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应用 » PX项目九江突围样本

PX项目九江突围样本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6-03  浏览次数:0
   如果九江石化坚持不住,就会跟前边几家企业一样“见光死”了。
 
  在九江石化总经理覃伟中看来,九江PX道路走得艰难。其他地区的PX“打喷嚏”,九江PX总是跟着“感冒”。2012年10月与2013年5月,在宁波、昆明分别发生对PX的抵制事件时,九江无一例外地受到了波及。
 
  不过,在曾经打算上马PX项目的宁波、昆明、茂名等地政府看来,九江PX简直运气好得不得了。只有这个项目,在遭遇民众抵制之后仍然坚持下来,目前已经进展到环评的最后一步。
  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在了解九江PX项目后,做了这样的批示:“通过科普助力重大工程项目建设,效果很好。”
 
  九江PX,为何能让民众放下说“不”的标牌?
 
  波澜不惊的初次公示
 
  “PX能不能建得顺利,关键还是信任的问题—能不能信任当地环保部门监管到位,能不能信任企业可以管理好。”—覃伟中
 
  “一开始听说炼油厂要上新装置了,我们都没什么感觉。上就上呗,这么多年来,它们对我们老百姓的生活也没什么影响。”住在九江金鸡坡街道社区68岁的陶大爷对记者说。
 
  金鸡坡街道位于江西省九江市浔阳区,与庐山区新港镇、五里街道和区白水湖街道一起将整个九江石化圈住。全街总人口38008人,其中农村人口7000余人,是一个典型的城乡接合型街道。
 
  陶大爷习惯性地将九江石化称为“炼油厂”。这家30多年的老企业是九江市乃至江西省的“财神”,在邻居们眼里人缘也不错。在九江如今还流传着这样的话:“翻身不忘共产党,致富不忘炼油厂。”
 
  因为离得近,陶大爷早在2012年4月就知道了PX项目。那是九江PX第一次环评公示。
 
  这个PX项目是60万吨芳烃联合装置,占地面积约6.5万平方米。它将建在九江石化现有的供应仓库所在地。项目投入概算为28亿元。2009年12月,中国石化集团与江西省政府签订江西九江石化炼化一体化项目的战略合作协议,其中就包括PX装置。如果建设成功,九江石化将成为我国中部地区大型的芳烃加工基地。
 
  按照国家环评导则的要求,九江石化于2012年4月10日在九江市政府、环保局网站、当地报刊、各区政府、街道办、村委会、学校等公告栏张贴该项目环评的第一次公示。九江石化新闻发言人杨爱蓉告诉记者,第一次公示九江非常平静,没有引起民众任何关注,风平浪静地通过了。
 
  “我们九江石化在这里安身立命30多年,跟周边居民和谐相处,带动了居民生活的改善,也没有给大家造成爆炸、污染等令人不安的印象。”杨爱蓉分析说。“这种信任不是用嘴巴说的,而是企业几十年如一日实际做出来的。这就是我们最初公示非常顺利的原因。”她补充道。
 
  趁热打铁的二次公示
 
  “后来,这批人成为我们化解2013年那次危机的中坚力量。”
 
  —杨爱蓉
 
  2012年9月27日,环评报告编写完毕后,九江石化进行了第二次为期27天的公示。这一次,九江PX“撞上”了宁波群众反PX事件。这次公示,PX瞬间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
 
  环评导则规定,为了得到民众的认可,除两次公示外,还需要调查问卷、座谈会等形式来听取民众的意见。2012年10月,九江市环境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环科所)在九江市范围内举行了公众问卷调查,调查范围分重点调查区和社会关注区,20公里内的社区和居民是重点调查区,40公里至80公里的是社会关注区。
 
  “之前,我们的800万吨炼油改造项目都只准备了400多份调查问卷。而PX项目我们共发放了问卷920份,还发放了部分调查问卷给跟我们一条长江之隔的湖北省小池镇。之前,从没有说哪个企业跨省做调查问卷的。”九江石化安全环保监督处处长王敏告诉记者。
 
  920份调查问卷收回866份,有效回收率为94.1%。其中,调查问卷中不赞成及其他意见74份。针对这74个持不赞成意见的民众,之后的两个月,九江环科所在市政府的帮助下,到其所属街道的街委会每家每户回访调查,进行沟通后再发放一份新的调查问卷,最终收回来74份,除一人表示无所谓外其余民众皆表示同意。
 
