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IT互联网 » 传统电信人跳槽虚拟运营商过得咋样?

传统电信人跳槽虚拟运营商过得咋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6-20  浏览次数:0
  6月20日消息,近日,原中国联通信息化和电子商务事业部副总经理宋丽梅出任虚商华翔联信总经理,这是又一名联通中高层跳槽虚商的事件。
  目前,华翔联信“挖角”联通多名中高层,包括中国联通市场部副总经理江大君、中国联通电子商务部副总经理林剑锋。
  传统电信运营商每况愈下,人才流失现象普遍。那么,这些人才都到哪里去了?目前,已有8家虚拟运营商重量级人物由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输出。基层员工被挖到虚拟运营商那就更多了。
  近日,笔者约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虚商高管,他给笔者分享了其虚拟运营商的生活以及对虚拟运营商人的感悟。
  电信人跳槽虚拟运营商过得咋样?
  选择跳槽的员工中,有很多人在电信业干了数十年。他们之所以走,是因为现实很累,心里负担较重,看不到“钱景”。那么,他们选择了虚拟运营商,就改变了命运吗?
  其一、完全互联网化生活
  离开电信运营商,他们开始一个全新的生活。
  按照基础电信运营商论资排辈,从一个经理混到副总经理可能就需10多年,而现在运营商经理一到虚拟运营商企业就给了一个副总裁的头衔,可见虚商挖掘运营商人才不惜重金。
  不完全统计,虚商高层大多来自基础运营商。他们感觉到自己已扬眉吐气了,再也不用加班加点做那些华而不实的PPT。除重要业务给客户演示PPT,一般发邮件就行了。
  他们一个企业才几十人多人,还不及运营商一个市场部门人数,但是,压力似乎并没有以前那么大。
  其二、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
  我们知道,使用手机打电话、上网发短信免费,也只有虚拟运营商敢第一个“吃螃蟹”。电信运营商用户数量太庞大,直接会影响上市公司利润。所以,餐固定档位、流量月底清零,争议了多少年,也被媒体冠以“霸王条款”,但至今也废除不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运营商推这些“霸王套餐”,连他们自己员工也不愿意定制,给用户推销起了,或解释用户的投诉,根本就没有底气。
  虚商资费政策产生,并不像运营商那样,自上而下,而是自下而上。 先让基层员工坐在一起,讨论利弊。最终制定的资费标准,先让员工自己能接受,然后到市场上做调研,最终才敲定。
  这样,无论品牌部门还是市场部门,员工就很愿意推销产品,觉得很有成就感,而不是为了完成KPI或者月底奖金。
  其三、虚拟运营商人不喜欢“务虚”
  电信人最喜欢用技术说事,用集团政策说事,用体制说事,用国际惯例说事。虚拟运营商人恰恰相反,不会将这些当成阻碍自己发展的借口,想办法解决实际问题。
  譬如,套餐不清零,套餐分享与转赠,从技术角度讲,增加IT支撑平台的数据压力,成本肯定会增加,废除这个政策要搞多少个部门会议等等。
  虚拟运营商人完全就不用理会这些,花几十万,找外包商,问题就解决啦。一旦系统出了问题,是基础运营商的问题,他们找电信运营商解决。是自己服务问题,当下就可以解决。不用走那么多“劳民伤财”的流程。
  其四、虚拟运营商人“接地气”还需要一个过程
  最近,中国虚拟运营商联盟风风火火,整出了很多事儿,已被主管部门盯上了。传统的媒体人和电信人开始撰写评论,说什么虚拟运营商是“虚商”,虚火上升,要给虚拟运营商“泻火”云云。
  虚拟运营商到底是什么?SP?转售承包商?还是与电信运营商平起平坐的第四大电信运营商?与基础电信运营商签约,工信部给发牌照,他们是运营商“保姆”还是合作伙伴?
  这些争议,在短期内一定存在。
  一方面,虚拟运营商人多数“跨界”,并不像传统电信运营商那样保守、谨慎,因此,博眼球的问题存在;另一方面,确实没有推出让这些“元老”心服口服的电信产品,因为虚拟运营商刚刚开张,锅还没有烧热,“上菜”可能会晚一点。
  电信运营商员工跳槽虚拟运营商一览:
  爱施德:原中国联通市场部总经理周友盟、中联通客户部产品处处长吕保平,出任爱施德副总裁;
  国美:原联通研究院院长刘诚明;
  乐语:原中国电信终端公司总经理助理何宁;
  华翔联信:原中国联通高管和重要骨干王永刚、林剑峰等;
  巴士在线:原中国移动北京分公司宋宏生;
  苏宁互联:原中国移动广东终端分公司总经理潘志勇;
  分享在线:原中国电信及通信多年的康志斌;
  京东商城:原中国电信监管事务部闫小波。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