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热点 » 白血病大学生“下跪”背后:医院里被“选中”

白血病大学生“下跪”背后:医院里被“选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7-10  来源:天府早报   浏览次数:0
   当事人的看法
 
  最初:当时比较抗拒,没答应,也没拒绝
 
  转变:不再犹豫,要活下去,就必须去找一笔钱
 
  现在:不再采取类似方式,担心被彻底认为“哗众取宠”
 
  草坪“裸晒”欲晒死癌细胞、下跪向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之女刘畅借款100万……过去20天里,身患白血病的大学生莫向松以惊人的举动引来众多关注,也引发了一场关于慈善与炒作的大争论。
  此前面对种种质疑,莫向松坚称:“这些都是我自己策划的,跟其他人没关系。”然而,仅仅几天之后,他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变。昨日,莫向松出现在从成都开往龙泉的233路公交车上,向各路媒体承认:整件事其实是有幕后推手的,他就是王江——一个因策划过多起争议性事件而小有名气的人物。随后,多日来处在舆论中心的莫向松,向记者详细讲述了事件发生的始末。
 
  动态:策划“生命末班车”承认系幕后推手
 
  昨日早上10点,五桂桥公交站223路公交站台被各路媒体围了个严实。就在前一晚,多家媒体记者收到了莫向松的短信,称将进行一场名为“生命末班车”的活动,同时会有“幕后帮助人”现身。此时距离莫向松“新希望大厦外下跪求助100万元”事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
 
  在“生命末班车”活动中,莫向松将搭乘223路公交车从成都前往龙泉驿(微博),回到姐姐家,随后继续入院接受化疗。不过与坐公交车相比,大家显然更关心“幕后帮助人”是谁。
 
  当王江陪同莫向松一起出现在镜头前时,很多人并不意外。在过去的10多年里,王江先后策划了“最美丑女征婚”、“许仙寻找白娘子”、“开车乞讨1亿元开餐厅”等多起饱受争议的事件,虽然质疑声不断,他仍然坚持自己的策划路线。昨日,身穿白衬衣、西裤,脚穿皮鞋的王江显得颇为正式,他一手亲热地揽住莫向松的肩膀,从容地向媒体承认:自己就是在幕后一直帮助莫向松的“推手”。
 
  幕后:寻找帮助对象 在医院“选中”了他
 
  讲起和王江的结识,莫向松说:“他就像我的救命稻草。”
 
  今年24岁的莫向松出生宜宾农村,是家中养子,2013年11月5日被确诊患上“急性髓细胞白血病”。2014年5月底,莫向松住进四川省人民医院(微博)城东病区,接受第6次化疗。彼时,家中已为他花了10多万元,其中包括学校募捐的6万多元。“父母找过民政局,领了几百元;红十字会给了2000多元。”躺在病床上的他,不敢细想接下来每个月万元左右的治疗费怎么办,他告诉自己:“走一步算一步吧。”
 
  王江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莫向松的病床前。
 
  可以说莫向松是被王江“选中”的。5月底,王江来到四川省人民医院城东病区,他说想来寻找帮助对象。“病情危重、家里没钱。”这是王江给医生列出的筛选条件,医生向他推荐了3人,王江最终选了莫向松。“他对我说自己是志愿者,了解了一些我的情况,给了1000元钱。”
 
  这场策划的开始,并没显露出太多目的性。王江只是隔三差五会通过电话或QQ问候一下莫向松;而莫向松对此是感激的,他一直称呼王江为“大哥”,“那个时候没有人愿意帮助我,他是惟一愿意帮助我的人。”
 
  犹豫:花半天时间考虑 他答应“裸晒”提议
 
  6月16日,在莫向松结束第6次化疗准备出院时,王江终于在电话里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他提议莫向松去路边“裸晒”。
 
  “我当时比较抗拒,没答应,也没拒绝。”莫向松心知肚明,这样做就是为了博取关注、寻求帮助,但同时也意味着自己要放下面子。
 
  他用了半天时间来考虑,最终决定接受这个提议。6月21日中午,莫向松在龙泉驿区大面镇街道与驿都大道之间的一片草坪上躺下,在骄阳之下“裸晒”,全身只着一条红色短裤。他说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相信王江的策划,“我在为活下去努力。”
 
