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行业资讯 » 中铝再陷转型困境 电铝一体化是陷阱

中铝再陷转型困境 电铝一体化是陷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4-15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52

    [导读]只有打破企业现有体制和电网体制的双重限制,中铝股份才能在战略转型上取得成功,从根本上摆脱困境

    股份有限公司(601600)(下称:“中铝股份”)2012年年报公布,在2010、2011年连续两年略有盈余之后,2012年陷入巨额亏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额达到82.3亿元,超过了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时期70亿元的最高亏损额。

    中铝股份相关负责人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解释称,2010、2011年中铝股份已经走出危机,分别实现了9.6亿元和6.9亿元盈利。然而,随着2012年欧债危机加剧和国内宏观经济增速减缓,铝产品需求增长率突然从10%以上跌至7%左右,这致使中国铝业产能出现了相对过剩,铝产品价格大跌,全行业出现亏损,中铝股份自然难以幸免。

    2012年,作为中铝股份两大利润支柱的氧化铝、电解铝价格纷纷出现暴跌。相比2011年,氧化铝、电解铝价格分别下跌约168元和1150元,跌幅均超过6%,仅此两项,中铝股份相比2011年就减少盈利32.4亿元和33.9亿元,合计66.3亿元,占2012年总亏损额的80%以上。

    然而,对于中铝股份的解释,业内专家并不认可。“把亏损原因过多地推给宏观经济,过分强调外因作用是中国铝业走出困境的大忌。”工业协会副会长文献军告诉记者,中铝股份乃至中国铝行业的结构性问题和体制性制约,才是导致中铝股份巨亏的根本原因。只不过2010、2011年经济刺激政策导致的铝价企稳假象掩盖了问题的爆发。

    2012年乃至今后的两三年间,中铝股份乃至中国铝产业,在资源和电力体制制约下,将不仅仅面对金融危机的冲击,而将陷入后危机时代真正的困境。

    成本难控

    “2010、2011年连续两年的盈利,让投资者误以为中铝股份已经走出了危机。” 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员桑永亮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然而,仔细分析中铝股份近三年年报数据,我们会发现,2010年低廉的成本和2011年相对较高的铝产品价格掩盖了中铝股份在铝土资源和电力结构上的危机。

    铝土矿是制造氧化铝的核心原料,而氧化铝是中铝股份利润的一大支柱。2010、2011年中铝股份氧化铝利润均超30亿元,几乎占其主营业务利润的50%。

    据2012年中铝股份年报,中铝股份的氧化铝平均价格为2568元/吨,相比2011年和2010年仅仅下降了6.1%和1.6%,如按照其2011年约2490元的生产成本计算,2012年中铝股份氧化铝板块至少应盈利9亿多元。然而,2011年11月以来铝土矿价格的急速上涨,却使中铝股份氧化铝板块陷入约6亿元亏损。

    中铝股份2012年自产铝土矿为1726万吨,仅相当于其自身需求的53%,而且主要来源于河南、山西等地,但历经多年开采,河南、山西的铝土矿品质越来越低,成本逐渐升高。2011年10月份河南铝土矿价格已经达到310元/吨,几乎是进口印尼铝土矿价格的近两倍。

    为了降低成本,依靠廉价的进口铝土矿成为了中铝股份乃至整个行业的最优选择。至2011年,中国的铝土矿进口依赖度达到60%,这其中80%来自印尼,并且进口铝土矿的价格也逐渐成为了国内铝土价格的风向标。

    “中国铝土资源几乎重蹈铁矿石的覆辙。中铝股份作为中国最大的氧化铝生产企业之一,没有国际铝土矿市场的定价权,这为其未来的发展埋下了隐患。”桑永亮表示。

    2011年11月,印尼政府突然宣布,对出口铝土矿等14种矿产加收40%关税,并且到2014年全面禁止出口。2011年12月,印尼铝土矿价格随即上涨了53.6%,约合人民币267元/吨。2012年1月,国内铝土矿也应声而动,河南铝土矿价格从300元/吨上涨到360元-380元/吨,广西铝土矿从240元/吨上涨到280元-330元/吨,涨幅均超过20%。

