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创业投资 » 未来的价值投资机遇在哪?

未来的价值投资机遇在哪?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1-03  浏览次数:6
  现在可能是最好的时代,也可能是最坏的时代。看坏的人会认为现在是一个大变局,优势无法稳定持续;对于看好的人,这是个你可以任意颠覆传统商业模式的时代。
  看好的价值投资机会
  在未来的变局中,我认为可能存在的价值投资的机会在这些方面:首先,未来5~8年,会有越来越多的行业,中国市场将占到其全球市场的20%~30%,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比如奢侈品,中国已经占全球奢侈品市场的28%,但是其中还有很多奢侈品小分类的龙头企业,它在中国的表现还没有占到28%,这个差距就是价值投资的机会。
  其次,短期内,量化宽松(QE)退出政策的预期导致的资产价格下降,与长期的通胀预期之间的差距也是价值投资机会。
  还有资源能源价格在当前严重低迷,而东亚仍有长期的需求。东亚及南亚地区,包括日韩、中国大陆、台湾、印尼、印度,未来十年还将是全世界最大的有形商品制造产地,这会导致这些地区资源能源长期稀缺,然而现在资源能源非常便宜,所以要买能源资源就要趁这个机会。
  机会还在于互联网的全产业链、全天候影响。互联网2013年的销售额约占到社会零售总额的9%,这个比例将来每三年翻一番,如果进一步分析,我们还会发现互联网可能最短在两三年内导致商业地产租金大幅下降。
  此外,2013年5月份移动互联网人数已经比PC互联网高28.9%,到年底我相信移动互联网人数可能会比PC互联网多50%,这就意味着PC互联网企业已经变成了传统行业。因此,当互联网颠覆传统行业时,互联网本身也正在被移动互联网颠覆。
  如果一个投资者到现在还没投资过互联网,那确实很落伍,但是同样也很幸运,你现在可以直接投新兴的移动互联网,且没有PC互联网的包袱。
  互联网对金融带来了哪些影响呢?未来几年拥有众多网点对金融机构也许是祸不是福。互联网对各行业的颠覆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今后会一年比一年变得快。未来高成长的互联网业务就是移动互联网、互联网金融和大数据,还有伴生出来的一些高成长行业,如物流、快递、分布式仓储等等。
  我们还看到,机会在于2013年上半年奢侈品、高端酒店、餐饮等高端消费低增长甚至下降,与品牌消费未来长期高增长预期之间的差距。
  金融行业大变局、政策大开发、需求大增长也带来了机会。中国的金融机构之所以能成为全球最大、最赚钱的机构,从某种角度上说,是与中国拥有全世界最高的净息差有关,而这个净息差保护正在逐步解禁。今后在金融领域,投资或者说资产运用能力是稀缺资源,金融资源最终会向有资产运用能力和投资能力的机构集中,什么是好金融一目了然。
  我们还能预见的是,即将到来的服务业爆炸式增长。2014年6月份中国的人均GDP将超过7000美元,在这之后再过4~6年,应该会崛起一个三万亿元人民币左右规模的新服务业,这个行业是过去没有的,而且行业规模或将相当于现在的医疗和医药两块相加。如果要预测一下中国未来的高增长行业,我心目中排在第一位的是财产管理,其次是服务业,然后才是消费。
  股市、私募基金也有机会。其实股市不代表中国经济,中国经济之所以好不是因为存在大量的大企业,是因为占到整个中国消费、就业、GDP、税收60%以上的中小企业充满活力,中小企业每年会死很多,但存活下来的也很多,但在中国股市里,中小企业非常少。不过从另一方面说,当前股市非常低迷,国内和海外的中国股票都是如此,恰恰是私募基金投资的绝佳机会。
  不喜欢做控制性股东
  2013年复星集团的海外投资步伐加快,迄今为止已宣布达成5笔大单,投资总额超过10亿美元,不仅收购了意大利顶级男装制造商CarusoSpa35%股份,更以7.25亿美元从摩根大通手中买入美国纽约曼哈顿下城区地标建筑物第一大通曼哈顿广场。
  我们的投资品种也在不断增加,从奢侈品、体验式消费,扩展到医疗、金融、物业等领域,但复星海外投资的逻辑不变,始终紧扣“受益于中国成长”这一核心投资理念,并将“中国中产阶层消费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作为复星海外投资并购的核心评估指标。
  在加大海外投资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需要对旧有的一些存量投资进行调整。复星在决策对某个投资项目的进退取舍之时依据三个标准,首先看能否对该企业该行业带来改善空间;其次要看市场上是否有对该项目的替代性投资机会,不投它还能投谁? 第三,项目是否还存在提高附加值的空间。
  如何规避海外投资风险?一般来说,我们只投资那些能够从中国成长受益的外国项目和外国公司。复星绝对不因为便宜而去投资。更具体来说,我很希望我投资的项目在三到五年之后全球利润的30%~50%可以受益于中国经济甚至在中国产生,这样我对它的掌控会好得多。
  在克服文化冲突方面,我们强调我不喜欢做控制性的大股东,即使我是第一大股东我也不要求控制,我们更喜欢做第二大股东,我们从公司成长中分享利益,我只是确保它采取正确的中国发展战略。这样我跟原来股东、原来的团队、工会没有任何矛盾,我们之间非常融洽。
  最后,要确保自己投资的进度与能力和团队是匹配的。我们花3~4年从两个方案中学习国际化经验,在确保我们已经熟悉项目中所有的风险之后,我们才会有新的发展。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