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企业动态 » 光伏行业再现投资潮 两大隐忧待解

光伏行业再现投资潮 两大隐忧待解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1-28  浏览次数:1
  随着光伏行业利好政策的持续释放,国内光伏企业业绩逐步反转,在此背景下,国内光伏投资热潮再起。不过,业内人士认为,这一轮投资热潮中,企业巨额投资资金来源以及疯狂投资背后产能是否会再度过剩两大隐忧应引起业界警惕。
  近日,阳光电源签订50亿元生态光伏项目,其此前还与西宁经济开发区筹建兆瓦级光伏逆变系统装备制造项目;海润光伏日前也抛出了百亿元的光伏投资计划,这是继中环股份在内蒙投资百亿光伏项目后的又一个巨资项目;此外航天机电也拟在云南投资20亿建光伏电站项目。
  2013年春天,光伏产业倒闭潮、破产潮的一幕仿佛还在昨日,而日前的光伏产业投资潮再次袭来,动辄几十亿上百亿的资金将从何而来?又是否能得到投资回报?是否会引发新一轮光伏产能过剩?
  光伏投资潮再来袭
  从最近公布的三季报来看,国内A股市场光伏上市公司三季度业绩集体回暖,其中5家负毛利率水平的公司均转正,包括东方日升、向日葵等公司的毛利率也在此前个位数水平上大幅提升至15%~20%。
  国外的上市光伏企业业绩也在好转,如阿特斯太阳能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同期业绩在连续两年亏损后首次实现盈利,实现盈利2769万美元;晶科能源的财报显示,公司第三季度净利润为1.04亿元人民币。此外美股光伏企业英利股价一年上涨5倍,天合和阿特斯太阳能一年最高涨幅更是分别达到了7倍和13倍。
  此外,今年下半年开始,光伏行业利好政策持续释放:财政部出台光伏补贴发放原则、国家能源局和国家开发银行联合出台支持融资的意见、光伏发电装机配额制如期落地,一系列政策利好给过了几年苦日子的光伏企业打了一针兴奋剂,巨额投资潮随即出现。
  政策刺激下,部分非光伏企业开始进入这一领域,江苏旷达在今年8月以9000万元收购青海力诺100%股权;华北高速将与金保利新能源公司共同投资4.5亿元,收购位于江苏徐州丰县的23.8MW(兆瓦)已并网生态农业光伏发电项目的全部股权。
  紧接着一些公司开始上马巨额投资项目。海润光伏近日公告,拟投资百亿在内蒙古阿拉善盟建设1GW光伏电站,总投资100亿元左右。一期投资建设容量为100MW的太阳能光伏并网电站,投资10亿元左右,计划在2014年度完成。
  而此前的11月12日,中环股份发布公告称,计划于2017年前在内蒙古开发建设7.5GW装机容量的光伏电站。今年3月,中环股份已与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政府签署了一份累计投资200亿元,建设2000MW光伏电站项目的框架协议。
  此外,阳光电源近日与云南签订20亿元光伏项目,每年投资5亿元;阳光电源还与陕西省榆神市榆神工业区管委会签订50亿生态光伏框架协议,每年投资10亿元。
  面对资本的一哄而上,市场同时也发出理性的反思。一位光伏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虽然补贴政策确定,但实际操作中仍有一些问题需要考虑,例如,谁来建设?光伏电站建设需要大量资金,且具有较长的投资回收期,因此出资主体及其持续性十分关键。而此前遗留的行业产能过剩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又再次迅速扩张,是否会带来新一轮的过剩?
