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IT互联网 » 断臂上市 迅雷不再“诱人”

断臂上市 迅雷不再“诱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6-26  来源:新京报  浏览次数:0
  美国当地时间6月24日,又有一名互联网“老兵”成功登陆纳斯达克。
  在上市当晚的媒体电话连线时,迅雷创始人邹胜龙面对“两次赴美上市有何心理感受”的提问,顾左右而言他。
  和其他带领团队成功赴美上市的创业者不同,邹胜龙当天并没有流露出多少喜悦。媒体电话连线的地点设在了其公关公司内的一个小办公室,里面挤满了各路记者。身边来往的迅雷员工的身上,也没有出现上市带来的兴奋情绪。
  记者们不停地追问邹胜龙,迅雷未来的发展空间在哪里?如何保持业绩增长?邹胜龙对这些问题仅以“移动互联网是方向”带过。
  然而疑问并未消除。“净网”后断臂上市的迅雷,还会像过去那样吸引用户吗?会员费收入占比过半的迅雷,要如何面对这一局面?
  B08-B09版采写
  新京报记者 林其玲 实习生 刘慕之
  “自降身价”的上市
  6月24日,迅雷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市场挂牌上市,首日收报14.90美元,较发行价涨24.17%。按收盘价计算,迅雷当前市值为10.3亿美元。
  以此计算,持股9.5%的迅雷创始人邹胜龙的身价达到了9785万美元;上市前3个月投资2亿美元入股的小米,持股31.8%,该部分股票市值达3.27亿美元。
  和另一个“老兵”智联招聘断臂上市的故事类似(详见6月19日B07版),迅雷的上市路充满波折。
  与这一轮赴美上市潮的主角新浪微博、聚美优品、猎豹移动们相比而言,迅雷无疑是一位“老者”。它成立于2002年,由邹胜龙与程浩共同创办,为用户提供视频加速下载服务。
  在历经波折成为国内PC客户端下载市场老大后,2011年迅雷第一次赴美上市。在路演时,资本市场的估值曾达到15亿至20亿美元。然而,中国概念股寒冬忽然到来。一方面东南融通爆发财务丑闻、支付宝VIE事件引发诚信危机、年度最大IPO大幅缩水60%等一系列资本市场负面事件让迅雷面临估值腰斩;另一方面,视频业务的版权纷争,也直接导致了迅雷“价值被严重低估”,迅雷放弃上市。
  事后邹胜龙曾强调:“如果我们以7亿美元估值上市绝对可行。”
  时隔三年,在优渥的大环境下,迅雷二度闯关IPO,却没有赢回体面的估值,仍被质疑“流血上市”。
  在上市前,迅雷完成5轮融资,其融资总金额超5亿美元。而此次上市后,迅雷市值才10亿美元左右。
  站在资本运作的角度,此次迅雷上市并不是一次“成功”的上市。如今的邹胜龙选择了妥协,一旦再错过这次窗口期,很难说迅雷还有没有IPO的机会。
  在媒体电话连线时,记者抛出“上市市值未达预期”这个话题时,邹胜龙说:“希望再给迅雷一段时间见分晓。”
  上市代价:资源被“净网”
  版权是迅雷上市的首要障碍。为能顺利赴美上市,迅雷对旗下存在版权隐患的产品进行了一轮大清洗。
  迅雷上市前夕,迅雷的用户们发现他们可下载资源变少了,原来一些可以离线下载的资源,现在也无法下载了。而不少付费会员也发现,一些电影资源虽然可以搜索到,但点击后却显示“该资源被举报,无法下载”。
  用户们一开始猜测是因为“净网行动”,网站临时下架部分资源。随后用户们发现,有些资源迅雷以后可能都无法提供了。
  今年4月份,迅雷以“相关政策等原因”为由,清理了多部热门美剧。本月初,迅雷与美国电影协会(以下简称MPAA)签署了协议,宣布加大对正版内容的保护,禁止用户非法下载该协会会员单位的电影及电视节目。
  为此,迅雷还表示将建立一个内容识别技术系统,以确保通过迅雷下载的影视作品版权是经过合法授权的。此举的直接后果是,目前网络上的部分影视资源,遭到迅雷的封杀。迅雷甚至还清理了用户存储在云端的部分资源。
