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电子商务 » 39年涨价近万倍:高价冬虫夏草产业链调查

39年涨价近万倍:高价冬虫夏草产业链调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3-13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62

    39年,价格涨幅近万倍。是什么在支撑着冬虫夏草如此高昂的价格?资源稀缺、礼品属性、流通环节的层层加价,让虫草价格已经刹不住车了

 

    青海省西宁市,不到300米长的勤奋巷,却是中国最大的冬虫夏草批发市场。

    一个戴着白帽子的回族男子拎着一袋冬虫夏草来到王益的店门口,然后拿出一条黄白相间的毛巾。王益和男子同时把手伸到毛巾下面,王益伸出了5个手指头。

    “价格太低了。”回族男子摇摇头,走向另外一家店铺。

    来自广东汕头的冬虫夏草销售商王益,每天都要和来自青海各地的回族人在这条巷子里上演这样的剧情。

    王益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如今伸出5个手指头代表着他愿意以15万元/公斤的价格收购回族男子手中的品相为3000根/公斤的冬虫夏草(目前个头越大的冬虫夏草价格越高,即每公斤的根数越少,价格越高。3000根/公斤是较为常见的冬虫夏草的品相)。而在2005年之前,5个手指头只是意味着收购价格是5万元/公斤。

    “从2009年到现在,冬虫夏草的价格一直在上涨。2012年,3000根/公斤的冬虫夏草的价格在13万元/公斤至15万元/公斤,但今年价格已经在16万元/公斤至17万元/公斤了。”王益说。

    然而,当这些相似规格的冬虫夏草,从王益的店铺里不远万里来到北京、上海等地的消费者手里时,价格则几乎会翻倍,高达30万元/公斤,即300元/克,100元/根。

    这还不是最贵的。

    北京同仁堂机场店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1200根/公斤规格的冬虫夏草售价是988元/克,即823元/根。但是这些未被加工过的原草的价格也不是最贵的。

    近两年在全国各地以“含着吃”为招牌的极草5X冬虫夏草含片,其一款名为极草至尊含片的产品售价高达29888元。其中包含81片极草含片,每片含片的重量是0.35克,折算下来价格为1054元/克。

    是什么在支撑着冬虫夏草有着如此高昂的价格?

    疯涨:39年,近万倍涨幅

    每年夏天,青藏高原上一种叫蝙蝠蛾的蝴蝶会将卵产在泥土中。一段时间后,蝙蝠蛾的幼虫被泥土中一种真菌感染,真菌在蝙蝠蛾幼虫体内不断吸收营养繁殖壮大,致使幼虫体内充满菌丝而死亡,来年春末夏初,被感染虫体内的菌物开始萌发,从虫的头部钻出地面,状似嫩草,就形成了我们平时见到的冬虫夏草。

    古书记载,冬虫夏草有滋肺补肾、提高免疫力等功效。然而,从可查的数据来看,冬虫夏草并非一直就是如今的天价。

    销售冬虫夏草的电商西藏商城的创始人窦联庆告诉法治周末记者,1974年,在青海省果洛州,不管什么品相的冬虫夏草的价格都是28元/公斤左右。

    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冬虫夏草。随着需求的增长,冬虫夏草的价格也有一定的上升。1990年左右,王益第一次接触冬虫夏草时,价格平均在1000元/公斤。

    2003年“非典”期间,冬虫夏草的价格出现了第一次飞跃。王益回忆道,非典时期市场上出现了对冬虫夏草的狂炒,平均价格从几千元/公斤涨到1.6万元/公斤。

    此后,除了2008年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冬虫夏草的价格出现一段时间的下滑外,其价格始终处于涨势。

    王益说,如今在西宁市勤奋巷的批发市场,冬虫夏草的价格在15万元/公斤至30万元/公斤。

    而在北京各个冬虫夏草的专卖店或经销商那里,冬虫夏草的价格则基本高于30万元/公斤,最高的价格将近100万元/公斤。

    既然现在不同品相的冬虫夏草的价格有天壤之别,如果要将现在的价格跟1974年的价格相对比,应该选取什么品相的冬虫夏草来作价格对比?

