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电子商务 » 阿里腾讯战火蔓延 连锁药店电商化来袭

阿里腾讯战火蔓延 连锁药店电商化来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5-10  浏览次数:0
  马云、马化腾“双马之战”的硝烟开始蔓延到了药店连锁行业。
  4月29日,九州通在年报里表示,公司已与腾讯微信展开一系列深入合作,开发实现了微信到线下药店的O2O“药急送”的业务功能,这也是医药行业与微信支付的首次亲密接触。
  针锋相对的是,与九州通几乎同时进入移动支付领域的竞争对手海王星辰连锁药店,则在今年4月底选择了与支付宝达成战略合作。
  资料显示,2013年中国医药B2C继续呈爆发式增长,全年交易规模达42.6亿元,与2012年16亿元的交易规模相比,增长了166%。其中,平台式B2C交易规模达到25.8亿元,占比50.56%;自主式医药B2C网站(医药B2C)的交易规模全年为16.8亿元,占比39.44%。
  医药电商化的脚步随着“双马之战”以不可阻挡之势渐行渐近。
  牵手双马
  早在今年2月下旬,就有媒体曝出九州通与腾讯合作,不过九州通一直予以否认。
  九州通旗下的好药师网站是市场传闻的主角。2011年7月,京东注资九州通旗下的北京好药师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注资完成后,京东商城将与好药师以合资公司的形式共同运营。不过由于合作陷入风波,去年8月份京东将所持49%好药师股权全部转让给九州通,交易价格不低于4.7亿元。当时京东对这笔交易回应称,九州通与京东合作正常,京东好药师的相关配送仍是京东。
  不过在2013年年报中,九州通称将自己的医药电商业务发展与各大电商平台进行对接,但是针对与微信支付的合作则是实质性的进展。
  九州通在年报中称:除了在公司官网好药师网站自主进行销售,公司还在京东商城、天猫、1号店、库巴、当当、亚马逊上开设网上药店。此外,公司还在京东SOPL、京东SOP、天猫等开通第三方商家交易业务平台。报告期内,公司旗下好药师线上业务与微信进行了业务合作,报告期末陆续开通了微信订阅号“好药师健康资讯”和微信服务号“好药师”。
  而其竞争对手海王星辰也与阿里巴巴进行了深度合作。海王星辰是目前国内直营门店数最多的跨区域连锁药店,全国门店共计2000多家。依照这家公司此前披露的说法,其在杭州和深圳地区的600家门店已经率先接入条码支付,用户结账时,只要打开手机上的支付宝钱包,选择“条码支付”功能并出示手机,让收银员用条码枪扫描,就可以完成付款。
  海王星辰也是国内首批建立成熟会员体系和涉水O2O的医药企业,它获得了药监部门核发的《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现在则成为接入支付宝的首家医药零售商。
  此间,阿里巴巴还联手云锋基金对中信21世纪进行总额1.7亿美元的战略投资。阿里巴巴之所以斥重金入主21世纪,旨在拿到21世纪旗下河北慧眼医药科技有限公司95095医药平台的网上药品交易牌照。
  业内人士称,海王星辰与九州通虽然一个是药店零售企业,一个是医药配送企业,但是如今却通过移动电商成为了势均力敌的对手,其背后的竞争实际上是微信支付与支付宝支付在移动端的较量。
  北大纵横医药行业中心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告诉记者,目前医药移动电商的竞争主要还是表现为腾讯与阿里巴巴之间的竞争,而归根结底其实就是用户移动支付所形成的消费习惯的竞争。
  “在这一点上,腾讯和阿里巴巴互有优劣势。”史立臣表示,支付宝系统由于运行多年,已成功培养了许多用户的支付习惯。不过进入移动端以来,腾讯微信则凭借其开放式的入口平台成为移动端的王者。支付宝支付与微信支付目前的激烈竞争,主要就是为了争夺培养移动端的用户支付习惯。
  史立臣认为,在电商巨头争夺医药企业合作的同时,医药企业也应该实时关注电商巨头对于用户支付习惯的培养情况,因为支付习惯决定了消费者最终会在哪个平台上买药。
  政策桎梏
  目前,国内的医药电商化成大势所趋。
  最早进入移动电商的医药企业为兼有电商的连锁药店(O2O),如金象网、开心人网上药店、药房网、华佗药房网等在内的医药电商,已经开始进军微信领域。
  不过,与其他行业增长迅猛、一日千里的电商化相比,医药电商化规模仍然很低,其销售额仅占医药市场的1.2%左右,可以说是九牛一毛,因此医药电商在我国仅是刚起步阶段。
  医药分析师认为,药品的特殊性导致消费者对于网上消费的接受度还相对较窄,对于一些比较大众的医药产品,比如家庭用医疗器械、计生用品、保健品等,会通过网上电子商务平台解决,而对于一些针对具体病症治疗用药则更习惯于在线下消费,因为即使是九州通和腾讯微信此次推出的“药急送”业务平台也需要6小时的物流时间,而去实体药店或者社区医院可能只是10分钟的事,而且有专业的医师指导用药,明显更具竞争优势。
  对此,中投顾问研究总监郭凡礼也认为,在医药电商发展的初期,电商渠道成本优势较为突出,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竞争者的加入,电商渠道的成本也会逐渐增加,为了覆盖更多的市场需要与其他电商争抢入口资源。而且,从电子商务的发展趋势来看,并不是所有物品都适合在线上发展,所以,医药销售同样会重视线下渠道的培养。“所以尽管原有的销售格局遭遇医药电商冲击较大,但同时线下经销集中度将会进一步提高,通过规模化降低成本与线上竞争。”
  史立臣表示,目前国家规定,医药电商必须自己配送,这项政策的背后,是因为有消息说,40%的网上采购的药品、保健品都是假货,所以国家药监局提出了必须自行配送的要求,这样发现产品质量问题可以寻根溯源,同时也能让没有实力或者假药贩子退避。
  “但这也给从事医药电商的企业以重击,目前还没有哪家医药电商建立自己的配送仓储网络,这需要非常大的投资和较长的时间,也是目前我国医药电商发展的主要瓶颈。”史立臣说。
  他认为,短期之内,医药电商其实很难在短期内打破这种格局,药品厂商不会因为电商就自行把价格做低,厂商的主销产品即使在电商上销售,价格也会和实体店基本相同,再加上运费,可能不占优势。而厂商非主销药品,电商可能卖不上量,这是一种两难选择。
  而近日政策似乎有了松动。国家食药监局副局长尹力赴广东调研医药电商监管与发展时表示,国家相关部门也正密集举行相关的研讨,医药电商政策调整已是呼之欲出,不过由于医药商品的特殊性,未来医药电商的发展仍取决于监管层面的政策。
  一位业界人士认为,医药电商存在的主要问题就是政策停滞不前、监管模糊,此外,医保、处方、配送都是限制医药电商发展的主要桎梏,医药电商前景光明,但过程漫长。“成也政策,败也政策。”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