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电子商务 » 监管趋严 预警余额宝类基金

监管趋严 预警余额宝类基金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2-22  浏览次数:5
  2月19日,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月底,货币基金总净值为9532.42亿元。这较去年底日均增长66.25亿元,以此计算,目前国内货币基金真正规模已经过万亿。这占到了基金业总规模的三分之一。
  就在这一数据公布的第三天,2月21日,证监会召集了货币基金规模居前的十余家基金公司一把手开会,专门提示风险问题。而近期这样的会议已经开了不只一次。
  证监会即将下发一项关于货币基金风险提示的文件,货币基金或迎来史上最严格的一次监管规定,对于各类“宝“的风险管理将令这些横空出世的货币基金,付出不菲的代价。与往年不同的是,现在货币基金的主角无疑是天弘余额宝、华夏活期通、汇添富全额宝为代表的一系列互联网货币基金。余额宝一只基金几乎让货币基金整个市场规模较正常水平翻倍,并带来了巨大的示范效应。
  一位参会基金公司人士称,监管层频繁召集开会,主要是提示货币基金规模增长过快可能带来的流动性风险和投资风险,倒不是意味着短期会有风险爆发。
  目前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币基金的90%以上资产投资于协议存款,极大依赖性已经使得其投资越来越被动。协议存款属于银行同业存款,不派生贷款,是银行发展表外业务调节自身流动性杠杆的工具。
  互联网金融发展带来的“存款搬家”也已经引来了银行业的“反击“。证监会及基金业内都担忧,货币基金投资协议存款提前支取不罚息的红利一旦被银监会叫停,或银行出于自身风险而无法支付高额利息,严重依赖协议存款单一投资标的的货币基金的投资将何去何从。
  上述即将出台文件的一项核心内容是,证监会要求基金公司就所投资银行协议存款做出风险管理,用风险准备金做出保障。
  协议存款依赖症
  近期,投资者可以体验到的是,无论是余额宝还是微信理财通,收益率都从春节前的7%附近下降到6.2%左右,虽然仍然不低,但这个下降趋势是否还会延续?
  上海一位管理互联网货币基金的基金经理透露,其投资的标的基本上40天就会换一个遍。
  正是因为互联网理财的短期性、便利性,这类产品流动性进出更为频繁,其投资对象90%都是银行超短期的协议存款。
  以余额宝为代表,目前市场上绝大多数互联网货币基金都是上述投资结构,作为银行间市场的重要参与者,货币基金收益率随短期资金面的宽松与否波动,近期其收益率下降背后的原因也就不难理解。
  2月以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隔夜品种连续下跌,2月20日一举跌破2%,创下近十个月以来的历史最低纪录。
  相应地,货币基金目前赖以生存的最主要的投资对象短期协议存款的利率从春节前的7%大幅下降到4%左右。
  一家基金公司固定收益总监分析,流动性的宽松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是规律性,年初通常都是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宽松的时点,去年从6月份一直到年底持续的紧张本是反规律的异常;第二,外汇占款持续一个季度大量净流入带来了基础货币的投放,是资金面宽松的大背景;第三,央行回笼资金的态度比预期中宽松,银行短期头寸宽裕。
  不过,除了上述原因,一些银行人士认为,银行在经历了半年降杠杆后,自身流动性最紧张的时期已经过去,未来银行对表外业务的持续压缩趋势,都使得其对同业存款的需求出现下降。
  中信银行(5.17, 0.09, 1.77%)一位相关人士指出,短期协议存款对于银行而言是负债端的自身流动性调节工具,近期银行的部分同业业务的确有所收敛,因为业绩的需要,银行正在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扩大表内期限匹配的高收益资产规模上。
  1月份的货币数据显示,银行贷款超预期增长,但企业活期存款增速大幅下降,银行的揽储压力可见一斑。
  一边是悄然生变的银行行为,一边是货币基金的过度依赖。这正是监管部门对货币基金快速发展和所投资存款的担忧所在。
  其实在余额宝出现后,作为协议存款资金供给方的货币基金业与资金需求方的银行业之间的关系就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一位货币基金经理回忆,在余额宝出现之前,协议存款的资金需求大于供给,那时候是货币基金“打劫”银行的阶段,基金可以喊高叫价抬高协议存款利率。
  但是现在,尤其是春节前后,余额宝、理财通的规模都在迅速增长,华夏基金和天弘基金反成为协议存款市场上的争夺者。
  银行压缩表外业务去杠杆化操作仍将继续,协议存款市场虽然不至于演变成资金“供给大于需求“,但是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币基金规模的快速增长已经在边际上改变着需求和供给的力量。
  “互联网货币基金对短期资产天然偏好,即使有债券可投,余额宝也不愿意去进行期限错配,对于协议存款而言,他们不投收益就是0,这类货币基金过于依赖单一类资产的不均衡投资,其实很被动。”上述货币基金经理称。
  监管趋严