  “那一次网上也有些负面声音,不过规模比较小。我们邀请了几位强烈反对PX的网民和版主进行沟通、科普宣传后,质疑很快就平息了。”杨爱蓉说。
 
  2012年10月20日上午,在市政府的要求下,九江石化带领石化厂周边的居民、市人大代表、环保局及另外几个区的领导共40多人,前往金陵石化实地参观。之所以选择金陵石化,一是距离较近,二是该厂的PX装置跟九江石化拟建的装置几乎一样。
 
  “参观的效果很不错。通过与专业人员的面对面交流及参观PX装置运行管理等活动,这些参观者成为了支持者,并且跟别人说"PX装置没那么复杂,也就只是普通的装置"。后来,这一批人成为了我们解决2013年那次危机的中坚力量。”杨爱蓉告诉记者。
 
  打铁还需趁热。20日上午参观完金陵石化后,下午九江石化和环评单位及九江市环保局联合举办了PX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座谈会。
 
  就像王敏说的,他们的节奏掌握得非常好。顺理成章地,那次座谈会很顺利,民众主要关心的是环评结论、PX装置怎样控制、如何对当地进行补偿及支持等问题。
 
  到此为止,九江石化整个PX项目的推进工作仍然可称平稳有序。如若不是2013年4月底的那次补充公示,或许一切将平稳到底。
 
  “散步”前的九江十日
 
  “刚改名为"PX项目讨论群"时我那个群仅100多人,一天之后就发展到了600~700人。” —火焰
 
  从2013年5月4日到约定“散步”的13日,九江市民的情绪如同反应器急剧升温,一个名叫“PX”的恐怖幻影,让刚刚度过五一假期的人们勃然大怒。
 
  “我那些天晚上基本没怎么睡,经常半夜12点多接到民众电话,而且语气、态度相当恶劣,骂人的、出言威胁的都有,导致我当时都快崩溃了。我不敢接电话,又不能关机,都想直接把电话停机。”九江市环科所刘强回忆起那段日子仍是一脸郁闷。
 
  按照国家环评导则的规定,当时九江石化两次公示实际上结束了。国家环保部认为PX是敏感且备受关注的话题,但九江反应比较平静。为慎重起见,国家环保部要求九江石化进行延伸公示,在九江市《浔阳晚报》上刊登了二分之一版的公示内容。刘强的电话就公布在这里。
 
  开始几天关注的人并不多。但是,5月4日开始,受昆明PX事件的影响,九江市关于芳烃项目的咨询电话暴增。6日,九江新闻网论坛板块出现了第一篇反对的帖子,名为《PX芳烃工程要落户九江了,九江人民等着受死吧!》。文中说道:“PX项目厦门不要了、大连也停了,宁波、昆明都不要了,为什么我们要呢?九江人就不要命了吗?”
 
  今年44岁的“驴友”火焰就是这时候了解到PX项目的。火焰最爱爬庐山,每周都要去两次,每次都是寻找不同的路线登山。他从朋友口中听说PX有毒有害,在报刊上也见到了昆明反对PX的报道。
 
  “我那时候是坚决反对九江建PX的。如果PX好,为什么其他地方都不肯建?我对九江有很深的情感,这里的环境我非常喜欢。”火焰说。
 
  当时,火焰将自己平常与朋友闲聊的QQ群更名为PX项目讨论群。“刚开始我那个群仅100多人,一天之后就发展到了600~700人。群里90%以上是反对PX项目的,偶尔有几个声音说要理性讨论的,马上就会被骂得不敢说话。”火焰告诉记者。
 
  网络舆论越来越热。10日开始,短短一天时间内,九江论坛关于PX项目网帖的点击率高达23000多次,回帖达358个。之前出现在其他地方的发传单、贴车贴、戴口罩、串联静坐、散步开始出现苗头。
 
  “因为讨论PX而建的QQ群,在当时的九江数不胜数。人们在群里约好5月13日(星期一)去市政府门前进行静坐以示抗议。局势非常紧张。如果我们挺不过去的话,就会跟前面几家企业一样"见光死"了。”杨爱蓉说。
 
  怎样才能挺住?
 
