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电子数码 » 在设计师眼中,国产手机是怎样的?

在设计师眼中,国产手机是怎样的?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25  来源:雷锋网  浏览次数:0

 消费者在购买一台手机的时候,到底有多少钱是在为设计买单?以设计驱动的产品到底能在用户端产生多大的共鸣?在市场的左右下,合理的工业设计还有没有存在的价值?在一个没有客观标准的领域,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是个对设计毫无追求的人,但当购买行为发生的时候,设计的决策权重显然不值一提,虽然不至于有人大言不惭道“老子就喜欢丑的”,但的确是谁也难以抵抗谈钱的伤感。国产手机从山寨走到崛起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不过“抄袭”“模仿”的指责似乎并没有销声匿迹。


合理的设计

  如果从美学的角度去评价设计,很难定义其合理的标准,但如果将设计融入到产品中,合理的标准就十分清晰,那就是制造成本。老罗在极客公园的对话中就表示过:

  “细节始终是值得做的,只不过当它的成本超出一个合理的范围的时候,我们(锤子科技)就要被迫去取舍,实际上T1也是有一点点妥协的,只是你们(消费者)没有发现。”

  就算如此,在与北京设计师李一舟的交流中,他仍然认为:“锤子(手机)做得很好,但依然不够合理。足够优秀的设计师应该在有限的成本内,将产品做到极致的同时,考虑后续的生产难度。”

  众所周知,苹果在推出iPhone 6之前,基本上算是行业的设计标杆。但即使是作为普通人,我们也可以看出历代iPhone的变化,不去恶意揣测这是否和乔布斯的离开有关。在交流中,深圳设计师麦麦表示:“在外观上,我觉得iPhone 4在当时是一个跨越性的。iPhone 5则是延续了iPhone 4的设计,而iPhone 6已经找不到苹果当时的影子,更像一台三星手机。”

  其实iPhone 5推出之后,很多人都自行脑补iPhone 100的样子,这或许是对期待落空的无聊吐槽,但长宽比的改变到底有没有美学依据?如果忽略先后顺序,iPhone 4和iPhone 5的比例哪个更好?麦麦说:

  “这很难判断,只是将两代iPhone放在一起的话,感觉iPhone 5在设计上花的心思没有iPhone 4多。譬如说,iPhone 5后盖上下是两个镜面材质,实际上后盖的话,肯定是一体化设计更为美观。但这些问题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因为选择金属是为了减轻重量,而金属又会屏蔽信号,所以只能镂空一部分其他材料,不过相对于iPhone 6 ,iPhone 5的外观也不是十分差,在用户体验与外观上的取舍,iPhone 5的做法是非常合理的”


气质与个人品味

  小米一直是以物美价廉著称,在米粉的支持声中,最被强调的就是“如果没有小米,你能买到这么便宜的智能手机吗?”但这并没有让那些诟病小米工业设计的人闭嘴,因为他们认为,即使没有小米,风口永远都不会寂寞。不过从小米4开始,那股浓郁的“屌丝”气息不再那么纯粹,直到不久前发布小米Note,雷军在终于开始有底气讲小米在工业设计上的追求。这样的改变用李一舟的话说则是:

  “相对他们自己(小米)有点进步,但整体(国产手机)水平还是很低。”李一舟表示:“这主要由公司的基因决定,雷军是一个工程师,是一个资本家,所以他做出来的是小米手机,小米公司肯定有能力做得比锤子手机的工业设计更好,但只有罗永浩的(产品)基因才能促使锤子手机是现在这个样子。”

  当我问到如何评价国产手机的设计风格时,李一舟表示:“它们(国产手机)没有什么(设计)风格,大家都那么回事吧。”虽然评价得十分残酷,但李一舟却认为,无论是小米、魅族、还是锤子在工业设计方面都可圈可点。虽然对“一块钢板的旅行”和津津乐道的“工匠精神”嗤之以鼻,不过作为一种营销手段,他表示理解,只是他认为厂商们没有必要将工业设计过分夸大,因为在产线上,每块钢板都会有几十上百道工序,而偏执的追求也只是钱的问题而已。


那些说不出的细节

  除了重量,手机的视觉美感和操作方式也是设计师十分关注的。提到实体按键时,麦麦认为:“同样是出于一体化逻辑,虚拟按键要比实体按键更加美观,不过少量的实体按键也起到一种细节的作用。”这样的尺度是需要设计师用自觉做判断的,但从魅族对窄边框的极致追求,熄屏后与前面板的超低色差,锤子将感应器整合进听筒,以及后面板若隐若现的Smartisan可以看出,厂商们也有这样的追求。如果从操作来讲,麦麦表示:“实体按键的体验其实要比虚拟按键更好,另外,实体按键还有一个优点是可以盲触,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手机音量键和操作多的返回键采用实体(按键)的原因。”


在材料的选择方面,麦麦和李一舟都认为,无论是金属、玻璃、还是塑料,作为选择材料,它们本身是没有设计优先级的。麦麦表示:

  “材质的天然特性是很难模仿的,大家也没有必要去追求金属,要知道绝大部分产品都是塑料的,塑料才是工业量产的主要材料。只是因为手机的造型简单,所以才会有其他材料的融入。”

  李一舟则表示选材的合理才是最重要的,只有不懂设计的人才会拿很难实现的工业设计反复吹捧,不过如果选择了一种材料,无论是厂商还是用户,就必须接受这种材料的短板,譬如锤子手机不耐磨的玻璃后盖。因为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在工艺上没有商量的余地。甚至他个人认为,这样的磨损会更有一种时间的美感。

  结语

  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曾将人们的内心和大脑比喻成大象和骑象人,骑象人基本上不能左右大象的选择,但骑象人的思考多少也会反馈给行走的大象。如今,无论是系统还是配置,手机已经到了一个高度同质的时代,工业设计作为一种软实力的确能帮厂商树立品牌形象。可让人感到悲观的是,这很大程度上只取决于决策人的价值取向。iPhone 6&6 Plus的风行似乎证明了全世界都不在意美丑,但我仍然希望这是其他因素造成的,与工业设计本身没有太大关系。回顾整个手机的历史,即使不乏经典机型,但主旋律始终是越来越美,所以哪怕强势如今天的苹果,将其放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也只是那沧海一粟,无伤设计的大雅。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