  有趣的是,去年10月底,美国电影协会曾设立了一个全球非法发行影片和电视节目的黑名单,包括迅雷、快播、人人影视等国内网站名列其中。此次双方冰释前嫌,加上美国资本市场的版权保护意识强烈,迅雷显然是为赴美上市做出“牺牲”。
  但迅雷的付费用户却不愿意“被牺牲”,他们正是为了那些“资源”才付费的,现在迅雷删除了资源,损害了他们的“利益”。
  近两个月来,打开迅雷官网论坛,满屏都是会员吐槽的帖子,大量用户要求“会员退费”,并号召“卸载迅雷”。
  实际上,随着带宽的不断提高,下载软件的价值正在迅速降低,越来越多的用户直接使用浏览器观看视频和下载。如果不能提供用户所需的“稀缺资源”,下载软件的价值则大幅降低。
  “盗版红利”消失
  上市首日迅雷股价较发行价上涨24.17%。为此迅雷对外发布消息称,“迅雷上市首日股价暴涨,云故事备受资本市场青睐。”
  但有投资人士却认为,迅雷的股票需谨慎买入。
  根据迅雷招股书披露的信息,目前迅雷有三个盈利渠道:会员费收入、在线广告和互联网增值服务。
  其中会员费收入是迅雷最主要收入来源,包括下载绿色通道、离线下载和云播,此项业务2013年收入8673万美元,占总营收的48.1%。2014年第一季度会员费已占到迅雷营收的60.3%,增速明显。
  截至2014年3月31日,迅雷拥有大约520万付费会员用户。艾瑞数据显示,迅雷云加速的月活跃用户达到1.42亿,在云加速产品和服务的市场占有率达到81.4%。
  分析人士称,迅雷对会员的依赖性变强,也变成其一个营利模式的隐患。
  “净网”之后的迅雷对于用户的吸引力大幅降低。不少用户在社交媒体及迅雷官网论坛上表示,不会再购买迅雷的会员服务。
  会员费收入预期出现问题的同时,迅雷另一项主要收入来源——在线广告收入也并不乐观。
  雷雨资本CEO俞文辉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早在数年前,视频行业盗版泛滥时,大量的免费内容带来了免费的用户,而这些用户带来的庞大流量,产生了巨大的广告商业价值,足够支撑其营利来源——这便是视频行业的‘盗版红利’。但是如今这种情况已经改变,没有免费的内容,就不可能凭借流量实现广告业的主营收入。”
  根据俞文辉的观点,用户流失会使网站流量下滑,引发广告流失,最终带动迅雷商业模式恶化,而且这种趋势已经开始显现。
  艾瑞数据显示,迅雷的广告收入已经出现下降,去年下滑了22%,今年第一季度同比下降了37%。同时,广告商的数量也从去年的399家降至103家。
  仍存“快播式风险”
  版权问题对迅雷引发的“多米诺效应”还远不止这些。
  此前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上市前都曾经历一轮盗版内容清洗,迎合美国市场要求。这些视频网站的做法是将上市融资的大部分用于购买版权,通过正规渠道给用户提供更多视频内容。
  但迅雷此轮上市所融资金并不足够支撑迅雷进行大规模版权购买,同时迅雷也没有这样的计划。
  速途研究院执行院长丁道师认为,迅雷上市后仍有一致命问题未解,就是无法保证网站内视频都是正版版权,这恐怕会给迅雷招来更多麻烦。
  迅雷在自我阉割“狗狗搜索”等资源下载的服务后,为了规避版权打击,又推出了迅雷快传。通过迅雷快传,用户可以在相对私密的环境下,互相贡献资源。实际上,迅雷快传是一种UGC(用户生成内容)模式下的文件分享工具。
  丁道师认为,迅雷快传和快播之类的视频播放软件一样,打着资源共享的旗号,为色情内容和盗版内容的传播提供了良好的介质。
  在上市前夕,丁道师说他曾登录迅雷快传网址,仍搜索到不少由网友提供的各类盗版内容。他认为,在中国,迅雷旗下的迅雷快传靠打擦边球的方式,能够让用户下载到原本收费的小说、电影等资料,借此获取了大量的用户,但这一做法存在较大的风险。
  ■ 延展
  迅雷上市,小米大赚
  对比上一次折戟的IPO,迅雷此次上市最显眼的变化是引入大股东小米。业内普遍认为,迅雷能够成功上市的最大“推手”是小米及小米董事长雷军。