  巨额资金从何而来
  近日海润光伏百亿投资引来市场的激烈争论,一些投资者首先质疑的是资金从何而来。
  海润光伏三季报显示,净利润为亏损2.21亿元,流动资金为36.18亿元,但货币资金仅有8.5亿元,要想撬动一个100亿元的大项目,资金方面的难度可想而知。
  海润光伏CEO杨怀进表示,目前来看,盈利情况良好的光伏电站项目不用担心资金来源问题。同时,一期光伏电站投运之后,项目盈利情况良好,就可以实现后续项目的滚动开发。杨怀进认为,西部地区有着良好的光照资源和比较廉价的土地资源,在不出现弃光限电的情况下,光伏电站的收益是有保证的。
  相比之下,航天机电的布局则相对较为稳健。公司与云南丘北县签订200MW的建设项目,分为4期开发,未来4年每年建设50MW,开发金额有保障的情况下,公司滚动开发的模式已经成熟。
  航天机电证券事务代表盛静文告诉记者,公司目前已经实现“获取项目、投资建设、实现销售”的光伏电站滚动开发盈利模式。目前在手电站框架协议超过1.5GW,主要分布在宁夏、甘肃、青海等地。
  据悉,航天机电近期通过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此前增资加速建设的宁夏中卫30MW和青海刚察20MW光伏电站,合计转让价格为1.4亿元。如转让成功,可实现税前投资收益预计2200万元。今年航天机电已合计转让了150MW的电站,形成良性循环。
  业内人士认为,包括航天机电、海润光伏和中环股份都是和地方政府合作签订意向协议,未来取得批文问题不大,且电站的内部收益率可以达到15%左右,高于上游组件制造环节。但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光伏电站的投资额较大,100MW投资需要的资金是10亿左右,其中自有资金占到其中的20%~30%。
  虽然国开行表态,积极为符合条件的各类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投资主体,提供多元化信贷产品支持,但光伏电站开发贷款的特点是金额巨大、贷款期限长,普通民营企业融资难度很大;且银行因为缺少光伏电站项目贷款方面的经验,通常要求贷款企业以标的电站以外的资产进行全额担保,这对普通制造业企业而言实现难度很大。
  航天机电相关人士也向记者表示,目前光伏电站的融资模式主要有银行贷款和新投资主体的介入,而融资租赁等模式很难支撑如此大规模项目的开发。
  除了终端电站的收益较高之外,企业建电站也是为了带动组件销售,并且建成后大多是持有两三年,然后转让获得更大收益,期间的资金成本也需要企业解决。
  或引发新一轮产能过剩
  真正值得业内担忧的是,下游光伏电站建设如今已是大单横飞,若光伏项目的审批权限下放到地方政府,光伏产业会否重现曾经的过剩潮?上中游严重的过剩产能是否会死灰复燃?
  据悉,伴随光伏发电装机配额制的落地,就目前来看,我国光伏产业的相关政策已经基本出台完备,一些细则性、指导性的相关文件也会逐渐颁布并落实,制约产业发展的多重顽疾会得到彻底破解,产能优化、结构调整则会迈入全新阶段。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上游多晶硅、中游光伏组件的过剩产能近年来并未彻底消化,而下游光伏电站火爆再起,产能过剩或将从下游蔓延到中上游,这不得不引起光伏行业的高度警醒。
  近几年,光伏行业几乎全线亏损,高峰时80%的多晶硅生产线停产。今年以来陆续回暖,国务院文件以及配套的7个文件推出,也使得光伏的产品价格有所提高。
  数据显示,太阳能电池组件,国内产量从2008年的2.5吉瓦增长到2012年的21吉瓦,占全球的23%。今年1~9月,组件产量17吉瓦,占全球超过60%,除了出口的部分外,国内的需求疲弱导致价格难以持续上涨,即使三季度以来出现的抢装潮,也难以给价格持续支撑。
  多晶硅企业也是如此,据悉,我国每年需多晶硅量为20万吨,其中12万吨进口,8万吨左右国内自产。今年的1~9月总产量5.2万吨,随着价格回升,部分闲置产能也开始重新生产。生产企业从低谷时的四五家到现在已经有15家左右。
  数据显示,今年整个光伏产业链产能过剩仍很严重。2012年国内光伏电池和组件厂商有600多家,仅去年一年数量就减少了1/4,但减产产能总量可能只有10%。据了解,这些厂商大部分都是停工和半停工状态,今年市场稍有好转,这些产能会很快卷土重来。这意味着,实际上全行业去产能化过程并未有实质性推进。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