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应用 » 融资热浪挟补贴大战来袭 点餐APP上演肉搏战

融资热浪挟补贴大战来袭 点餐APP上演肉搏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20  来源:南方都市报  浏览次数:0
   外卖平台又迎来新一轮“炫富”时刻。现在,找到了现金“奶牛”的外卖平台仍在狂烧钱,不过烧钱的重点除了“吸粉”之外,还延展到移动支付上来。
 
  “本来餐费是20元,因为有优惠活动减了10元,然后用微信在线支付,再减了8元,最后等于花了2块钱而已。”在五羊新村附近上学的学生小李饶有兴致地说着最近在外卖平台的订餐经历。这种疯狂的补贴正在饿了么、美团外卖、淘点点等外卖平台激烈上演。
  在这类打车软件的烧钱背后,外卖平台又迎来新一轮“炫富”时刻。在美团18日晚间正式确认获得新一轮高达7亿美元融资之时,饿了么获得了某互联网巨头数亿美元投资的消息又传得沸沸扬扬。面对南都记者的采访,饿了么不置可否,仅表示暂时还没有确切消息。
 
  “现在大家在培养用户的习惯,让用户产生粘性和需求之后,这些外卖平台才能进入到正常的盈利模式中。”艾瑞咨询集团餐饮O2O分析师刘晓煜向南都记者表示。不过在刘晓煜看来,除了烧钱,这些外卖平台无论对消费者还是对餐饮商户,都仍要下功夫做好粘性培养。
 
  烧钱大战:5折吃外卖
 
  和打车软件一样,伴随着背后投资方的热捧,这轮烧钱战一直未停歇。2013年12月,淘宝推出移动餐饮服务平台淘点点,背靠着土豪“阿里”,淘点点开始砸市场。返50%红包或者是第二单免费的补贴,阿里一出手外卖市场即一片腥风血雨。
 
  在去年5月份获得大众点评网8000万美元投资之后,去年8月份,“饿了么”联合分众传媒,在上海推出20万份免费午餐活动,每份20元,共计400万人民币。
 
  现在,找到了现金“奶牛”的外卖平台仍在狂烧钱,不过烧钱的重点除了“吸粉”之外,还延展到移动支付上来。
 
  以天河餐饮商圈为例,美团外卖和饿了么斗得难解难分。饿了么的补贴分为赠送红包和在线支付减餐费两种。南都记者尝试在72街点了两份餐,原价50元,其中一份套餐正在做原价25元,限时秒杀10元的优惠,订餐费共35元。另外选用微信支付,再减免10元,最终餐费仅25元,等于打了5折。
 
  而在这个商圈的多个餐饮门店,均在进行在线支付可减免餐费的优惠促销,比如购满29元减10元,满39元减14元,满49元减18元,满59元减21元,等于享受低于6.5折的优惠。
 
  美团在移动支付的补贴力度更厉害,首次用在线支付下单立减18元。如非首次下单,也可享受约6 .75折的优惠,比如满30减10元,满40减13元,满50减15元。
 
  不过相对于打车软件在一个城市“普天同庆”的补贴,外卖平台会针对不同的区域或商圈进行不同力度的补贴,更具针对性。
 
  一位天河商圈餐饮企业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不是平台上所有商家都会有补贴,不同商家获得补贴的力度也会不一样,而且不同的商圈是错开促销的,有些促销可能只做几天,有的则会做一两周。”
 
  补贴战后,要培养用户和商户的体验
 
  补贴大战让个平台看似红红火火,但是在补贴大战之后呢?
 
  在外卖平台开始爆红的时候,就开始分化出两种模式。其一是如淘点点、大众点评网等,仅仅为餐饮商家提供一个消费者订外卖平台,配送由餐厅负责的轻模式;另一种则如到家美食会和易淘食等,具备配送队伍,可承接配送,每张订单向消费者收取配送费的模式。
 
  不过,随着竞争的激烈化,这种界限在逐渐模糊化。比如淘点点、美团虽然没有自己的配送团队,但部分订单的物流配送环节则交由“生活半径”完成,而点我吧则采用自营配送和商户配送并行。
 
  “轻模式在流量、商户入驻上会有明显的优势,而重模式则需要投入物流建设成本,其区域扩张受到比较大的限制,但其用户体验会优于轻模式。”刘晓煜认为,两种模式优劣势互补。
 
