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热点 » “职业挨打人”14年挨5万人打 月收入近10万

“职业挨打人”14年挨5万人打 月收入近10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2-02  来源:中金在线   浏览次数:0
   生活就这么丰富,人们通常都怕挨打,可谁能想到,就有人吃饱肚子专门找人打自己。“挨打专业户”、“职业挨打人”,打开网络,关于“神人”谢水平奔赴全国各地挨打的新闻报道和视频不胜枚举。11月29日,他来西安了。他这次是在兰州讨完打前往广州途中在这里做短暂停留,但也没忘记挨打。昨天下午,本报两名身强体壮的记者轮番对其发起进攻后说:“第一拳打上去手疼,第二拳打上去胳膊疼,打第三拳已经没劲了……”
  报社来了个专门找打的汉子
  昨天下午,一名自称是“挨打专业户”的中年男子来本报说,他从14年前就开始当职业挨打人,至今找不到对手。望着他不到一米八的身高和算不上虎背熊腰的身板,记者问他为什么要挨打?挨打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他乐呵呵地说,“我挨打是有出场费的,目前已经涨到了1万元一场。到你们报社来,就是想通过你们帮我找一位武林高手,在合适的时间切磋一下技艺。”
  怎么个挨打法?这位男子脱掉外套,将T恤的前襟挽起来露出肚皮说,“照着我的肚子狠命地用拳头打,能有多大力量使出多大力量。”记者的一位同事半信半疑地向其肚子象征性地打了一拳,对方说,“你这是不尊重我,用劲打,只要你手没事,我身体绝对不会有啥问题。”
  “啪啪啪”,连续三拳打向对方的肚皮后,记者的这位同事甩着胳膊说,“第一拳打上去手疼,第二拳打上去胳膊疼,打第三拳已经没劲了……”该男子说,“不行!你还是不敢用劲打,我站在脚下地板砖的这条线上,如果你打我肚子,能让我一只脚退回去,咱俩就是个平手,我两只脚都退回去,我就输了。再来!”在对方的再三邀请下,另外一位同事脱掉外套,猛击其肚子四下后说,“感觉就像打到铁板上似的,手有点疼,打不动,他是专业的。”
  14年挨了年挨了5万多人1515万拳
  望着气喘吁吁的“打人者”,这名男子整理好衣服说,他叫谢水平,48岁,湖北孝感人,平时在广州生活。11月26日,他从西宁挨完打前往兰州“求挨打”,希望和同行切磋交流。但由于天气原因和没有找到合适的“打人者”,只好返回广东。29日下午在西安火车站转车休息时,买了一份报纸阅读,突然想通过新闻媒体邀请一些西安当地的武林高手前来挑战,相互学习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记者随即百度了一下“谢水平”,检索出了41万条关于他被誉为“挨打专业户”、“职业挨打人”,“挨打王”等信息。
  谢水平拿出全国各地新闻媒体关于他挨打的报道说,从2000年开始至今,他就从事“挨打”职业,14年间打过他的人至少在5万人次以上,他挨过15万多个拳头,其中武林高手有100多人,但自己至今没有输过。他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在这个城市“找打”,邀请很多人来打自己,其间也曾有过一些重量级拳手、空手道高手前来挑战,挑战完成后,他多次被拉到当地医院进行全面检查,但都没有任何损伤。后来随着名气的不断扩大,出场费用从刚开始的免费表演到后来的50、100,现在已经涨到每场1万元了。目前,他一个月接上六七场演出的活,就可以挣到近10万元。从打工凑热闹走上职业挨打路
  1999年,嫌种地挣钱太慢的谢水平只身前往广州打工,住在一个建筑工地上当小工。可辛辛苦苦干了一个月后,工地老板突然失踪,他和工友们只好在劳务市场上找零散活挣钱维持生计。2000年初,一次途经一家超市门前,超市里为吸引顾客在搞活动,邀请有特长的人上台表演。他凑到跟前说自己能挨打,让观众拿啤酒瓶砸他的头部,但无人敢砸,他就自己表演用啤酒瓶砸头。接着又掏出200元承诺,“我就站在这里,大家可以打我的肚子,只要谁能把我打得退到脚下的线外,钱就是他的,打伤了我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当时果真有几名壮汉上台打他,但都没赢。
  此后,这家超市老板要求以每天50元雇用他专门表演这个挨打的节目来吸引人气。他说,“我和几位工友搞了个装修队,我不要你钱,只要在你们的舞台上筑起一块‘挨打节目由水平装修队独家赞助’这块广告牌子就行,你们给我也做做宣传,我只希望有活干就行了。”在这家超市挨了三个多月的打之后,一名演艺经纪人找到他,将他带到广东顺德一家酒吧,通过表演挨打节目来增添人气,每场收入一两百元。就这样,谢水平正式走上了“专业挨打”的道路。
  为挨打妻子和他已分居5年
  谢水平说,他的堂爷爷练了一辈子气功,年轻时“跑江湖”搞杂耍卖中草药,他小时候由于好奇,经常跟着堂爷爷玩,从16岁开始学习内家气功,终于练成了一副钢筋铁骨。每天练功,他都要在大腿上放两个装满水的茶杯,扎上半小时马步没一点问题。如今没想到,他竟然凭借“挨打”的功夫,也能养家糊口,并且把日子过得比别人好了。可是,这份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性,时间也不固定,没事时他还喜欢晚上和朋友喝喝酒,影响妻子休息,所以妻子和两个女儿一直对他的这种挣钱方式表示反对。
  由于妻子不理解自己的工作,他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租了一套房子独自居住,现在已和妻子分居5年了,二女儿正在上大学,甚至不让他去学校看望……“广州是我走上职业挨打路的起点,我离不开那里,从心底来说,也是离不开妻子和孩子,离不开这个家。”说到这里时,谢水平昂起头,哽咽着喉结,表现出内心的纠结与无奈。
  谢水平告诉记者,他的愿望是走遍全国,接受全国各地高手的挑战,和高手们互相切磋、学习,更希望以后能够出国走职业化的道路。如果国内有高手能打退他,他就打消走出国门的念头。只要身体允许,他会一直在这条挨打的路上走下去。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