  “如果我们挺不过去的话,就会跟前面几家企业一样"见光死"了。” —杨爱蓉
 
  关键时刻,九江石化向地方党委政府紧急求援。九江市委、市政府启动了应急维稳机制,组建了包括公安、宣传、环保、维稳等相关部门,以及浔阳区、庐山区、庐山管理局和九江石化在内的“九江石化芳烃项目推进领导小组”,各负其责。
 
  “市环保局负责答复相关问讯电话和邮件;发改委、工信委、环保局等抽调了30名机关干部深入机关、学校、社区开展PX相关知识宣讲;浔阳区、庐山区、庐山管理局负责全面掌握居民思想动向。”王敏说。
 
  王敏告诉记者,5月6日后的那几天,市委市政府将民众讨论的话题热点及想知道的问题,编发了3000多份宣传册,发放到各个街道办,由街道办下放到居民家庭。
 
  “那几天,我在厂里讲了20多场科普宣讲的报告,涵盖的人群包括教师,九江中小学生,街道、政府的公务员及部分网络意见领袖。”王敏说。这样的报告王敏每天都要讲三四场,一讲就是两三个小时。讲完之后还要带着来宾去生产装置区参观,讲解企业在装置安全生产方面是如何控制的,讲到最后嗓子都哑了。
 
  5月11日,九江石化邀请了6位网上号召力比较强的意见领袖见面,火焰也是被邀请的成员之一。
 
  上午9点,火焰来到了九江石化。“九江石化的人先跟我们做了沟通,把PX的情况做了简要介绍,也给我们准备了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新华社报道权威专家对PX解读的相关资料,还给我们讲了企业的生产经营理念及企业是如何进行科学管理的。”火焰回忆道。
 
  之后,杨爱蓉领着他们参观了九江石化的生产装置以及将来要建PX的地方。经过调查,杨爱蓉他们发现,这次恐慌的不是企业周围的百姓,而是离九江石化很远、从来没有进过企业的人。果然,看过之后网友们大为感叹。
 
  “之前,接触过很多小的化工厂。看到它们浓烟滚滚,还有刺鼻的气味,我就感觉化工装置都是有毒有害的。虽然也听说大的化工企业做得很好、管理很规范,但是它离市区远,我们也根本进不去,所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这次走进九江石化,我明显的感觉到,大的化工企业跟小的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从感官上就没有什么刺鼻气味,在小化工企业附近就感觉脏兮兮的,九江石化却给人干净整洁的感觉。”火焰说。
 
  回去以后,火焰仔细查找了PX方面的相关知识,同时把他了解到的相关知识及九江石化的情况,跟大家进行了交流,并希望大家能够走近科学、理性交流,真正花半个小时去深入了解PX到底是什么。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当初都是大家QQ上聊、转发各种PX的图片,百度一搜索都是负面的新闻,因此我们就觉得PX是不好的东西,但具体怎么不好,谁都没有深入了解。”他说。
 
  当天下午,一位叫“最后一枪”的网友将他此次的心得、感受及一些现场照片传至网上,并写道:“PX并没有那么可怕,而且企业能够以那么坦诚的态度让我们走进去,足以说明他们的态度是值得我们信任的,希望大家能够理性地对待PX。”
 
  “他那个帖子真的出现得很及时。当时网络上稍微有一丁点正面的信息都会被大家骂得不行,那个时候真理是被谣言掩盖的。但是"最后一枪"的号召力很强,他的帖子对大家理性看待PX起到了很大作用。”杨爱蓉说。
 
  5月13日终于到了。只有十几个人来到市政府门前。九江市政府工作人员将他们请进了市政府,请PX相关方面的专家与他们进行交流,了解清楚之后人们就撤了。晚上发现有戴口罩的居民,市政府人员就会进行疏导。零零散散地印着"PX滚出九江"的车贴,交警部门看到后会让司机自行摘取。
 
  到2013年5月14日环评延伸公示截止之日,在公示期间共收到有记录的咨询电话、短信、邮件一共712人次。其中(去除无法识别号码)来电485人次、短信200人次、邮件19人次,北京方面收到反馈意见8条。最后,经查实电话号码490个。
 
  再下金陵
 
  “人们发现,金陵石化PX装置与总经理办公室的距离仅200多米。” —王敏
 
  13日平安度过,并不意味着公众对PX已经放心。九江市政府和九江石化仍然绷紧了弦儿,继续科普工作。
 
  杨爱蓉认为,九江石化此次来势凶猛的舆情危机最后之所以能够平复,离不开当地政府的全面支持。“我们这次能够那么及时地掌握舆情,掌握话语的主动权,就是依靠了市政府的力量。”她说。
 