  一位参与上述文件讨论人士称,除了对流动性管理的强调,证监会文件将严格要求基金公司将风险准备金与所投资协议存款的未支付利息挂钩,前者必须对后者全额两倍覆盖;一旦出现银行未能到期支付利息的情况,基金公司应大比例计提风险准备金。
  其潜在担忧是:货币基金目前享受着协议存款可提前支取不罚息的政策红利,一旦该红利被银监会或银行叫停,基金公司管理的货币基金已经按日将利息支付给投资者,但是如果因为提前支取等原因引发银行未能按约定支付利息,货币基金资产最终可能只能收到活期利息。
  目前较为强势的余额宝在与银行谈判时的做法是:要求部分银行每7天结算一次协议存款利息,而大多数货币基金只能在协议存款到期时收到利息。
  毫无疑问,货币基金还在顺风期,余额宝等各类宝的示范效应还在发酵期,但大有要将天时地利人和用到极致的势头。
  证监会和基金业内人士的担忧更多是对或有风险防患于未然。
  因为,快速膨胀的货币基金已经在“反作用“于银行。央行最近披露的存款数据近日广受关注:2014年1月份的人民币存款罕见地减少9402亿元,而去年同期该数据为净增长7499亿元。
  而余额宝最新的规模已经突破4000亿元,一个月增长了1500亿元,各类互联网货基无疑是存款搬家的重要去处之一。尽管货币基金的最终投向没有流出银行体系,但协议存款与活期存款相比使得银行的负债成本上升,客户流失。
  市场也越来越关注银行的“反击”。中国银行(2.58, -0.03, -1.15%)、工商银行(3.44, 0.00, 0.00%)、建行银行也与旗下中银基金、工银瑞信、建信基金进行了银行版余额宝的合作,发展旗下货币基金T+0业务。平安银行(11.60, -0.16, -1.36%)选择与南方基金合作,民生银行(7.67, -0.13, -1.67%)选择与汇添富等基金合作,还有一些中小银行正在与非股权关系的基金公司探索合作。
  多位曾参会基金公司人士透露,证监会近期已经不只一次提示货币基金快速发展的风险。一旦银行表外资产难以承受高负债,协议存款利息难保,这将对货币基金、尤其是对短期资产依赖极高的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币基金的流动性管理带来巨大挑战。
  届时,余额宝等将要配置大量资金进入债市,除非债市明显好转,否则流动性管理难度加大也可能带来收益率下降。
  “互联网货币基金吸引了大量客户,而银行资产负债管理的难度越来越大,一旦银行对协议存款需求持续下降、利率下降,互联网货币基金的游戏如何继续?“一家基金公司电商负责人不无担忧。
  其实货币基金投资协议存款30%的上限被打破、可提前支取不罚息都是从2011年那次货币基金流动性危机开始。当时城投债危机引发债券市场收益率飙升,货币基金也曾一度出现大面积负偏离,证监会放开协议存款的投资以解货币基金流动性之急。那时,越来越多银行由于最近两年日益上升的揽储压力和自身流动性压力,愿意支付高额的利息。
  在美国货币基金发展40多年的历史上,不止一次出现过货币基金清算的案例。美国对货币基金的监管标准曾多次提高,亦远高于我国。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可以肯定的是,未来我国货币基金的监管将越来越严格,投资的约束也将是趋紧。
  影响
  从2006年起,证监会要求基金公司每月从基金管理费收入中计提风险准备金,计提比例不低于基金管理费收入的5%,风险准备金余额达到基金资产净值的1%时可以不再提取,后来计提比例提高到10%。
  在风险准备金制度没有建立之前,货币基金曾因银行定期存款提前支取产生过巨大损失,数家基金公司从自有资金中拿出了3亿多元用于弥补货币基金的损失,这直接促使监管层设立基金风险准备金制度。
  后来证监会亦曾对风险准备金要两倍覆盖货币基金所投存款利息做出过规定,但最近两年的实行并不那么严格。
  一位监管部门人士称,货币基金与其他基金性质不一样,很大程度上要做到保本保息,因此证监会会对可能的风险损失严格监管,总体而言目前行业风险准备金还是可以覆盖利息风险的。
  但随着货币基金规模近期的膨胀,是否有基金公司该指标已经不达标或是监管部门关心所在。
  如果货币基金所投资协议存款未支付利息将严格与风险准备金挂钩,这很可能影响一些公司货币基金规模的发展,天弘基金或首当其冲。
  以天弘基金4000亿的管理规模粗略计算,其管理费收入一年约13.2亿元,其中10%计提为风险准备金也仅为1.3亿元。
  有业内人士计算,余额宝4000亿货币基金绝大部分投资于协议存款,按照6%的协议存款利息计算,其协议存款一年利息为240亿元,按其过去组合的平均投资期限为40天计算,组合未支付利息约为26-28亿元,再考虑到一些超短期存款,余额宝未收到的存款利息均衡值大概应在13-14亿元。
  如果两倍于此利息覆盖,即26亿元至28亿元,天弘基金的1.3亿元风险准备金甚至13.2亿元管理费收入都是远远不够的。其解决方法有二,或是增加注册资本金转入风险准备金,或是继续和银行谈判,让大量利息提前到账。无论怎样,都对其规模扩张加上了个紧箍咒。
  接近天弘基金人士表示,天弘也在和监管层沟通,会逐步达标。
  去年6月“钱荒”时天治基金旗下货币基金出现负偏离,该公司一纸公告将浮亏改为实亏由投资人承担责任,一定程度上引发机构对货币基金大比例赎回。证监会还可能对货币基金出现负偏离即亏损的责任做出严格监管,由基金管理人风险准备金承担责任和损失。
  证监会也或将对货币基金市场是否过度竞争等做出监管规定。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