  莫向松承认,这系列策划中,所有的点子和地点、时间都由王江来安排,他负责实施。“裸晒”事件后,他很快受到了媒体的关注,也收到了陌生人的3000多元捐款。此后,当王江又提出“下跪借100万”的点子时,莫向松没有再犹豫。“我要活下去,就必须去找一笔钱。”
 
  这是他从小到大做的“最大胆”的事
 
  莫向松向记者表示,自己已经收到了22124元捐款,有的是网友转账、有的是当面捐赠。莫向松承认,实施这些策划是他“从小到大做过最大胆的事。”
 
  莫向松说,决定实施策划这系列事件以来,他从来不看网上那些关于自己的报道,“我不是太在意别人怎么看,既然已经做了,就继续做下去。”只有惟一一次,他的新闻成了一家网站的头条,他好奇地点进去,却发现有不少网友在评论里乱骂,这让他很伤心:“他们不理解我完全可以接受,但为什么要乱骂人呢?他们了解我吗?”
 
  对于下一步,莫向松说,他会继续努力,但也许不会再选择“裸晒”、“下跪借款”这样的方式了,他也担心再继续这样做下去,会被彻底认为是哗众取宠。
 
  事件回放
 
  裸晒:6月17日起,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动物检疫与防疫专业2011级学生,身患白血病的莫向松连续多日在成都市龙泉驿区大面镇街道与驿都大道之间的草坪上躺下“裸晒”,全身仅着一条红色短裤。
 
  下跪:6月30日,莫向松和他的14名同学,在新希望大厦外集体下跪,手举标牌,向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之女、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畅借款100万元治病。
 
  隐匿:我怕我出现了,别人看到小莫有人帮了,就不捐钱了
 
  露面:没想到策划效果并不好,我就在合适的时间跳在了公众面前
 
  评价:“莫向松”一词已进入百度风云排行榜,策划比较成功
 
  在之前与媒体的接触中,“跪求借款”的大学生莫向松曾多次表示裸晒和跪地均是他的个人行为,幕后并没有人在帮助他策划,但此次王江以“幕后帮助人”的身份首度出现在媒体前,让已经过20天发酵的事件变得清晰却也更加扑朔迷离。通过采访,天府早报(微博)记者将揭开这位“幕后帮助人”的神秘面纱。
 
  王江直白
 
  “福布斯上榜企业,都是我的目标”
 
  多次选择新希望集团作为求助对象,王江有自己的考虑:“‘新希望’三个字的寓意很好,如能给小莫帮助,就可以给他生的希望。”“所有在福布斯排行榜上的企业都是我的目标,我会优先选择四川的上榜企业。下一步,我可能会联系陈光标。”王江透露,他已经掌握了陈光标的4个手机号码。
 
  “从没想过利用莫向松炒作自己”
 
  很多人质疑莫向松的行为是炒作,王江的出现让这一痕迹显得更加明显。“我所认为的炒作,是凭空策划出一些本来没有的事情来博眼球,小莫患白血病没钱医治是事实,何来炒作一说?至于我自己,我只能说如果我成名了,能够帮助到更多的人是一件好事,但没有想过利用莫向松来炒作自己。”王江说。
 
  对于是否获得报酬,王江笃定地说:“捐款从不过我手,都是留下受助人的联系方式或者账号,只要双手一过钱,就说不清楚了。”
 
  王江的AB面人生
 
  他·普通人
 
  父母盼抱孙子 却自承几乎没人愿和他谈恋爱
 
  王江今年已经36岁了,至今未婚,没有房子,有一辆价值8万多元的国产车,在成都市经营着一家按摩店,一个月营业额在2万元左右,利润不得而知。如果用世俗的眼光看待王江,他似乎不是一位典型的成功男士,他也坦言在物质方面并不是一个富有的人。
 
