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行业资讯 » 编剧行业风波四起 聚焦三大争论点

编剧行业风波四起 聚焦三大争论点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7-01  来源:新华网  浏览次数:0
 在过去的半年里,“编剧”成为各界关注的热词之一,从3月份的“两宋之争”到近期琼瑶、桐华等编剧斥于正抄袭,诸多以编剧为中心的事件层出不穷。这其中关涉三大争论点,包括导演、编剧在内的等众多影视剧业内人士纷纷卷入讨论。
 
  争论一:编剧演员话语权之争
 
  事件:“两宋之争”。争论双方为知名演员宋丹丹与其主演的电视剧《美丽的契约》署名编剧宋方金。
 
  经过:事情起源于某刊物刊发的一篇关于宋丹丹的采访,在文中,宋丹丹强调“我们不是在拍剧本,而是在给观众讲故事,这个故事不是你编剧坐在屋子里就可以一个人讲好的。”该言论引发编剧界的集体炮轰。宋方金本人前后发布三篇长微博声明指出“《美丽的契约》80%以上的戏剧段落、台词、情节是由宋丹丹老师等人即兴编写”,并透露作为主角的宋丹丹片场随意改戏,“不是塑造角色而是塑造自己”。
 
  时值《美丽的契约》播出,邹静之、李亚玲、宁财神等一众编剧表示声援宋方金。宋丹丹则反击称,好剧本就一字不改,疑暗示编剧水平差,同时要求宋方金晒剧本。作为回应,宋方金则晒出了前三集剧本,并表示永久放弃该剧本出版的版税。
 
  虽然宋方金澄清自己与宋丹丹并非骂战,只是针对编剧与演员关系的一场讨论,但有媒体指出,该纷争与其说是为了辨清谁是谁非,更是一场话语权之争。
 
  争论二:著作权之争
 
  事件1:李碧华指芦苇欲出版《霸王别姬》剧本侵权
 
  经过:今年3月份,知名编剧芦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计划出版自己1990年受邀所写的电影《霸王别姬》剧本。4月12日,汤臣(香港)电影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霸王别姬》影片以及剧本的著作权归其享有,没有将该电影剧本出版之计划,“任何未经我公司书面许可出版、发行、修改,以及任何形式使用该电影剧本之行为系侵犯我司之合法权利,我司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4月22日,上海华严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李碧华版权代理公司)发声, 表示对编剧芦苇拟出版《霸王别姬》电影剧本一事提出异议,认为其不拥有《霸王别姬》版权,其电影公司享有电影和电影剧本的全部版权。
 
  紧接着芦苇作出回应。他表示,自己想过把《霸王别姬》的小说和剧本放在一起出版,呈现出小说改编成电影剧本的创作过程,但并未进入操作实施阶段。“如果要操作的话,我肯定会联系李碧华、汤臣公司,征得他们的同意,根据法律程序来进行。”芦苇称,在小说的修订版中,李碧华也采用了他改编剧本的部分内容,“这算不算剽窃呢?”
 
  事件2:电视剧《北爱》编剧诉陈思诚单方面转让剧本
 
  经过:今年5月21日,电视剧《北爱》的编剧李亚玲诉该片主演兼导演兼编剧陈思诚单方面转让剧本一案在西城法院开庭审理。庭审中,原告李亚玲的代理律师认为被告陈思诚未经原告同意私自转让了涉案剧本的著作权,原告也未追认,因此希望法庭判决2010年8月12日签订的《聘请编剧合同书》无效,诉讼费全部由被告承担。
 
  这件官司应追溯至2012年,当时身为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编剧之一的李亚玲,指责该剧导演兼编剧陈思诚独占剧本改编之功,一再拖欠她的稿酬。随后陈思诚召开媒体说明会,声称李亚玲并不实际享有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的剧本版权。李亚玲就此起诉陈思诚,要求法院确认其为著作权人。2012年底法院判定《北京爱情故事》的著作权由陈思诚、李亚玲共同享有,但是李亚玲称直到现在也没有拿全那本应属于她的一半稿酬。
 
  事件3:琼瑶起诉于正《宫锁连城》抄袭《梅花烙》
 
  经过:4月15日,琼瑶在微博上贴出了一封写给广电总局领导的举报信,称经典作品《梅花烙》被于正编剧的《宫锁连城》抄袭。15日,于正微博发文回应,称这只是一次巧合与误伤。他表示与琼瑶在内地的公司创翊文化曾多次合作。《宫锁连城》的剧本第一时间交给了创翊文化,在得到对方合作的肯定后,才与琼瑶公司旗下的艺人签订演出合约,当时琼瑶方面没有对剧本提出异议。
 
