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应用 » 京、杭、渝三地打车软件市场现状分析

京、杭、渝三地打车软件市场现状分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1-18  浏览次数:0
 CNNIC《第3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态统计报告》显示,截止2012年12月,国内移动互联网用户已达4.2亿。庞大的移动互联网用户群催生了国内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打车软件正是移动互联网领域的一块肥肉,各厂商亦是使足全力争夺市场,形成了“你找干爹我融资”的白热化竞争场面。易观数据显示,预计到2013年底,中国手机打车应用累计用户数将达到1800万,2014年将增至3000万。

因为经常外出,每到一个城市,除了同事和客户,碰到次数最多的就是出租车师傅(高富帅请自动忽略)。每次在车上我都会和出租车师傅聊一聊打车软件的相关情况,包括市场现状、认识态度、使用习惯、优缺点等。正是这样的数十次非正式尝试访谈,才有了本文的观点。
 
     北京:广撒网,多捞钱。
 
  在北京,装了打车软件的出租车师傅不是随处可见。北京市交委2013年4月数据显示,北京的哥约有30%使用打车软件。虽然使用人数也在不断增长,但是普及程度比起杭州来还有一定差距。没装打车软件的北京出租车师傅认为打车软件对自身没有影响,同时他们有意识的认为打车软件会影响到驾驶安全。
 
  而在使用打车软件的出租车师傅中,他们没有明显的使用偏好。10月遇到一位师傅,他的车上两台手机一共装了6款打车软件,快滴、嘀嘀、百度打车,甚至包括北京某部门自研的打车软件(名字实在不好记)。这期间他用快滴比较多,因为补偿力度很大。6款打车软件每个月能为他带来1000多元的额外收入。
 
  北京的出租车师傅打车软件普及度不高,与北京出租车数量多、出租车公司多亦也直接关系。
 
  杭州:抢单白热化。好单人人抢,差单无人接。
 
  杭州的出租车上大部分都装了一个车载手机支架,主要的打车软件是嘀嘀和快的,少部分师傅没有使用打车软件。快的打车官方数据显示,3013年4月快的已经覆盖了杭州70%的出租车。快除了使用打车软件,杭州的出租车师傅还普遍使用微信,他们自发成立车队联盟,建立微信群聊,随时随地都“Online”。可以肯定的是,在杭州,不仅是打车软件,移动互联网已经融入了出租车师傅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
 
  在杭州期间遇到三位不用打车软件的师傅。其中一位主动递上名片,自豪地介绍他是他们出租车队联盟的“省部”(类似于总负责人)。省部说他客户很多,平时就已经忙不过来,根本不需要打车软件拉客户。
 
  另外两位不用打车软件的师傅道出了实情:首先,“抢单”对要求手机性能和网速要求极高,手机更新成本及3G套餐费用阻止了他们使用打车软件。我们都知道,打车软件是智能手机应用,部分师傅为了“抢单”,花血本把手机升级为了最新的“Galaxy S4”、“Galaxy Note 3”、“iPhone 5S”等旗舰手机。性能决定了速度,手机性能较差的师傅抢到好单的机会渺茫,所有他们干脆不用。同时,更新了手机也需要更快的网速和更多的手机流量,否则再快的手机也只是摆设。其中一位师傅透露,杭州某运营商专门推出一档80元/月不限流量or时间3G套餐,大部分出租车师傅都使用该套餐。可以看出,前期更新手机的一次性成本及后续每月套餐资费是阻碍杭州出租车师傅使用打车软件的主要原因。
 
  其次,杭州打车软件抢单呈现出专业化、细分化的团队模式。有的家庭主妇或者出租车合伙人专门在家“守株待兔”。他们一次在不同设备上安装数个不同的打车软件,利用家里的宽带优势和空闲时间,“专注”抢单。只要有好单,比如到机场,这群人就会一拥而上拿下单子,然后再通知老公或者车队里的其他人接应。普通的出租车师傅孤军作战,故而很难抢到好单,故而放弃使用。对于使用打车软件但是没有专门抢单的师傅,夜班平均使用打车软件接2-3单。
 
  第三,杭州打车软件用户使用程度很高。每次在短短数公里的路程,车上的打车软件始终有叫车的消息Push过来。同时,不少出租车师傅为了方便乘客,利用自己包月的套餐流量在出租车里架设了Wi-Fi供乘客使用。正是杭州用户对移动互联网的热情催生了该地出租车师傅对移动互联网极强的适应性。
  重庆:不知移动互联网为何物
 
  虽然作为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重庆的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落后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仍是不争的事实。在重庆,与出租车师傅聊到打车软件,就像青少年再谈论性一样“都知道这个东西,也老听别人说,就是自己没尝试过”。重庆的出租车师傅都知道打车软件,但是绝大部分都没有用过。有一位年轻的出租车师傅直接提出了这样的疑问“这个打车软件有什么用?”“这个软件也不赚钱啊!”是的,重庆的出租车师傅大多数还不知道移动互联网为何物。
 
      安装打车软件,一经发现就要处罚。同时,重庆市政府准备大规模部署自研叫车系统,限制了外围打车软件的入围。政府决策大大阻碍了打车软件的全国性布局。
 
   由此看来,打车软件在京上广及沿海城市占有率比较高,而在内陆城市则还没有普及。同时,打车软件普及还面临着政府的监管及地方垄断等阻力,最终发展模式依然未明确。留给他们的,就是时间的考验。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