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争议GDP超美 中国不喜“被”第一

争议GDP超美 中国不喜“被”第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5-06  浏览次数:0
   “中国经济规模将在2014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在大多数中国媒体“五一”休假期间,由世界银行国际比较项目(ICP)报告所引发的上述观点被海外媒体一阵热炒。有海外评论说,中国超越美国这一事件具有“里程碑”式意义。
  等到中国媒体纷纷休假归来,发现又有外媒披露称,“中国不喜欢这份报告”。
  “ICP项目本来就是一项仍在探索中的国际研究项目,大家聚一起搞专业讨论,有不同意见是正常的,怎么就被演绎成了‘恳求’与‘威胁’。”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一位参加了此次ICP项目的统计专家对外媒报道感到颇为不解。
  不过,世界银行的报告中确实注明,中国的确对这份报告持保留意见。而据记者了解,其原因是中国认为ICP现有测算在方法论上还存在缺陷。
  国家统计局相关人士对记者说,目前世行报告中所发布的结果实际上是由包括ICP项目全球办公室推算的,中国不认可其为官方统计结果,中国的这一态度已得到了国际比较项目最高决策机构——国际比较项目执委会的认可。
  他同时补充说,国际比较项目是一项技术性和专业性都很强的统计业务活动,这一轮的比较方法又有许多改进和创新。对于其中的某些方法,中国积极地与有关方面进行了及时沟通,坦诚地交换了意见。
  PPP:待完善的比较因子
  事实上,在上一轮即2005年ICP国际比较中,中国已经用11个试点城市的数据加入ICP的测算。尽管对上次和本次结果都还有保留意见,但中国仍在持续参与ICP。因为ICP若缺少中国难以形成完整的全球比较链,而完善ICP的方法已经成为各国共同的愿望。
  从经济质量到人们的生活水平,中国依然是发展中国家,起码在几十年内难以赶上发达经济体;而且随着经济规模增大,中国维持快速增长的难度也越来越大。
  在没有出现购买力平价(PPP)之前,如何实现不同国家之间的国力比较曾困扰经济学家们很长时间。折算方便的汇率虽然简单易用,但其先天不足也显著影响着比较结果的准确性。
  1996年,按照汇率法折算,日本的GDP是美国的60%,但在2002年这一比值却变成了美国的38%。日美两国经济的自然增长因素还无法解释这一巨大变化,唯一的解释是日元贬值造成的汇率波动影响了最终的比较结果。
  北京师范大学国民经济核算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邱东对记者说,汇率只反映了国际贸易中的货物和服务的货币比例关系,而且未考虑各国价格水平差异,同时汇率还容易受到利率和政治等各种因素的影响,因此国际统计学界一直试图探索推出一种能反映货币相对购买力的方法对汇率法计算结果来进行补充。
  从20世纪50年代起,购买力平价法应运而生。简言之,就是看1美元能买到的“一篮子”货物和服务能用多少其他货币买到,这之间的比就是PPP,其物物对等的比较弥补了汇率法的不足,也使学界倾注了极大的希望。
  迄今为止,按照大约5年一次的规律,国际上已经进行了八轮ICP项目。但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消费习惯,彼吃面包吾食大米,能否找到适合各国通用可比的那“一篮子”仍是历次ICP项目在不断探索的核心问题,所以ICP的方法本身也在反复改进。
  2011年比较方法有变
  相对于2005年的那轮比较,2011年轮ICP项目的方法又发生了大的改变。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管理系教授任若恩对记者介绍,一是建筑、机械、政府职务报酬、住房、医疗等困难领域采用了新的调查方法或比较方式;二是全球PPP计算方法发生较大改变,由2005年那一轮的环国链接法改为全球核心目录法,但从最终的比较结果上看,这些方法还是低估了中国的物价水平,并高估了中国的GDP规模。
  在经济学中,有一个“宾大效应”,即在静态上,经济发展水平越高的国家,其价格水平越高;经济发展水平越低的国家,其价格水平越低;但在动态上,经济增长速度越快,其价格水平指数上升的幅度越大;经济增长速度越平稳,其价格水平指数变动幅度越小。
  中国经济恰好是一个世界少有的高速发展的发展中大国,高速发展的经济形成了较大的价格上涨空间,所以容易被PPP低估价格水平,从而减少了GDP中对价格的剔除,最终导致GDP被高估。这样的现象,在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也存在。
  ICP全球办公室发布的结果显示,中国的物价水平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70%。只是美国价格的54%,中国的价格水平甚至还低于许多非洲国家。
  任若恩称,由于ICP项目按照分区管理,中国所采用的标准隶属于亚太区。与同区内一些国家相比,我国的粮食、牛羊肉、汽车、汽油等商品的价格是相对较高的,但是通过现有的购买力平价反映不出来。
  前述统计学家对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在同其他国家专家的讨论中,他们就曾花了很大精力给大家解释为什么中国的汽车会高于区内比较的基准价格,但并非所有人都很好理解这其实是基于各国不同的国情。
  另外,任若恩称,本轮比较中,对建筑品采用名为“投入法”的新方法,即用建筑投入品价格推算建筑成品的价格,但在2005年~2011年这段时间内,住房价格的涨幅要超过钢材、水泥等建筑投入品,因此这样的方法无法反映中国当时的“市场供求”因素,也没有将“溢价”因素考虑在内,加上我国固定资本形成占比高,从而对我国购买力平价结果影响较大,世行发布的报告中对方法的局限性也有详细的介绍。
  争议持续
  不过,对于普通公众来说,大家还是愿意知道,一个可能的世界第一究竟会给中国带来什么?
  这已经不是中国第一次被传世界第一了。早在2002年,中国的经济规模按照汇率法来计算在世界上排名第六,按照PPP计算已经排名第二了。到了2005年ICP比较结果出来后,外界已经预言中国在2012年就会超过美国。
  但事实显示,预言似乎只说对了一半。首先,中国成长的速度确实非常快。按照2005年的PPP,中国占美国GDP的比重为43.1%,但按照2011年的PPP,中国在2011年所占比重已经上升到了86.9%。但这个形式上超过的时间结论下得有点早。
  然而,即便超过了,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发展还有很大距离。
  世行的报告也显示,按照PPP计算的人均GDP排名,中国为第99位,美国为第12位。中国的结果同按照汇率的人均GDP排名相差并不大。而此前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排名中,中国在186个国家中排在第101位,而美国排第三位。所以无论怎样排名,中美都存在“天壤之别”。
  英国《金融时报》则在其社论中直言,美国人先不要太沮丧,他们应当正确看待这个问题。GDP作为一国财富衡量尺度的用途是有限的。从人均角度看,美国比中国富数倍。绝对数字没有揭示在卫生、教育和环境方面的差距——特别是没有充分揭示出污染在中国大型工业城市的影响。
  “人均高,才是真的好”,有网友在微博上评论说。
  而海外的其他关注点则将PPP放在汇率上。因为PPP的结果显示,1美元的购买力相当于3.50人民币的购买力,这似乎比当前6.259的人民币汇率要低,似乎呼应了海外认为人民币被低估的某些观点。
  然而,世行报告对此直接回应称,购买力平价不应被用来作为判断货币低估或高估的指标,不作为汇率“应该是多少”的依据。购买力平价不反映对货币作为交换媒介、投机性投资或官方储备的需求。
  至于经济总量第一大国的责任问题也是过度解释。从现有的PPP使用范围来看,它主要用于衡量贫困程度而不是用来给大国经济排名。
  “不管国际上如何排名,那只是一个视角或参考,关键是我们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办好。”邱东说。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