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企业动态 » 富士康:迫不得已的迁徙 苦寻低成本工厂

富士康:迫不得已的迁徙 苦寻低成本工厂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1-01  浏览次数:15
   面对沿海地区人力成本的上涨,全球电子产品代工巨头富士康正逐步将生产线往大陆转移。重庆、成都、郑州相继被富士康相中,而最近一次,富士康选择了人力成本最为低廉的贵州。
  10月21日,富士康(贵州)第四代绿色产业园一期项目在贵阳市贵安新区开工。这个项目从签订协议到开工建设,仅仅用了3个月时间,预计明年6月实现试生产。按照初期规划,该项目到2016年将实现总产值500亿元,并在未来2到3年内为贵州提供5万个就业岗位。
  富士康掌门人郭台铭今年7月第一次来到贵阳时感叹说,贵州崭新的机场、发达的高速公路以及西南铁路枢纽的地位让他对贵州印象深刻,并表示投资贵州的时机已经到来。而更为低廉的人力成本,或许是富士康投资贵州的最直接动力。贵州省在今年9月上调后的最低月工资为1030元,处于全国最低水平。
  作为代工企业,富士康的利润率正不断下滑,2012年已降至3%,寻求更为低廉的劳动力成为一种选择。富士康甚至计划把工厂迁往印度尼西亚,那里的人工费比深圳市低了近30%。
  落子贵州
  9月5日晚间,一辆列车从贵阳火车站缓缓驶出,目的地是山东烟台。车上运载着富士康贵州工厂的首批1600名员工,他们将在富士康烟台厂区接受6个月至1年左右的相关技能培训,然后再返回贵州工厂工作。
  在此之前,富士康与贵州省人民政府于7月20日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决定在贵安新区投资建设第四代产业园,并命名为《北斗七星、富贵安康专案》。产业园的发展方向将集中在硬件制造、软件开发、云端网络科技等方面,并由电子信息产业园、节能环保产业园、国际数据中心、养生乐活产业园、户外体育园、数位内容创意园、富贵安康生态小镇等七大项目组成,预计到2016年实现总产值500亿元,2018年实现总产值1000亿元。目前,一期项目已经开工建设,预计明年6月实现试生产。
  郭台铭表示,多年前,到贵州投资曾成为富士康集团的备选方案,“但经管理团队考察、调研后,觉得条件还不成熟,主要受了交通不便的制约。”郭台铭说,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贵州在航空、公路、铁路等方面发展很快,整个团队对在贵州的发展前景很有信心。
  交通不便、基础设施不完善确实严重阻碍了贵州的经济发展。在每年全国GDP榜单中,贵州一直处于最后梯队。2012年,贵州省GDP为6802亿元,在全国位列倒数第六。
  这几年,贵州的基础设施条件得到了一定改善,其作为西部陆路交通枢纽的地位不断巩固和提升,“近海、近边、近江”的区位优势凸显出来,进而带动了经济发展的速度。2012年,虽然贵州GDP体量排名靠后,但增速却高达13.6%,位列全国第二,仅次于天津。2013年,贵州省14%的GDP增速预期目标甚至“领跑”全国。
  对于寻求经济增长心切的贵州来说,富士康无疑是一个“香饽饽”。按照14%的GDP增速计算,到2016年,富士康贵州项目至少要占贵州GDP的5%。毫无疑问,富士康还将极大拉动贵州的外贸体量。一个有力的佐证是,河南省自从引进富士康以后,其外贸体量便从2009年的134.38亿美元,跃至2012年的517.5亿美元,排名也从中部六省第三位,跃居中部六省之首。
  为了“迎娶”富士康,贵州省省委副书记、省长陈敏尔曾于今年5月率贵州代表团对台湾进行考察访问。国务院台办、贵州省人民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推进黔台经贸发展,包括《关于促进黔台交流合作备忘录》、《关于进一步支持台资企业发展的意见》等。为了配套富士康落户贵州以及促进台湾电子信息产业在贵安新区的发展,贵安新区也正在积极酝酿相关政策。
  一位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贵州省省委书记、省长还亲自带着郭台铭会见总裁李跃,希望中国移动能在采购上支持富士康的合作伙伴。
  不断迁徙
  “中国的年轻一代不愿意在工厂里工作,他们希望从事服务业、互联网行业或者其他一些更轻松的工作。”在10月印度尼西亚举办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企业领袖高峰会上,郭台铭表示,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不愿意从事单调重复、薪资低的装配线工作,使得富士康难以吸引到足够数量的工人。
  用工难、用工荒导致人工费用迅速上升,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统计显示,2012年,广东深圳工厂员工的人工费(包括社会保障费等)为每人6563美元,比2008年增长了70%。
  不过,对于一些欠发达的大陆地区而言,富士康的工作仍然具有一定吸引力。比如贵州省,2012年农村贫困人口923万,贫困发生率达26.8%,最低月工资只有1030元。据了解,富士康(贵州)第四代绿色产业园将在未来2~3年内为贵州提供5万个就业岗位。贵州省政府相关部门甚至成立了专门的组织机构,制定了详细的工作方案,并把任务下达到区县、社区、村组。
  跟贵州一样的,还有河南、四川、山西等省。富士康于1988年进驻广东深圳,随后为了寻找人工更加低廉的地区、应对劳动力资源紧张,逐渐将工厂向大陆迁移,以降低用工成本。这些大陆地区包括山西太原(2003年)、重庆市(2009年)、四川成都(2010年)、河南郑州(2010年)等,富士康还于2011年前后开始将一部分生产设备和人员从深圳转移到大陆地区的各工厂。
  目前,富士康在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中西部地区均有布局。其中,富士康在中国的大本营——深圳园区将打造专注于科技研发和电子商务的“五中心一基地”。长三角地区形成了精密连接器、无线通讯组件、液晶显示器、网通设备机构件、半导体设备和软件技术开发等产业链及供应链聚合体系。环渤海地区以无线通讯、消费电子、云运算、纳米科技等为骨干产业。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汽车零部件、精密磨具等业务则转移至了中西部地区。
  但作为代工企业,劳工问题始终是富士康的一大难题。富士康需要不断考虑的是:下一个成本更低的工厂设在哪里?或许不一定要在国内。
  近年来,一些制造企业开始撤离中国。比如,韩国三星电子已将生产智能手机和传统手机的主力基地从中国大陆转移到了越南,这里的劳力成本还不到中国的一半。世界第二大代工企业新加坡伟创力选择的是美国,今年8月份,伟创力在得克萨斯州投入运行新工厂,有约2500名员工为组装智能手机“Moto X”,而美国是摩托罗拉的主力市场,把工厂设在美国能够减少运输成本。
  郭台铭也开始将目光投向海外。在今年的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企业领袖高峰会上,郭台铭表示明年将启动印度尼西亚5年计划,在印度尼西亚设立手机工厂。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2012年工厂员工的人工费每人平均4780美元,比深圳市低约30%。
  解决劳工问题的另一个方法是,提高自动化程度,让代替人工。郭台铭曾在2011年公开表示,富士康要在2014年装配100万台机械臂,在5到10年内完成首批自动化的工厂。但据本报记者了解,富士康的机器人计划进展并不顺利。这也就意味着,富士康短期内将难以停止迁徙的步伐。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