  5月15日开始,当地政府抽调出来的30名机关干部组成10个工作组,根据电话联系群众上门做解释说明工作。根据工作组的情况反馈,大多数群众属于不了解情况,了解情况后均表示能够理解九江PX项目。但最后仍有无法联系人员35人和不肯见面又持不同意见的人员57人。
 
  5月17日,九江市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了大规模科学宣传教育工作。在九江电视台和全市公众场合的大屏幕上连续播放中央媒体采访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的视频和焦点访谈释疑PX项目的节目。
 
  同时,由市环保局牵头分别在九江石化、九江市教育局组织对全市经济部门和教育系统的干部职工进行PX项目的宣传教育活动,并组织学校的化学教师到九江石化厂区进行参观。
 
  大量的科普工作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反对声音依然存在。王敏思考要不要带这些反对的人再去一趟金陵石化。但在那样的一个敏感时期,谁也不想惹火上身,金陵石化也不希望原本开得好好的装置被波及。
 
  5月23日,经过再三的沟通,加之又是兄弟企业,金陵石化同意让他们去,但最多只能带10个人,而且不能是反对的人。
 
  “但我们也没办法,压力太大了。市政府让我们把那些打电话来表示坚决反对的七八十人全部带过去参观。最后,我们硬着头皮带去了70个人,而且大部分人是反对的。”王敏说。
 
  幸好金陵石化非常给力。尽管“不速之客”上门,他们还是带领大家来到PX生产装置现场。人们发现,正如科普所说的,PX装置不过是普通装置,根本闻不到什么气味。
 
  “更重要的是,PX装置与金陵石化总经理办公室的距离仅200多米。”王敏笑着说。金陵石化的工程师从PX装置现场采集了一瓶样品,让大家闻和看,亲身感受PX到底是什么。他还告诉大家,这套装置已经运行三、四年了,并没有发生什么大的事故。
 
  在返程的途中,有人当场表示“PX装置可以建,我们放心”,也有人不说话表示默认。
 
  杨爱蓉表示,百闻不如一见,最好的与民众沟通的方法就是企业开放,谁想了解,只要是有兴趣,都非常欢迎大家走进来。当大家走进这个企业后,所有的疑惑、猜忌、排斥都会有一个理性的分析和判断。
 
  “我们要坚持开门办企业,开放办企业。我们没有任何需要隐瞒的信息,只要公众和组织需要了解企业的相关信息,我们在一定范围内都愿意提供。”覃伟中说。
 
  “像我这个年纪的人,知道凡事有利有弊。经过多方面的了解,从我看来PX是利大于弊的。所以,我现在是比较支持上PX项目的。再说,我们都是上班族,哪有那么多时间盯着PX,只要知道这个企业是什么样的态度就放心了。”火焰表示。(文章来源:中国石油石化杂志第10期)
 
  背景资料环评报告是这样炼成的
 
  在初次公示的同时,关于装置的环评报告也在紧锣密鼓地编制之中。
 
  “之前我们的800万吨/年炼油改造项目更大、更复杂,可PX的环评比它还要细致、严格得多。为整个项目而进行的环保投资费用超过6000万元。”九江石化安全环保监督处处长王敏说。
 
  王敏告诉记者,由于项目的敏感性,他们从一开始就严格按照国家环评导则的要求一丝不苟地做好环评工作。
 
  “环境评价是根据装置的生产情况,测算对当地水、土壤、大气的影响情况,包括地表水和地下水都要做预测评价。毕竟是个化工装置,肯定会比没建时多些污染物。我们要测算的是这些污染物是否在城市规划污染物浓度控制范围之内,是否在当地环境的可容量之下。” 王敏说。
 
  九江是个水资源特别丰富的城市,这个城市的名字代表的寓意就是“众水汇集的地方”。我国环评导则规定要对地下水的枯水期、平水期、丰水期三个时期的水流向等影响情况分别进行测算。因九江石化背倚庐山、襟江带湖,从九江石化驾车行驶10分钟左右,一上主干道马路,旁边就是长江,因此它的地下水流向相当复杂。
 
