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应用 » 让 “PX” 终止于PX

让 “PX” 终止于PX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5-13  浏览次数:0
  2007年底,“厦门人”被某媒体授予当年年度人物,称他们“以勇气和理智烛照未来”。可是以“勇气”著称的部分厦门人的后PX生活也不是那么美好。
 
  厦门绿拾字环保志愿者中心总干事马天南表示:“现在看来,项目迁走对厦门没好处,甚至更糟。”她的理由是:第一,化工项目从海沧搬到古雷,厦门岛正好处在它的下风向。如果有影响的话,影响并不会减少。第二,如今,原料端的PX项目放到古雷,而后端产业链仍在海沧,运输过程拉得越长,成本越大,运输泄漏、分散污染的风险越大。此外,由于PX项目是“合法”项目,厦门市政府不得不为PX搬迁承担赔偿责任。“政府赔偿的钱其实是老百姓的钱,一样损害了厦门利益。”
 
  上述损失虽多,再怎么说它还是可以估量的。
 
  厦门事件的遗毒在于它制造了“一闹就停”的样本。
 
  中国石油规划设计总院研究员瞿亮说:“2007年至今,国内数套计划内甚至即将建设的PX装置都被迫改建、改迁,受影响的项目产能高达575万吨/年。”
 
  这,还不算完!厦门事件最大的隐患是它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中国石化产业甚至重工业的投资环境变得非常糟糕,“逢化必反”开始成为一种社会病。
 
  下一个“PX”?
 
  目前,石油石化行业内部,类似于PX,处在石油化工产业链的中间环节,起到沟通上下游的化工原料还有很多,比如以乙烯、丙烯为代表的烯烃等,都处在促进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环节上。
 
  采访中众多业内人士都提到了某种石化产品,它和PX一样同属聚酯产业链源头产品。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我国生产该产品的成本太高,长期以来依赖进口。仅2013年,该产品的对外依存度就达到70%,远远超过公众所熟知的PX。由于大量依赖进口,国际同类大型装置的检修、开工等均会对国内该产品价格产生影响。
 
  为弥补缺口,加快该产品产能的提高成为未来我国化工产业一个新的增长点。按此形势难道它会成为某些人下一个攻击的靶子吗?不少业内人士持这样的疑虑。
 
  中国是一个石化大国,却不是石化强国。如果众多石化链条在源头就为国外所制,能源安全从何谈起?正如一位炼厂人士说:“今天人们对PX说不,明天可能就对QX说不。这种风潮继续下去,中国的重化工业将遭受重创。”
 
  反PX在扩大化
 
  一语成谶。
 
  2013年4月,当传出中石化青岛炼化要上百万吨乙烯项目时,反对声一片。“青岛的大炼油又要上乙烯项目了(高致癌的)。在厦门由于民众的强烈反对没有上,现在跑到咱这里来了。”
 
  这个很有代表性的帖子漏洞百出(乙烯高致癌没根据,厦门反对的也不是乙烯),但传播性很高。
 
  由反PX到反乙烯,然后自然发展到云南安宁的反炼油。“昆明的云南省的领导们,把这么大一个炼油厂(超级毒气弹)放在内地,而且还放在全世界公认的中国三大高原湖泊旁。你们居心何在?!”
 
  反炼油之后就是反LNG了。
 
  4月初,趁着茂名PX事件还未平息的余波,通过广东省内各大媒体平台发起的“反对深圳市大鹏湾填海造地事件”,可以算得上是PX事件的姊妹篇了。
 
  事情的起因主要是中石油提议在深圳市大鹏湾准备填海39.7公顷修建LNG应急调峰站。而建站是出于保证西气东输二线能够安全稳定地向深圳和香港供气,实现陆上管道气和进口LNG的资源互补,以及作为管输天然气的应急保障用气。更利好的是,投入营运供气后,天然气将在经济生活中替代相当一部分的煤、油,从而大大减少当地大气污染物的排放量。然而,一部分受到PX恐惧“余震”影响的深圳人,却正滋生着新一轮的“填海恐惧症”。
 
  这和四川什邡钼铜、江苏启东达标水排海、广州番禹反垃圾焚烧等事件如出一辙。
 
  不可否认,任何化工产品在生产过程中都存在一定的危险性。PX之后,兔死狐悲,没有哪个产品、哪个项目有底气说,PX的今天不是自己的明天。我国的炼化投资环境在恶化,环境问题引发的社会冲突已然成为引发社会震荡的一大因素。
 
  国民对环境质量要求越来越高无可非议。但是,对环境的高要求如果发展到拒绝化工业、拒绝现代文明,则是因噎废食。
 
  让非理性止于“PX”
 
  尽管现在舆论一边倒地开始支持PX项目,但茂名PX事件还是发生了,除了有心人的操纵外,政府公信力的下降是根本原因。
 
  中国寰球工程公司教授级高工包惕平说:“重化工业,包括PX产业在内,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基础项目,是全社会共同利益所在,发展不可能停下来,否则就会吃大亏。”解决社会信任问题是一个漫长的系统工程。单就环境事件而言,曹凤中说:“我国需要完善环境保护公众参与制度,架构"政府、社会、企业"共同治理模式。”
 
  就政府层面而言,曹凤中认为,政府应创新信息公开制度。我国环境信息公开较为单一,只限于发布环境及各环境因素基本状况的信息、环境法律法规和政策,而对诸如破坏环境活动方面的信息等则不予公开。这无法满足公众参与的需求。同时,我国环境信息公布的义务主体被限制在一个狭窄范围内,致使一些环境信息难以及时被公众了解。
 
  这也是尽管做了信息公开,但茂名市的努力仍然不被公众接受的一个重要原因。
 
  就社会层面而言,是要注意发挥体制外有一定威信的专家、相关团体的作用,让他们充当好第三方的角色,进行调节。民间组织虽然是沟通政府与公众的桥梁,但是正如曹凤中所说,“中国的民间组织要有一个合理的引导和管理,从而发挥它的正能量”,否则容易被人或势力所利用。
 
  就企业层面来看,包惕平认为,各企业要先按《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以及《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认真检查自身区域主体功能的开发方式,认清自身区域的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现有开发强度和未来发展潜力,做到心中有数。与此同时,现有企业在转型升级的进程中要以环境指标和土地利用为控制线,做好“加减法”。“加法”是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以市场为导向,进一步增强综合经济实力;“减法”则是彻底淘汰高污染、高能耗、高耗水的落后产业,减除对环境的破坏等。
 
  此外,企业层面要做的还是安全生产。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表示,现代技术手段能为有效控制炼油石化装置的安全环境风险提供有力的技术支持。老虎与狮子很危险,但阻挡不了人们去动物园的脚步。所以曹湘洪院士说:“只要笼子牢固、管理得当,危险动物绝不会跑出来伤害游客。”
 
  PX项目如是,别的炼化项目如是,所有的重化工项目都如是。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