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5月我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1%,与上月持平

5月我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1%,与上月持平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6-02  浏览次数:0
  昨日(6月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5月我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1%,与上月持平,且连续三月处于扩张区间。
  对此,中国物流信息中心分析师陈中涛认为,这显示经济底部形态已基本形成,下行空间明显缩小。不过,万博兄弟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滕泰认为,总体来看,中国经济正处于构筑底部的过程中,L型底部还不是特别稳固。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则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原材料库存指数与产成品库存指数从上月的“双降”演变为本月的“双升”,这一方面表明上游原材料供应商对于未来数月前景相对乐观;另一方面,又显示产成品去库存推进不理想,补库存需求或将出现波折。
  高技术制造业持续优于总体
  从构成PMI的12个分项指数来看,与上月相比,新订单、新出口订单、购进价格、生产活动预期指数有所下降,其余8个指数均有所上升。在下降的指数中,购进价格、生产活动预期2个指数降幅超过1个百分点;上升的指数中,只有产成品库存指数上升超过1个百分点。
  具体来看,生产指数为52.3%,环比上升0.1个百分点,连续三月在52.0%以上;采购量指数为51.2%,环比上升0.2个百分点。
  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分析认为,这表明制造业生产稳步增长。在生产持续扩张的带动下,企业采购意愿有所增强。陈中涛也表示,总体来看,最近两个月PMI均保持在略高于50%的水平,显示经济底部形态已基本形成,下行空间明显缩小,回升动能正在积聚,呈盘整蓄势特征。
  值得一提的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高技术产业和消费升级相关制造业继续保持扩张态势。高技术制造业和消费品制造业PMI分别为50.8%和51.5%,持续高于制造业总体水平。
  与此同时,新订单指数为50.7%,虽仍处扩张区间,但环比下降0.3个百分点。此外,新出口订单指数为50%,比上月下降0.1个百分点。
  对此,赵庆河指出,新订单指数连续两个月回落,且与生产指数的差值有所扩大,新出口订单指数也降至临界点,这对企业下一步的生产将带来不利影响。连平则表示,当前我国外部需求环境并未出现根本性改善,出口订单波动在所难免。
  滕泰认为,从PMI的总体波动情况以及库存指数、原材料指数和新订单指数的结构变化组合分析,应该看到中国经济正处于构筑底部的过程中。“但是这个L型的底部还不是很稳固,虽然库存指数和原材料指数有回升,但新订单指数回升并不明显。”
  大企业PMI下滑明显
  虽然PMI连续三月处于扩张区间,但陈中涛特别提醒道,“经济运行中的不稳定因素仍值得关注”。比如,传统行业再度回落拖累了5月PMI的整体回升。
  陈中涛指出,随着市场形势趋于转好,今年前3个月,基础原材料行业、高耗能行业呈回升态势,其PMI指数达到50%以上。
  陈中涛进一步表示,由于这些行业产能过剩矛盾突出,市场新增需求很快被释放的产能所稀释,其PMI指数又回落到50%以下,整体降幅约为1个百分点。
  此外,交行报告指出,分企业规模看,5月大型企业PMI再次环比下降0.5个百分点至50.5%,虽仍处于荣枯线上方,但连续两个月明显下滑值得警惕。
  连平表示,受结构调整和去产能的影响,大型企业PMI下降比较明显,随着钢铁、煤炭、化工等行业去产能力度加大,对未来经济运行可能形成一定的压力。
  与此同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4月非制造业PMI曾回调0.3个百分点至53.5%,而5月非制造业PMI又进一步降至53.1%。
  从先行指标来看,5月非制造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从59.1%降至57.8%,表明非制造业PMI后续还有继续下行可能。其中,除服务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继续下行0.6个百分点外,建筑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更是大幅下降5.5个百分点。
  对此,连平指出,这很可能与建筑企业对近期我国部分地区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落及部分一二线城市房地产市场调控前景等担忧有关。
  在政策取向上,民生证券指出,3~4月是本轮经济复苏高峰,5月边际效应减弱,但由于房地产和基建项目的投资惯性,经济向下压力不大;二季度仍将稳稳站在底线之上,再加上5月权威人士对“走老路”的否定,这意味着短期内政策宽松依然难有大动作。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权威人士对供给侧与需求侧的“再定位”可以看出,未来我国的货币宽松将保持一定限度,并由偏宽松周期进入一段观察期。
  此外,黄剑辉进一步指出,货币政策在强调“稳健”的同时,也应避免“急刹车”和“矫枉过正”。在总量增长空间较小的情况下,需加快金融改革,疏通政策传导机制,引导资金进入实体经济,从而有效降低制造业与非制造业的融资成本。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