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IT互联网 » 库存、资金焦虑:黄章“变形记”

库存、资金焦虑:黄章“变形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2-15  浏览次数:10
  黄章回到魅族上班,接着进驻新浪微博,作一番“火星人回归”表态,但末了还不忘提一句小米。总觉着姿态暧昧,还有些首鼠两端。
    一系列动作接连不断,黄章重任CEO也好,宣称要引入投资也好,跟格力眉来眼去也好,露面反思也好,是强心剂还是大力丸,还得不看姿态看疗效。
  黄章说,以前忽略了公司运营的具体情况和员工的感受,当初确实不太看得懂资本运作,在智能手机竞争激烈的今天,继续依靠有限的利润来奖励分配,对于企业和员工都是输家。
  这话听上去不可谓不诚恳。只是,实在晚了点,至少去年9月前,他肯定不是这么想。
  旌动因风动。半年以来魅族剧变种种,不外乎库存、资金两项焦虑所致。
  魅族高管含糊地说,魅族去年一个月能卖30-40万台,于是就有媒体据此推论魅族去年全年出货量约400万台上下。不得不佩服魅族高官们的苦心,他说了真相,但并非真相之全部:大幅调价刺激之下,单月销量有30-40万台可并非全年每月能有这个数。
   实际上,从手机业界、供应链端各处汇总比对的靠谱数据是,魅族去年全年出货量在220万-240万之间。
  这个数字好还是不好?要对比着看。魅族2012年全年出货超过了100万台,如此看增长了100%,算是不错的成绩。但对比下魅族自己念念不忘的小米,2012年719万台,2013年1870万台……
  即便这200多万台背后,魅族还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魅族的问题在哪?说道最后,还是在黄章自己的眼界所限,导致了错误的决策判断。
  2013已成过去,有些段子大概可以拿出来说了。它的悲剧从去年初就已埋下了种子。
  大概是受到了小米2012年业绩的刺激,黄章和他的同僚们认为高增长料定必然——连他们看不上的小米都能这么飚成绩,各种高大上,各种wabi sabi的MX2不大卖简直没天理——在当时看似很合理,实际上完全经不起推敲的想当然态度之下,一季度魅族一口气订下了200万台MX2的零组件和产能订单。
  但MX2标榜的逼格并不那么卖座。到了9月初,MX3和小米3相继出炉前,魅族手中还握着60万台MX2库存,而且,这还没算上压在渠道商手中的存货。
  魅族自身能够转动的现金流大概就10亿元,而这批存货几乎已经榨干了它的资金能力。
  所以,9月初魅族被迫在短期内里第三次降价,16G MX2的价格降到了1699元。而之前,MX2的价格是2499元,一个月前才调到了1999元。
  同期小米惯例的年度发布会举行,小米2S的价格同步调整也被素有“被迫害妄想传统”的魅族视为压力来源。这就是当时黄章在魅族论坛里又一次破口动粗骂雷军的原因——当陷入绝望之际,身为困兽,再怎么愤恨地发泄都可理解。
  但是,仅仅数天之隔,黄章罕见地闭上了嘴巴。生死面前,无从任性。一夜之间,黄章将魅族论坛中有他参与辱骂雷军的主题帖和回复贴通通删得精光,次日清晨就通过珠海有关人士向雷军递话,请雷军不计前嫌,承诺此后再不挑衅小米和雷军本人。
  其中细节不得而知,雷军本人也从未对魅族、黄章的挑衅做过公开回应,如此蹊跷可能另有隐情。
  躲过一劫的魅族全力清理MX2库存(批量供应至今的1499元的MX2 RE版,你懂的)。生死9月,或许是黄章“变形”的关键触动点。为何原先自我认为成立的做法会行不通,为何听起来声量不小但市场反馈如此疲软乏力?是原先的做法错了么?
  黄章未必如此多愁善感,至少,在现实中遇到了更强的倒逼力量。
  其实,相比去年9月,眼下魅族情势其实未有多大变化,黄章复出之际,照例是主力机型大幅降价开路。
  只是当时库存压在MX2上,而现在压在了MX3上,吊诡的是,MX2清库存动作反而是促成MX2好卖,MX3卖不动的原因之一。所以,MX2半月之内爆降800元,而MX3真正上货4个月,也降下了500元。为清库存价格速降如饮鸩止渴,又如抱薪救火,救得了当前,但就品牌可是伤筋动骨。久而如此,魅族可能面临着置换用户群体构成的可能,这未必是件好事。
  与此同步的是,从MX2到MX3,库存压力一直未能真正持续解围,魅族头顶仍然笼罩资金链阴云。所以,魅族由黄章100%控股的铁桶江山也不得不动摇。无粮秣,不打仗,如此公里,也属铁律无情,考量魅族近期各类媒介投放动作,相比去年也已收束诸多。
  而另一件倒逼,则来自公司自上而下的员工群体意志。其实各条接近魅族的路径都已传出信息,到去年底,魅族内部士气已然低落,智能手机竞争已到格局确立的关键时刻,魅族起早赶晚集,且资源支持不够、策略有失模糊,让有抱负的员工有失望之情。高层变动已显端倪,先是原营销副总裁莫翠天离职,现在又有原CEO白永祥转任副总裁。此外,黄章一副“隐居高人”状的“玩”的态度,也有进取心的员工们难以认同。我们在魅族内部的信源告诉我们:“内部压力很大,走了不少骨干员工。”
  黄章此前对员工也并无分享意识。我们的投资人朋友中颇有几位数年来与黄章有过接触。一次,黄章带着员工和潜在投资者吃饭,席间感慨,“我为什么要发期权,我的员工我给他大几千薪水,在珠海过得好好的,你问他满不满足?”话语间,扭头问身边员工“你满足吗?”
  员工的答案自然是满足,但实际如何?大家都明白。
  黄章重新出山,算是危急存亡之际创始人回归的又一案例。能够奏效,看天时造化,更看他究竟有几分真领悟。当然,绑着小米说事总算不得坏事,所以黄章、魅族卖力做这轮传播时,还是放不下裹挟下小米话题。
  只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同样的玩法玩久了公众是否疲劳不得而知,况且,如果魅族自身不能及时拉高规模,差距越来越大自然如此搅和意义越小。而这位向来以坏脾气著称的“囧王”则要思考,如何才能给魅族带来新的打法,为它争取到足够的空间与资源,特别是如果真的引进了新的投资者,如何处理与投资者之间的关系等。
  人生如戏,全看演技。这个世界上,最可悲的莫过于把表演热情误解成了表演天赋——既然黄章同学喜欢说自己是真诚的演员,那就更该明白这个道理。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