  今年3-4月,迅雷完成了E轮融资,此轮融资中,小米以总价2亿美元认购迅雷27.2%的股份,同时,雷军掌控的金山软件投资9000万美元。迅雷上市后,小米在迅雷的占股将从27.2%增加到31.8%,而金山持股将从12.2%上升到13%。邹胜龙将持股9.5%,另一个创始人程浩持股稀释到3.8%,整个董事会持股由原来的28.8%下降到22.5%。
  “雷军系”进入迅雷董事会
  “雷军系”大员大举进驻董事会,成为迅雷引入小米的“代价”。
  完成E轮融资后,小米联合创始人洪峰、王川及金山软件CEO张宏江均加入了迅雷董事会。
  这是否会导致公司控制权旁落?邹胜龙此前表示,控制权不需要股权强化,很多互联网优秀的公司,包括深圳最有名的一家互联网公司(指腾讯),也包括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指阿里),他们的创始人在公司所占的股权并没有绝对的数量,但是他们对公司的影响力毋庸置疑。
  有趣的是,6月24日晚间,迅雷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常规文件,这份不起眼的文件中披露了该公司股权结构的第二次重要变化:主要机构股东Skyline Global从股东名单中消失,小米、金山的持股量也比迅雷此前预计的缩了水。
  迅雷此次更新版招股书中的另一个亮点是,UC董事长俞永福首次进入迅雷管理层名单。俞永福也是“雷军系”的大将,雷军也参与投资了UC。有消息称,今年雷军订了两辆特斯拉,一辆给自己,一辆给俞永福。
  业内戏称,迅雷上市最大的赢家是雷军,“雷军系”已经拥有金山软件、欢聚时代、猎豹移动及迅雷“四驾马车”,雷军已经成为4家上市公司的“幕后董事长”。
  迅雷进入小米生态圈
  2011年上市受挫后,迅雷对业务进行了长达三年的重新包装,最新一版的招股书中提到,迅雷是基于云计算技术帮助用户快速获取、管理及消费数字媒体内容的互联网平台。
  业内人士认为,IPO前小米所领投3.1亿美元投资对迅雷而言无疑是一剂“强心针”,将已经上市无望的迅雷再度挽救回来。如果没有小米的投资和之前业务层面上的合作,迅雷想通过自身的努力而完成上市的路程恐怕并不那么容易。
  邹胜龙此前也承认,是小米让整个公司获得快速成长的机会,小米是迅雷发展到现在碰到的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可以打造新迅雷。
  邹胜龙表示,迅雷此轮上市的融资也将用于移动端,包括客厅战略。未来公司的赢利点是将过去在PC互联网上取得的成功,复制在移动互联网和家庭互联网。
  而在这方面,小米能够为迅雷的云加速服务提供快速到达用户的入口平台。因为小米不仅是目前国内最受欢迎的手机厂商,在家庭互联网方面,小米也有小米盒子等产品及平台的布局。
  据悉,如今迅雷已将其“云加速”技术全面开放给小米公司使用,而小米公司也在其产品中内置迅雷旗下迅雷下载、迅雷看看等相关服务。迅雷正进入到小米的生态圈。
  ■ 动态
  广电总局“新政”波及迅雷
  在迅雷上市的前夜,广电总局的一纸公文让互联网电视盒子的前景堪忧,而迅雷也成为受波及者。
  6月24日,华数公司确认,广电总局网络司已下发立即关停互联网电视终端产品中违规视频软件下载通道的函,要求关闭互联网盒子视频客户端。
  2011年,广电总局发布了181号文,要求互联网电视只能唯一连接到一个“互联网电视集成平台”,而不得有其他访问互联网的渠道。这意味着,互联网电视终端只能与互联网电视牌照方合作,不得将公共互联网上的内容直接提供给用户。
  在此之前,大量互联网公司试图通过电视盒子,掌握流量入口,建立电视视频服务产业链条。
  业内人士对此表示,进入电视盒子是迅雷新盈利模式的来源,这次广电总局的表态使其被打上问号。
  但对迅雷来说,好的一面是其大股东、未来重要的合作伙伴小米此次基本未受波及。乐视、小米等公司已通过与牌照方(CNTV)的合作占领了一部分市场,只要乐视和小米的盒子不接入优酷等第三方视频APP,就不会在清理之列。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