  王江的父母年事已高,最大的愿望是能够早日抱上孙子。父母的担忧,王江看在眼里,但是心里似乎并不着急:“说实话,以我现在的状态,大多数女孩都不愿意跟我谈恋爱,其中有一些前女友确实介意我把大部分心思都花在公益上,她们要小爱,我可能顾不到。”
 
  经营着按摩店的生意,王江有固定的生活来源,而他之所以选择了这门营生,也是看好自己当老板在时间支配上会比较自由,能腾出更多的时间来做他喜欢的事业。
 
  他·策划人
 
  熟谙媒体运作 对媒体栏目设置如数家珍
 
  王江自称从15年以前就走上了慈善的道路,早期他就跟各种媒体打过交道,对本地媒体的特点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思路,对于电视媒体的具体栏目他也是如数家珍。
 
  自从帮21岁的白血病大学生莫向松策划以来,王江每天在网上搜集各种评论,时常到凌晨3点才睡觉,左眼已布满血丝,他认为自己的策划比较成功,“‘莫向松’一词已经进入了百度风云排行榜,全国有近百家媒体转载新闻报道或对此事进行评论。”
 
  “我的电脑里有一个文件夹专门放着这些新闻的截图,我会研究为何它们能抓住媒体和受众的眼球,把成果运用到我自己的策划当中,选择能够引爆话题的新闻点,达到比较好的传播效果。我喜欢看新闻传播学、营销策划和成功人士的自传。”王江说。
 
  策划角度
 
  “不管正面负面 引起关注就好”
 
  “当我了解到莫向松的情况之后,觉得他很需要帮助,身患白血病、大学生、家里经济困难、身世令人同情,这都是可以包装的点,通过策划可以取得很好的传播效果。”谈起帮莫向松出点子让他裸晒和跪地,王江认为这是一个一举多得的策划。“两种情况我都预计到了,新希望集团如果拿了这100万,事情就圆满了,我还会号召它再拿出1000万建立一个针对患白血病大学生的希望基金。如果新希望不拿钱,这个事情本来已经获得了关注,我可以自己去跪在其他企业门口,继续帮小莫筹钱。”王江说,早在策划实施之前,他就对这个策划可能产生的影响做出了自己的评估,并安排好了各个环节,视莫向松收到捐款金额的大小以及舆论的反应随时调整。
 
  此次露面,表示莫向松之前向媒体所说没有人在背后策划此事是不实的,面对“这样做是否害了莫向松,让他在公众眼里成为一个说谎的人”这一问题,王江笑了笑说:“这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目的并不是骗取大众的同情心,而是我怕我出现了,别人看到小莫有人帮了,就不捐钱了,没想到策划的效果并不好,所以我就在合适的时间跳在了公众面前。”
 
  王江认为,不管舆论对他和小莫的评价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只要能够帮助小莫筹得医疗费,都是可行的,并不认为裸晒和跪地求捐款是过激的行为,为了引起关注,这是最好的办法。
 
  对话王江
 
  “激进才能引起关注或找陈光标要捐款”
 
  问:你怎么给自己定位的?
 
  答:我觉得自己是一位民间慈善家,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其他人。我曾经在路边看到一个女人睡在沙发上,我身上有3个苹果,我悄悄地在她身边放了1个。
 
  问:你为何每次都以看起来十分激进的手段出现在公众面前?
 
  答:只有这样才能引得关注,我的目的是把这件事情做成,过程中肯定有正面和负面的看法,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
 
  问:你这次是否采用过其他途径为小莫筹钱?
 
  答:我向有关慈善机构求助,但是没有得到捐款,这些正规途径要求的东西太多了。从我个人的经验来看,这种既吸引人眼球又简单的方式是最好的。
 
  问:下一步你有何打算?
 
  答:不管是采用其他策划还是我替小莫继续跪下去,我都会坚持。跪一次别人会说我在作秀,但是天天跪就能表达我的诚意。有可能找陈光标要捐款。
 
问:对于让新希望集团为小莫捐款,你现在还抱有希望吗?
 
答:抱有希望,我之前没有出现,就是在给新希望一段缓冲期,让他们去研究要怎么处理。现在新希望没有做出回应,至少没有直接拒绝,这就表示还有可能。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