年报情况有所好转的大环境下,重庆钢铁获得补贴的同时依然巨亏,上海一位钢铁业内分析师表示,“目前起码比去年同期11.16亿元的亏损还减亏了15.14%,但如果没有政府补贴这一项,公司的业绩很可能比现在更糟糕”。
     早在2012年,重庆钢铁前三季度接连亏损11.7亿元,在即将“戴帽”的关口,公司短短一周内连续收到近20亿元的补贴,公司顺利扭亏并避免了连续亏损而“披星戴帽”的命运。
     但在随后的2013年,由于只收到不到400万元的补贴,重庆钢铁当年亏损近25亿元。
     针对补贴,无论是2012年,还是现在的半年报中,重庆钢铁给出的解释均系“用于弥补重庆钢铁因环保搬迁增加的环保费用性支出等经营成本。”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试图向重庆钢铁方面询问相关补贴的具体情况以及补贴的去向,截至发稿并未获得回应。
     实际上,从今年其他获得补贴的钢铁企业业绩来看,状况都有明显好转。
     数据显示,获得补助的(000932.SZ)净利润为7940.54万元、(600282.SH)净利润7812.62万元、(000898.SZ)净利润6000万元、(600507.SH)净利润1450.63万元。
     总体来看,上述公司中报显示共获政府补助2.5亿元,而这些公司的合计净利润为9.69亿元,补助占合计净利润比例25.8%。
     一举获得5.08亿元补贴的重庆钢铁为何仍然报亏?
     “重庆钢铁在成本上没有控制好。由于钢铁行业产能过剩,需求增速放缓,钢价一降再降,导致重钢钢材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出现负增长。” 我的钢铁网分析师沈一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虽然矿石等原材料价格也在下降,但主营业务成本降幅仍低于主营业务收入,加上重钢销售、管理、财务三项费用居高不下,上半年成本同比增长13.7%,进而使其盈利能力出现恶化。”沈一冰说。
     重庆钢铁方面给出的解释则称,半年报亏损的主要原因还是由于钢材市场持续低迷,售价不断下跌, 同时生产规模降低,导致销量大幅下降。
     后续扭亏无力
     在盼望财政补贴的同时,重庆钢铁也在积极自救,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资产处置。
     2013年底,重庆钢铁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及向重钢集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手续,同时募集到了20亿元的配套资金。
     今年5月26日重庆钢铁公告称,与重庆钢铁集团矿业有限公司(下称矿业公司)签署《资产转让协议》,将其在矿业公司大宝坡石灰石矿投建的部分机器设备、房屋建筑物、在建工程等资产,以约1.47亿元的评估值转让给矿业公司。
     7月22日公司再度公告,与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钢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持有的三峰靖江港务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三峰靖江物流)10%股权,按评估值转让给重钢集团,转让价1.05亿元。
     据多位业内人士透露,三峰靖江物流股权的转让主要是和此前重钢集团获得的,被称为业界“最优质资产”的西澳伊斯坦鑫山铁矿密切相关。
     公开资料显示,在2009年以不超过2.58亿澳元(约17.5亿元)的对价获得伊斯坦鑫山铁矿后,重钢集团投资13亿元在江苏靖江打造铁矿石和钢材中转基地,实现物流跨海对接,以帮助铁矿石顺利运回重庆。
     三峰物流便是为了解决铁矿石的进口转运问题而成立。按照当时的计划,重庆钢铁购入该项目后,能有效减少铁矿石成本每吨120美元左右。
     “这个矿石项目还是给公司带来了巨大压力,主要还是资金方面问题。”一位重庆钢铁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方面该矿巨大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劳工成本对重钢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伊斯坦鑫山铁矿建设总投资需近30亿美元,而且,澳大利亚高昂的劳动成本也同样是不小的负担。”
     尽管动作频繁,重庆钢铁的盈利状况能否改善仍不明朗。
     一位钢铁行业的分析人士就认为,尽管公司在全力扭亏,但如果后期仍然缺乏有效手段,公司今年极有可能再现亏损,而难以避免“披星戴帽”的局面,“不可能指望政府就这样无休止的救下去”。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