  “地表水看上去是平的,但我们做地质勘察后才发现实际地下水是往长江、鄱阳湖及我们当地的琵琶湖三个地方流。勘察清楚之后,我们就把这个情况写在环评报告里了,科学地阐述了我们这装置对地下水的影响。”王敏补充道。
 
  因此这三个时期他们都要打孔至地下取水,看水压的变化情况。地表水则是测算长江。九江石化紧邻长江,但整个厂只有一个排放口排长江,该排放口排下去后,他们要探访下游有没有取水口,不能让厂里排放的污水被别人取走。
 
  王敏告诉记者,环境评价工作并不是九江石化自己做,而是委托五六家第三方有资质的单位具体执行,包括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中科院水文地质研究所、江西省地勘院、江西省环境科学研究院等。“我们这个环境评价大概做了一年的时间,从2012年1月成立环评小组,一直到9月才做完简本。”王敏说。(中国石油石化第10期)
 
  相关评论怎样突破“一闹就停”困局
 
  一闹就停,几乎已经成为我国PX的固定演出曲目。
 
  不过,哀鸿遍野的PX如今总算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九江PX既没有听从公众的抗议而暂停,也没有藐视公众意见,而是在有效的科普后得以继续进行。九江的例子告诉我们,PX项目的推进并不是不可能的。通过有诚意、有技巧的沟通,老百姓愿意给PX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九江市民对环境的珍惜程度并不比宁波人、昆明人低。这座具有2200多年历史的江南文化名城,兼具庐山之美、鄱阳湖之盛与长江之伟。闲暇之时,人们常叫上三五好友组队爬庐山,前者呼而后者应,其乐无穷。九江市民对环境安全的警惕性也不比昆明人、茂名人低。十多年前瑞昌码头引进的号称亚洲最大的水泥工厂已经引发了九江人的不满。水泥厂、造纸厂和化工厂(后两者同属一个港资集团)在九江PX风波中屡屡被提及。尤其是这几个企业都曾自称环保措施很先进,使得九江市民对类似的说辞警惕性极高。在得知PX项目即将落户九江之后,同样出现了网上热议和散步情况。
 
  这样看来,九江PX与其他项目的开头并没有什么不同。然而,在这么多项目中,为什么只有九江PX项目能够突破“一闹就停”的局面呢?
 
  原因之一,是推进PX的主体不同。
 
  在九江项目出现之前,推进PX建设的主力是各地政府。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社会矛盾有所增加,此前各地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环保欠账,政府公信力也受到一定质疑。在茂名PX事件爆发前很关键的一场沟通会中,引发群众不满的三个问题中两个与PX全不相干,却直指地方政府的环境管控能力。
 
  但是九江项目中,推进主体变成了九江石化。当然,九江石化也可以沿用其他企业的办法,在事件中以“投资方”的身份含糊地出现一个影子,以避免可能出现的麻烦。但是,九江石化没有明哲保身,而是光明正大地站出来,大胆地将人请进厂区、请进兄弟企业参观讨论。这家中国石化旗下的老牌国企,有着较强的管理能力和蓬勃的企业良心,在老百姓中口碑良好,无形中将PX转化为“九江石化的PX”,而不是面目不清的某有毒石化装置,不是地方政府单纯出于GDP考虑塞进来的重度污染企业。
 
  为PX加上“九江石化”标签,可以说是打开困局的基础。需要说明一下,这样做的前提是企业必须有良好的声誉。九江石化总经理覃伟中认为,本次PX成功的首要原因是,企业始终全力以赴地做好安全、环保、生产工作,保持了良好的安全环保记录,这样才能得到公众和社会的认可。
 
  原因之二,是推进时机不同。
 
  客观地说,九江PX项目赶上了好时机。此前,国内并没有明确认识到对PX项目的抵制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一些媒体曾经将“一闹就停”现象视为“公民意识的觉醒”、“环保意识的觉醒”,并对此大加褒扬。随着PX事件愈演愈烈,有识之士逐步发现其中的民粹主义苗头。中国工程院院士金涌、曹湘洪等人,虽已年迈苍苍却为此事不停奔走。CCTV、人民日报等媒体也在2013年先后进行了科普报道。这些都在客观上为说服九江市民奠定了言论基础。
 
