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IT互联网 » 世界级互联网大会的中国“野心”

世界级互联网大会的中国“野心”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1-26  来源:南方都市报  浏览次数:0
   在浙江嘉兴乌镇召开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规格之高前所未有。被认为显示了中国在网络空间管理共享共治的决心和信心。
 
  上周在乌镇举行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至今余音绕梁。这个有着思想与言语密集交锋的大会,让人似乎有一种猝不及防的感觉———待你发现“原来去了那么多大佬”后,这会也快开完了。
 
  互联网大会之前在各地已有一些,这次基于什么考虑,要升格世界级大会?
 
  大会前传,那些默默无闻的区域网会
 
  11月18日下午,深秋的乌镇一改往日喧嚣,有些清冷。
 
  这个有着1300年建镇史的水乡古镇,正迎来它走向国际化的重要一步。在西栅景区外的游客中心,记者陆续抵达,其中一部分是临时听闻有很多互联网大佬要来,才匆匆赶过来的。
 
  组委会工作人员也是拼了,为了给大家抢办采访证,甚至烧坏了一台制证的机器。
 
  20天前,国新办举行了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发布会。会上,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和浙江省省长李强共同宣布,以“互联互通共享共治”为主题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将在乌镇举行。
 
  且不提组织者,单从名称来看,这已是国内声势最大的互联网大会。此前,这类会议多强调行业性,议题也限于国内互联网发展。由中国互联网协会主办的中国互联网大会是较为知名的一个。
 
  从2002年至今,中国互联网大会已举办了十三届。
 
  2011年,中国互联网大会增设工信部为大会指导单位,到了2013年,又增加了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从而使得这个一开始只是建立在互联网协会会员大会上的活动,渐具官方背景。
 
  尽管如此,对“中国互联网大会”名头的竞争从未停止。在合肥,中国(合肥)互联网大会即是一例。这个同样由工信部指导,主办方则为安徽省经信委、合肥市政府的大会,今年已办到了第八届。
 
  另有些区域互联网大会同样默默无闻。2011年7月,深圳曾召开深圳互联网大会,让它稍有关注度的地方在于大会的衍生议题,即中国互联网十年发展阶段性成果巡展。有意思的是,本次大会还将腾讯推出即时聊天软件,以及迅雷推出高速下载软件等,列入深圳影响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十大事件。
 
  此后,该大会再无下文。广东区域内对互联网发展的探讨,代之以广东互联网大会。“世界互联网中心看美国和中国,中国互联网中心看广东”。对于今年广东大会的基调,有与会嘉宾表示。
 
  至于以“西湖论剑”为代表的民间互联网大会,从2000年到2005年,尽管一度吸引到王志东、马云、丁磊等其时的互联网明星企业家,但最终囿于竞争格局的寡头化,如今仅留存于江湖野史。
 
  共享共治,从参与者到引导者?
 
  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迅速以前所未有的高规格奠定了江湖地位。国家主席习近平发来贺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杭州会见出席大会的70位中外代表并座谈;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出席开幕式并讲话……有评论认为,这次互联网大会显示出共享共治的决心和信心。中国正在逐渐变成网络空间治理的参与者,在未来世界互联网管理中也需要中国发声,成为主导者或引导者。
 
  对于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不止一位嘉宾表示有必要开,因为中国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已成大国之一。
 
  领英执行董事长里德·霍夫曼举例说,“阿里巴巴有着世界最大的交易市场,百度为搜索技术带来了一些独特的功能,腾讯的无线通讯应用微信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发展,已有超过4亿活跃用户。小米在2010年才建立,其智能手机到现在已有6000万销量。这些公司都通过创造新的技术、新的产品,以及新的商业模式而取得成功。很显然,中国能为世界上其他国家传授一些创新方面的经验”。
 
  腾讯公司CEO马化腾也指出,“有媒体统计,全球前10大互联网公司,美国占了6家,中国占了4家。比起蒸汽机和电力时代,中国与全球先进水平的差距已经小了很多”。
 
  而与这种判断相对应的是,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过程中,由于各国法律条文和规则不一,让互联网所产生的挑战和威胁在全球得不到有效管理。为此,中国决定主动出击,牵头拟定一些规则。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在上月召开的发布会上,谈及“我们为什么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时就曾介绍,“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在征求专家对2014年工作要点的意见时,许多专家和中国互联网企业提出,中国作为世界上网民最多的国家,应该举办一次世界互联网大会,来体现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而在更早之前,习近平在谈到互联网时曾将互联网喻为一把双刃剑,用得好是阿里巴巴的宝库,有取之不尽的宝物;用不好,是潘多拉的魔盒,将给人类带来无尽伤害。在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新闻发布会上,鲁炜亦专门呼应此讲话,称希望全世界互联网巨头在此平台交流思想、探索规律、凝聚共识。
 
  数据显示,为期3天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共有近200名嘉宾作了富有创见的演讲或发言。日本“外交学者”网站称,“这是中国欲增强在国际互联网领域发言权的又一努力———互联网应该是什么样,应该如何治理。”
 
  《光明日报》援引美国之音的评价称,该电台认为,“中国希望通过互联网大会这种模式,提出自己对互联网管理的解释权,并寻找在互联网管理方面的立场接近者来结成同盟”。
 
  英国广播公司对此表示认同,相关报道称,“中国正试图在国际网络空间管理上发挥更重要作用”。就连乌镇本身也成为话题。对于选址乌镇,鲁炜曾介绍,“我们组织了一个专家组寻找会址,专家提出来几个条件,第一互联网经济比较发达,第二最好能找个小镇,第三能代表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
 
  “乌镇成互联网世界的中心”。大会结束后,德国全球新闻网这样评价。另有一些媒体将乌镇称为“中国达沃斯”。
 
  发展之路,中国互联网需要沟通的平台
 
  在搭台凝聚全球互联网治理的共识之外,大会也试图厘清国内互联网相关产业的创新发展之路。
 
  众多国内互联网大佬到会,则给相关话题的讨论提供了契机。
 
  大会第一天,“新媒体、新生态”分论坛首先开讲。论坛聚焦新媒体的未来,探讨互联网时代的媒体发展方向。在讨论中,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表示,尽管传统商业模式被颠覆,新闻人的使命未改变。新华网总裁田舒斌则着眼于过度媒体化带来话语秩序的失衡,认为一些新媒体企业已将用户裹挟在商业战争中。
 
  当然,新媒体还算不上重点。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为更多人所关心。因此,在11月19日召开的移动互联网分论坛上,由于大佬太多,场地小,连姗姗来迟的马云都不得不被挤到了后排。
 
  这个论坛创造了很多后来在网上被反复吐槽的梗,包括中国联通集团董事长常小兵与腾讯CEO马化腾交锋微信电话本,前者说“当我被别人O T T (指通过互联网向用户提供各种应用服务)的时候我很痛苦,当我去O T T别人的时候我很高兴。”后者谦虚地表示,“微信电话本其实是一个小产品,不是什么特别大的战略性产品”。各界对这一论坛的重视,还包括平日被媒体围堵的刘强东和张朝阳,这次都成了提问者。
 
  此外,刚经历“双十一”电商大战的老板们,也需要一个平台坐下来对话。
 
  一些政策信息也通过大会向外传达。工信部副部长尚冰透露,电子商务向外企放开的政策正在制定。对此,包括刘强东在内的一些电商代表均对南都记者表示“欢迎”,称“与狼共舞”才能发展得更好。
 
  美国《侨报》则认为,“中国正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和力度迈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或许,有多少大佬参加大会,有多少新共识达成,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令世界看见中国互联网的方向在哪里。”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