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我国对外投资负收益困局待解

我国对外投资负收益困局待解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6-26  来源:中金在线  浏览次数:0
  国家外汇局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对外金融净资产1.78万亿美元,对外投资收益约1881亿美元,对外负债成本近2480亿美元,对外净投资收益为-599亿美元。经济学家陈志武在微博上接连发表多篇评论,我国扭曲的对外资产负债结构再次引发市场的关注。
实际上,中国对外净投资收益为负已是多年来的常态。作为全球第二大债权国的中国,为何多年来的净投资收益一直为负?是什么深层次原因造成如今扭曲的对外资产负债结构?应当如何改变扭曲的现状?这一切,都与外汇储备过于集中在官方有关。
李克强总理曾在去年多次提及“巨额外汇储备已成为中国的负担”,外汇局数据也显示,截至去年四季度,我国的储备资产在海外总资产的占比已高达60.8%。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丁志杰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官方外汇储备从流动性、安全性角度考虑,主要投资于美国等国的国债,收益率低是自然的。
一方面是资产端的低收益,另一方面负债端却一直支付着高昂的成本。民生证券宏观研究院朱振鑫表示,截至2014年,外商直接投资(FDI)在对外负债中的占比高达57.8%,这部分投资由于享受国内招商引资大量优惠政策,收益远远高于中国外汇储备收益。据世界银行的调查,FDI在中国的平均收益率可能超过20%,这个剪刀差造成了巨额净资产和负收益的怪圈。
巨额外汇储备与高比例外商直接投资,或许只是扭曲的对外资产负债结构的表层原因。丁志杰认为,扭曲的对外资产负债结构实际上是反映出,中国过去的对外开放模式(以出口和利用外资为主)早已不再适应经济的发展。朱振鑫也表示,我国应从原有的“卖商品买资本”向“卖资本买商品”转型,让更多的私人部门进行海外投资。
“中国在以倒贴的方式对外输出储蓄,这说明中国还不是一个成熟的债权国。”丁志杰说,“这既反映了中国对外开放模式的落后,也反映出中国在国际分工和货币体系中的地位不高。在新形势下,应清醒地认识到传统对外开放模式的低效问题。”
显而易见,当旧有的开放体制已逐渐成为中国对外资产配置的“拦路虎”,顺势革新开放体制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随着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可兑换的稳步推进,中国将逐步实现藏汇于民,私人部门成为海外资产的主要持有者,有效改变现在扭曲的局面。”丁志杰说。丁志杰解释称,我国对本国居民资本的管制远比对外国投资者资本的管制严格。所以说,未来资本项目可兑换的重点应该是在资产端,即允许国内的企业和个人能有更大的自由度在海外进行投资、持有资产等。央行行长周小川3月份也表示,年内有望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并提出政府将从便利境内外个人投资、资本市场开放和修订《外汇管理条例》三个方面入手。而在负债端方面,丁志杰认为,随着中国经济增速由高速转入中高速,中国经济发展本身能给予外资的投资收益也会相应下降,外商投资政策的大方向不应有大的改动。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