  刘晓煜曾做过系列用户的访谈。“对于重模式而言,其每覆盖一个市场就要自建一个物流团队,但餐饮的配送不同于快递。毕竟目前配送集中在午餐和晚餐,因此对物流团队如何合理规划路线、优化产能很重要。”在陈晓煜看来,未来外卖配送可能会拉大至早餐、下午茶和消夜,而且可能还会承担其他品类产品的外送以此降低人员成本。
 
  对于轻模式,刘晓煜则认为需要强化用户体验。“对消费者要强化下单流程、优化消费者的操作体验,对商户则要帮助其优化订单,帮助餐饮企业很好地优化堂食和外卖的产能分配。”在陈晓煜看来,餐饮企业的产能是固定的,堂食和外卖的量有一定冲突,如何寻找一个优化方案是未来外卖平台要做的。
 
  事实上,刘晓煜确实点中了餐饮企业心中的一个困惑。“比如我们和淘点点的合作,双方的系统并没有完全对接。”广东某知名餐饮连锁外卖配送的负责人向南都记者表示,淘点点承接的订单发送过来之后,其还需要人工接单,确认订单是否在门店配送范围中、订单的产品是否在门店中仍有售之后,再将订单发送到门店中。“外卖平台不会主动和你做这些对接,但是对餐饮企业而言,我们会自己主动对接,毕竟这能节约人员成本。”该人士表示。
 
  此外,刘晓煜指出,现在外卖平台除了要培养用户粘性之外,还要着重商户的培养,帮助餐饮企业提升信息化程度。
 
  重点延伸
 
  外卖平台BAT扎堆身后
 
  值得关注的是,在这场轰轰烈烈的补贴大战身后的金主们。阿里巴巴将餐饮O 2O交给旗下品牌淘点点;收购糯米团后的百度低调上线了外卖频道,同时发布了独立的外卖App;腾讯则选择联手大众点评,利用旗下QQ、微信等社交平台与大众点评达成深度合作。而到家美食会身后的则是京东。
 
  美团此次7亿美元的金主身份尚不得而知,而风传也获得数亿美元融资的饿了么此番投资方则被指是互联网巨头。
 
  “有了资金的支持,外卖平台有钱烧了,可以帮助平台进行用户抓取,为平台带来大量用户流量。”刘晓煜称。
 
  事实上,对BAT巨头而言,其看中的或不仅仅是外卖O 2O市场的容量那么简单。“互联网的核心是谁能抓住用户。”在刘晓煜看来,将用户吸引到平台之后,能做很多溢价的事情。
 
  不过对任何商业模式而言,最后都要算一笔能否盈利的账。虽然易淘星空旗下的易淘食瞄准的是外卖配送,但是其盈利点或更多集中在聚网客这家子公司上。在易淘星空的C EO张洋看来,易淘星空要做的不仅仅是让餐饮商户入驻易淘食的网站,而是要帮助餐厅打造云餐厅的概念,即帮助餐厅拓展互联网市场。
 
  “今年我们的目标是要实现20万家上线聚网客,让订单达100万单/天,帮餐厅至少提高10%的营业额。”张洋不久前对南都记者表示。对于盈利模式,张洋仅表示,淘星空会帮助餐厅入住淘点点、百度地图、百度外卖、大众点评网、京东等众多第三方平台,帮助餐厅在互联网上进行销售和分销,原则上不向餐厅收费,但是帮助餐厅选择了平台之后,会与平台进行分成。
 
  而刘晓煜认为,外卖平台最终的盈利模式应该和其他电商平台相似,比如销售提成、软件使用费、营销服务费等。
 
  值得关注的是,在这轮的烧钱大战中,也有外卖平台没见到盈利的曙光就被拍死在沙滩上了。比如前阿里员工在2014年年初创办的呆鹅早餐配送,在2014年底宣布倒闭。“做时段戏份的外卖,垂直类的平台竞争不过平台类,而且即使做起来了,规模也不会太大。”刘晓煜表示。
 
  1、去年5月,大众点评网向点菜平台“大嘴巴”注资5000万。
 
  2、去年5月,大众点评网8000万美元入股外卖订餐网站“饿了么”。
 
  3、去年9月,外卖平台“到家美食会”宣布完成5 0 0 0万美元的D轮融资。
 
  4、去年9月17日,易淘食宣布获B轮2000万美元融资,领投方为新希望产业基金。
 
  5、今年1月,美团确认最新一轮融资,数额为7亿美元。
 
  6、今年1月,传饿了么获得了某互联网巨头数亿美元的资金。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