  4月19日,琼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度表态,因为于正的抄袭,自己很有可能就此封笔退休。不过,几日之后,琼瑶又再度回应媒体,表示会一直写到没有力气写为止。
 
  4月28日,该事件再度升级,琼瑶在《花非花雾非雾》官方微博上发表声明称,将正式起诉于正侵权。
 
  这次于正并未正面回应,只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则表示事已至此不愿多谈,只说:“相信法院会给出公正的判决。”5月27日,琼瑶代理律师向北京三中院递交诉状材料,要求包括于正在内的五被告能够赔偿2000万,并进行公开道歉。据律师透露,尽管如今进入诉讼法律流程,也并不排除有和解的可能。
 
  就此,中国文字权著作协会总干事张洪波撰文指出,诉讼仅仅能解决个案。编剧是影视行业生产线中非常重要的环节,是最基础的要素。政府主管部门、行业协会、权利人组织应该加强对编剧行业的指导、规范,使其健康发展。
 
  事件4:桐华指于正新剧剽窃其创意
 
  经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6月3日上午,于正发表一条微博:“@于正工作室+@潇湘冬儿-sunshine+@陈晓+民国热血军校=期待否?”并配以一张军服型男的网络图片。不巧的是,此前一天桐华刚刚在微博上发布了她的新剧项目《偏偏喜欢你》的剧作理念和人物小传,两者颇有些相似。
 
  之后,于正方的网络作家潇湘冬儿发微博称本来想开机再发布消息,今日说这些实属无奈之举等等,同时,这条微博得到于正的转发支持。
 
  桐华则表示,听说某位很善于包装画面的制片人得知军校、制服、时尚的概念后,爱不释手到要立即"借鉴"过去,并疑暗指于正“贪婪到疯”。如此你来我往,双方争执不下。
 
  随后,桐华与影视公司晒出邮件截图,显示早在三月、四月左右便沟通过《偏偏喜欢你》的故事情节。并最终表示“如果某人再在外面说我"借鉴"、"抄袭"你,诽谤攻击我,咱们就法庭见。”
 
  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知名编剧汪海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保护编剧的法律法规只是底线,面对抄袭问题主要还是从道德层面进行规范。于正是个懂得观众需求的成功制片人,但作为编剧却“很恶劣”。
 
  争论三:编剧地位之争
 
  事件:王宛平自曝为电影写剧本交稿无下文
 
  经过:曾写过《幸福像花儿一样》、《金婚》等剧的知名编剧王宛平6月15日在微博上自曝遭遇侵权,称自己前年为某电影改编剧本,交了稿后却没了下文,如今突然发现这部电影已经拍完即将上映,进入宣传期。
 
  有网友曾多方猜测王宛平所指,但她一直未踢爆制作方的真实身份,表示当初是“出于友情和信任”才答应参与创作,但就目前对方仅用短信方式回应来看,让自己觉得十分寒心。
 
  对于为何曝光此事,王宛平解释称愤怒与名利无关,与信任与尊严有关。还劝告同行慎入电影圈,不要随便改编他人作品,千万不要为了人情接作品。至16日上午,王宛平发微博强调该事已经过去,表示“所有猜测,与本人无关。”
 
  解决之道:或可建立编剧中心制
 
  自“两宋之争”到琼瑶、桐桦诉于正侵权,如何解决此类层出不穷的事件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曾有业内人士提出可考虑建立“编剧中心制”,提高编剧地位,但在目前国内编剧水平参差不齐的情况下,它的可行性似乎仍有待商榷。导演金韬认为此法可行,“编剧中心制是中国影视或者电视剧的一个发展趋势,电视剧的核心还是在编剧身上。”
 
  不过,曾是论战主角之一的宋方金并不赞同“编剧中心制”的模式。他表示,国外的编剧像工程师,国内编剧则像雇佣军,缺乏独立成熟的价值观。
 
  有评论则指出,根据一系列的侵权事例可见,国内编剧的维权意识还是很淡薄。要想喝止编剧圈的抄袭之风,懂得维权,如何维权是编剧需要走出的第一步。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