    按照生产1吨氧化铝需要2.7吨铝土矿计算,铝土矿价格上涨致使中铝股份2012年的氧化铝成本比2011年上升约150元/吨。

    中铝股份相关负责人表示,尽管中铝股份通过运营转型和内部挖潜,把氧化铝成本降低了30元/吨,但是,氧化铝的生产成本依然比2011年高出约120元,由此一项就减少利润14.6亿元。

    除氧化铝板块出现亏损外,中铝股份的另一个利润支柱——电解铝板块在2012年业绩同样不佳,仅盈利3.27亿元,不仅比2011年盈利下降了33.9亿元,同比2010年也下降32亿元。

    “中铝股份用经济增速减缓、产能过剩、铝产品价格下跌来解释氧化铝亏损也许还有情可原,但对于解释电解铝板块盈利大幅下降则有些不通。” 文献军告诉记者,2012年电解铝平均价格约为1.57万元/吨,尽管比2011年下跌约1100元,但与2010年几乎持平。

    为何中铝股份在2010年铝价低迷的时候能大幅盈利,而2012年却不能?其根本原因不在铝价下跌,而在于自2010年以来的电价大幅上涨和中铝股份自身供电结构的不合理,只不过2011年相对较高的电解铝价格掩盖了危机。电费是生产电解铝的主要成本,生产1吨电解铝需要耗电14000-15000千瓦时。电价每上涨0.01元/千瓦时,电解铝的成本就要上升140元/吨。

    桑永亮告诉记者,目前,中铝股份电解铝用电主要分为电网供电和煤电铝一体化(采煤、发电、电解铝一体化)自备电厂供电。其中,自备电厂供电成本每千瓦时只有0.2-0.3元。而电网供电则高达约0.4-0.6元/千瓦时。然而,中铝股份在煤电铝一体化经营方面启动较晚,缺少自己的煤炭供应基地和配套电厂。目前的供电结构依然有50%的电力供应来自于电网,这导致中铝股份的用电成本始终居高不下。

    从2010年6月1日起,由于国家取消对电解铝电网用电的优惠,导致中铝股份电力成本雪上加霜。2012年、2011年的电网电价比2010年平均上涨约0.1-0.2元。这致使2012年电解铝成本每吨比2010年增加约1400元。

    中铝股份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中铝股份通过运营转型和内部挖潜,电解铝的平均单位能耗比2010年降低了近500千瓦时,每吨降低成本近240元,但是,相比高企的电力成本依然杯水车薪,由此一项中铝股份电解铝板块相比2010年就减少利润约46亿元。

    再加之氧化铝成本上升,按照1吨电解铝需2吨氧化铝计算,2012年电解铝板块比2010年又减少利润约23亿元。

    由于中铝股份在资源和电力两方面的成本难控,在铝产品价格大体相当的情况下,中铝股份比2010年减少盈利约83亿元,基本与2012年亏损数额持平。

    转型受困

    “中铝股份今后成败的关键在于战略转型,加快对矿山资源的取得和煤电铝一体化能源基地的建设,从而获得对于资源、电力成本的有效控制。”安泰科信息开发公司首席专家赵武壮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

    中铝股份相关负责人表示,在2008、2009年中铝公司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奥鲁昆铝土矿项目和巴西铝土矿项目相继受挫后,2011年以来,中铝股份加快了以股权合作为模式的权益矿建设。

    2011年4月,中铝股份与老挝服务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老挝南部矿产资源。2012年8月,中铝股份与印度尼西亚公司达成西加里曼丹铝土矿项目合作协议,年产能预计可达180万吨;2012年,中铝股份新增国内铝土矿权益资源储量也超过了4800万吨。

