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应用 » 三大运营商营造舆论 抑制资费下调呼声

三大运营商营造舆论 抑制资费下调呼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8-30  浏览次数:2
   这边才看到中国网速不高、运营商或因应对反垄断而下调资费的消息,那边就看到运营商资费下降空间不大的报道。这一下把大家搞糊涂了,资费究竟会不会下调?
 
  一、不同观点的报道接二连三
 
  第一份报道来自《北京晨报》:7月18日开幕的首届“中国CDN十五年发展大会”上,首都互联网协会主任佟力强对外表示,2012年中国的平均接入网速是1.6兆每秒,这在全球120多个国家中排名96位。不过这种状况正逐渐得到改善:截至2015年,中国城市的接入网速将平均达到20兆每秒,发达地区将达到50兆每秒。
 
  第二份报道来自《经济参考报》:为配合在电信行业展开的反垄断工作,发改委和工信部将在今年余下的4个月中推动电信资费水平进一步下调。在这一背景下,三大运营商试图通过降低移动通讯和宽带接入等业务的资费水平,极力避免成为发改委反垄断调查的“靶子”。
 
  第三份报道来自新浪科技:近日,有关国家部委希望三大运营商继续下调资费的风声四起,然而,综合业绩,三大运营商已陷入增量不增收的困境,手机资费下降空间不大,固网宽带则有资费下降空间。报道还称,下调资费的消息消息出来后“令很多运营商人士哭笑不得”。
 
  看了这些消息,可能会让人感觉像是在云里雾里,糊涂了,并且没有了方向——接下去宽带及手机资费会不会下调?究竟谁说的更可靠?三大运营商是不是故意在诉苦,在造舆论?
 
  二、究竟资费有没有下调空间?
 
  这个问题要回答清楚确实不容易,只有天知地知发改委知。不过,普通人也可以做些判断分析,即使不能完全影响决策,但也不能闷声不响,毕竟这关系到许多人的切身利益。
 
  要说电信资费再没有下调空间,那是瞎话!但要说电信资费有很大的下调空间,那也是空想!结论就是——有下调空间,但不会很大。
 
  所以,你看上面第三个报道标题中就说到“再降空间不大”。如果说这算是三大运营商们造舆论也不为过,好在这舆论不敢说根本没有下调空间。只是这大与不大都不是量化的东西,下调3%与30%有时未必就表示小或大。
 
  再一个,很明显,上述第三个报道中提到,“手机资费下降空间不大,固网宽带则有资费下降空间”。当然说“三大运营商已陷入增量不增收的困境”则可以算是在有意诉苦。
 
  其实,宽带资费是必然要下降的。且不说第一个报道及其他相关报道中提到的中国宽带网速低资费不低的情况,就拿接下去国家要搞的“宽带中国”战略来讲,运营商就不得不降宽带资费。不然,2015年与2020年的目标难以完成。从各方的观点看,宽带资费的下调空间不小。
 
  再看,手机资费的下调空间。让电信运营商人员“哭笑不得”的手机资费空间还有多大下降空间?从实际情况看,今年春节前后的统计数据表明,运营商的短信、彩信与语音业务都有不同程度下降,而运营商们将原因推到微信等OTT应用上。然而,这根本不能成为手机资费不能下调的理由。
 
  我理解,手机资费通常由语音、短信、彩信及数据流量费用等组成,其中语音还可能还区分本地、国内、国际的通话(涉及不同漫游费),有时还涉及接听、视频通话等不同费用组成,流量也常区分本地、国内与国际等。的确,其中许多费用“连年下调”,但相应的下调空间仍然不同。
 
  在手机资费中,话音及相应的漫游费下调空间估计较小;短信彩信资费估计不会下降,但会因OTT蓬勃发展而不断萎缩;手机数据流量资费则还有较大的下调空间。
 
  三、建议别太高调并讲究效益
 
  对于三大运营商而言,既想不被反垄断搞得太被动,又想不因资费下调太多而损失太多,所以问题只是如何掌握一个度,并形成对自己相对有利的一种舆论氛围。但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笔者有以下建议:
 
  第一,平时特别注意别太高调——提高亲和力。仔细看一下所有被指垄断的行业,无一不是平时太高调:出手阔绰,讲话气粗,时不时露富,很轻松地赚大钱。哪怕并非有意,但需特别留意。电信行业的各级管理人员还是要尽可能低调,尽可能亲和,尽可能别太张扬。
 
  第二,服务水平必须持续提高——营造良好体验。服务要改进的地方很多,比如套餐别搞的太复杂,比如热线电话接通率别太低,比如微博上微信上对咨询与投诉的响应不及时,比如对超流量的计费方式别太不讲人性,比如对境外上网的提示,比如服务态度还要改进,等等。现代社会,服务上不去,用户体验不好,自己用户就会离你而去。
 
  第三,接下去拼的是企业效益——规划加精算。“特别能花钱,而且乱花钱”可能是社会上对运营商的一种普遍评价,原因其实就是运营商们在建设网络过程中缺少科学规划与精打细算。有时一些运营商对外说出了“不计成本覆盖网络、抢占市场”之类的话,难怪人家觉得你乱花钱。好在,在我所接触的部分运营商中已经出现越来越讲效益的现象,每笔投入都要算算产出,这应该是将来各大运营商比拼的一个基本方面。
 
  第四,积极参与而非抵制OTT业务——顺势加探索。别忘了,三个运营商之间还是有竞争的。例如对于被中国移动“指责”的微信之类的OTT业务,中国联通却与腾讯合作推出了“微信沃”卡,中国电信也与网易合作推出了“易信”。这其实是明智之举,只有更早地研究探索OTT业务,才不会被抛在后边;只有更早地试验探索OTT业务的商业模式,才会获得宝贵的经验。毕竟OTT是大势所趋,顺者昌,逆者亡,而成败关键在商业模式。
 
  总之,三大运营商对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有点儿害怕,既想用下调资费表明垄断不明显,又想下调尽量少。但从较客观的角度看,宽带资费下调空间比较大,手机中语音通话资费下调空间较小,数据流量资费下调空间则较大。希望资费下调尽量合理,而前提又是运营商能真正精打细算紧着点过日子。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