  中国石化集团总部对九江石化的支持也发挥了巨大作用。九江石化在当地的口碑,得益于中国石化多年来倡导的“环保优先”理念。这家企业紧邻长江,却从未让老百姓因为爆炸、污染等恶性事故忧心忡忡。近年来,他们更被总部遴选为“智能炼厂”示范企业之一,在改扩建800万吨/年炼油能力期间凸显了“环境友好”理念,让前来参观的民众看到了企业的能力和态度。
 
  原因之三,是政府与企业默契的配合。
 
  让专业的人做擅长的事,是九江石化与地方政府在PX项目中的原则。
 
  在推进PX的过程中,九江市委、市政府发现问题的苗头后,立刻组建了包括公安、宣传、环保、维稳等相关部门在内的“九江石化芳烃项目推进领导小组”。环保部门负责手机和网上答复相关问讯电话及邮件。此外,专门有人负责各小区、街道、学校、工厂等地的科普与引导。
 
  九江石化则专门负责科普工作的内容。三人成虎。为了防止因解释的不一致造成“自相矛盾”的印象,所有讲座都由企业方面出人,所有科普资料都由企业核准。尽管同一个人几天之内做了20多场报告的确辛苦,但是从效果上说确实能减少很多冗余信息。
 
  原因之四,是科普工作的有序、有效。
 
  在九江市民刚刚得知PX项目时,哪怕是央视播出的院士访谈也无法宽慰他们的恐慌。就算国外同类项目毗邻居民区,他们仍然担心项目建成后环保设备和技术手段会不会搁置不用。因此,九江石化在进行科普工作时,无论从内容上还是侧重点上都进行了精心设计。
 
  早在2012年10月,九江石化就开始邀请民众到金陵石化参观。这个计划的提出是需要勇气的。沿袭几十年的观念是,石化企业的安全环保工作非常重要,厂区内不能随便进人。但是,不亲自到企业走走,怎能让老百姓对其环保理念放心?九江石化对PX的科普内容是立体式的。他们不但有讲座,还陪同民众在九江石化参观,并两次组织人到金陵石化参观兄弟单位的PX装置。只有看到装置、看到员工面貌、看到产品,才能消除网络给PX冠上的“有毒”标签。
 
  堡垒常常从内部攻破。在历次PX事件中,最权威的网上言论经常以“石化厂的人对亲戚说”、“在政府的朋友告诉我”打头,本次九江PX的舆情危机中最活跃的人就包括几个所谓内部人士。其实,在科普中一知半解是最糟糕的状态。九江石化从内部员工入手,对PX进行各种学习和讨论。很多班组分解出具体课题,如“PX项目到底有多"毒"、“公众对于PX项目的态度”等问题,鼓励员工收集相关资料,并对正反意见整理分类。真理是越辩越明的,员工对PX有了清晰的认识,无形中成为正面意见的传播者。在政府的帮助下,他们还针对教师、街道、公务员、中小学及部分网络意见领袖进行了有针对性的科普工作。
 
  关于PX的科普工作,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大多数民众得知PX的消息后,只是抽出几个小时搜索了一下。日常工作的忙碌性使得他们很难拥有独立的环保主张。在这种情况下,要说服人们“PX不是想象中那样毒”最重要的是态度一定要诚恳、说法一定要实事求是、证据一定要可触可闻。金陵石化PX装置员工递出来的一瓶PX,能够当场秒杀一切“有毒”言论,传播效果极佳。九江市民愿意给PX一个机会,在很大程度上来自PX科普工作的专业与诚恳。
 
  当然,九江PX能够打破僵局,还有很多因素,比如金陵石化的大力配合。在各PX生产企业人人自危之际,金陵石化勇敢地打开大门迎接来自九江的人群。哪怕来的人突然增加了几倍,他们仍然热情招呼。“与PX装置距离200米的总经理办公室”简直是神来一笔,一下子赢得了人们的信赖。可以说,金陵石化完善的管理、专业的素质是九江PX顺利推进的助推器。
 
  今天,九江PX已经走到了环评的最后一步。它的顺利推进,归根结底是得益于九江人民的信任与理解。尽管有些人仍然对环评结果有保留意见,尽管民间难免还有这样那样的不安,但是九江人民愿意给PX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这才是九江PX突破“一闹就停”困局的根基。要治愈“PX恐惧症”,最终依靠的仍然是民众的力量。在此,也祝福未来的九江能够赢得环境与经济的双赢,为中国PX打开全新的局面。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