    在煤电铝一体化能源基地的建设方面,中铝股份也取得重大进展。

    2013年2月,中铝股份通过股权收购和增资,取得宁夏发电集团70.82%的股权,获得煤炭资源量23.8亿吨、在建在产煤炭产能1600万吨/年。

    此外,中铝股份利用国家煤炭资源整合机会,在山西、甘肃、贵州、青海等省份已拥有权益煤炭产能800万吨。

    “中铝股份正在为建立、完善自己的资源基地和煤电铝能源基地,做着最大的努力,但是由于项目才刚刚开始,中铝股份的战略转型成本负担也成为2012年中铝股份亏损的重要原因。”中铝股份相关负责人表示。

    据中铝股份2012年年报显示,由于中铝股份推进结构调整和实施战略转型,向上游发展业务,使得有息负债规模有所扩大,财务费用达到46.6亿元,相比2011年、2010年新增加的财务费用占到亏损总额的15.6%和25.9%。

    “眼前的亏损对中铝股份绝非是致命的,关键在于未来中铝股份能否完成战略转型。” 锦泰期货研发部研究员潘品霖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中铝股份在资源基地的建设,尤其是海外权益矿产的取得方面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短期内难以改变铝土矿价格上涨和氧化铝成本较高的问题。但是,中铝股份在煤电铝一体化能源基地建设方面取得的突破,将是立竿见影的。煤电铝一体化的用电成本为0.2-0.3元/千瓦时,中铝股份目前平均用电费用约为0.43元/千瓦时,中铝股份提高10%的自发电比例,就将降低电费成本8.7分/千瓦时,从而增加利润49.5亿元。

    理论上,按照目前中铝股份掌握的近3000万吨/年煤炭产能,基本可以实现煤电铝一体化,摒弃电网供电,从而使中铝股份摆脱亏损困境。

    潘品霖表示,目前,山东魏桥、东方希望等民营企业在煤电铝联营方面已经为中铝股份树立了成功的范例。

    然而,理论的推算与现实条件距离甚远。民营企业的成功也是中铝股份难以模仿的。

    “别人的解药,也许正是中铝股份的毒药。中铝股份快速发展煤电铝一体化带来的不是盈利,而有可能是更大的亏损。”文献军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人们谈论的所谓煤电铝一体化,往往忽视了其中最重要的因素——电网。

    山东魏桥、东方希望的煤电铝一体化都是以一个产业集群作为支撑的,都有一张独立于国家电网的电网体系。

    离网运行的发电机组存在极大运行风险,故障、维护、回路电流等都将增加电力供应的不稳定性和成本。只有多台电力机组之间形成网络,并且在电解铝企业周边形成纺织、加工等相关产业集群来分担回路冲击、调峰错谷,才能实现煤电铝一体化安全与经济运行。所谓煤电铝一体化电费成本0.2-0.3元/千瓦时的数据,也是在电网环境下实现的。

    中铝股份难以复制山东魏桥和东方希望的成功范例,最关键阻碍来自自身体制和电网体制的束缚。

    中铝股份可以通过自身努力取得煤炭资源,也可以增加自备电厂,购入大型发电集团实现能源、电力建设上的跨越,但是,中铝股份作为国有企业,难以突破国家电网电力专营的束缚,不可能建设电网、自行售电。中铝股份的煤电铝一体化只能依靠国家电网的支撑。

    国家电网在现行体制下,对入网机组有权进行调配。中铝兰州某煤电铝一体化3×350兆瓦机组,由于依托国家电网支撑,不得不接受一台停机、一台半额发电的调控指令。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自发电与国家电网供电各占50%,用电成本难以降低。

    “单纯扩大煤电铝一体化对于中铝股份来说是一个陷阱。”文献军表示,中铝股份必须打破现有企业体制和电网体制的双重限制,才能在战略转型上取得成功,从根本上摆脱困境。

    (财经国家新闻网)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