    窦联庆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市面上70%左右的冬虫夏草的品相都是3000根/公斤至4000根/公斤的,所以以这个规格的冬虫夏草价格进行对比比较合理。

    以王益为代表的批发商的销售价格来看,3000根/公斤的冬虫夏草售价在16万元/公斤至17万元/公斤,这是1974年价格的6000倍左右。

    而如果以北京等地经销商的销售价格相对比,那么即便是30万元/公斤的价格,已是1974年价格的近万倍。

    稀缺:或许15年后就没了

    资料显示,冬虫夏草中富含虫草酸、虫草素、虫草多糖、粗蛋白和谷氨酸、苯丙氨酸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物质。目前,跟冬虫夏草类似含有此类物质的物品并非没有,比如近些年人工培植的俗称北冬虫夏草的蛹虫草。但蛹虫草的价格就低得多,约在1500元/公斤。

    其实现在并没有临床试验能够科学地证明,虫草是以何种机制、利用其所富含的哪种物质对人体有好处。且冬虫夏草的药用价值一直都有争议点。那么为何冬虫夏草和蛹虫草之间会出现这么大的价格差?

    王益认为,首先是因为冬虫夏草的稀缺性。蛹虫草可以大规模人工培育,而冬虫夏草是野生的,每年的4月中旬到6月底才是采集时间。目前要想获得冬虫夏草只能是人工去雪山上挖。

    窦联庆曾经多次到西藏那曲了解冬虫夏草的生长、采集情况。

    “在冬虫夏草的采集期,藏民每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都在海拔3500米以上的雪山上趴着。因为只有趴着前进,才能看到冒出地面的冬虫夏草。而且由于没人知道冬虫夏草在什么地方会比较多,所以通常情况下一个人一天只能挖到十几根。”窦联庆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冬虫夏草每年的产量也就在80吨至150吨左右。

    而在这样低产量的基础上,由于近年来对冬虫夏草的过度挖掘导致对草原破坏,从而使得部分地区的冬虫夏草不可再生。加上气候等因素的影响,2011年和2012年冬虫夏草的产量连续下降,2012年的产量甚至只有五六十吨。

    窦联庆告诉记者,行业里甚至有人预估,如果不对整个青藏高原的环境进行很好的保护,冬虫夏草或许只能再挖10年至15年。

    物以稀为贵的原理,在某种程度上支撑了冬虫夏草的高价。

    在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购物中心,海晏堂牌冬虫夏草的销售人员也对法治周末记者说,由于冬虫夏草越挖越少,价格一定是越来越高。该销售人员说,海晏堂的冬虫夏草产品很快将上调价格,原本7880元的24克规格的产品,价格将上调至9480元,涨幅在20%左右。

    礼品属性:推高虫草价格

    冬虫夏草价格的逐渐攀升,注定意味着这不是普通老百姓能消费得起的产品。而在采访中,记者也发现了冬虫夏草领域的一个现象:“买的不吃,吃的不买。”

    在窦联庆等从事冬虫夏草买卖的生意人看来,现在冬虫夏草已经成为高档礼品的代表。礼品属性也使得每年的春节前后成为冬虫夏草一年中销售最火爆的时期。

    窦联庆甚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冬虫夏草最初的销售是不分规格的,个头大的和个头小的价格一样。后来随着冬虫夏草成为高档礼品,为了送礼的需要,开始出现不同规格的产品。个头大的产品的价格越来越高。

    在采访时记者也发现,很多专卖店在接受咨询时都会先问一句:“是自己吃还是送人?”

    如果是送人,专卖店就会介绍一些精美礼盒装、冬虫夏草规格一致的产品;如果是自己吃,则会推荐购买大小并不统一的产品甚至是断草,后者会便宜得多。

    而价格高达29888元的极草至尊含片,其客户定位也是高端人群。极草北京地区的销售人员解释,买这种产品基本上是送人用。

    “2012年极草产品销售额达60亿元,其中一半以上都是在北京地区销售的。”前述极草北京地区的销售人员说。

    流通:多道环节价格翻倍

    流通环节的重重加价,也是冬虫夏草在非产地价格高企的原因之一。

    包括海晏堂、西藏商城在内的不少商家都表示,他们的商品是直接从原产地收购的,没有经过重重流通环节,所以价格会便宜一些。

    记者对比西藏商城和同仁堂药店内的价格发现,今年3月在西藏商城,产地为西藏那曲的冬虫夏草最贵的是28.2万元/公斤,即282元/克,规格是1800根/公斤。而在北京同仁堂管庄药店,记者发现同仁堂销售的冬虫夏草的价格最低在400多元/克。

    窦联庆说,一般来说,冬虫夏草从采集到卖到消费者手中,可能要经过很多道程序。

    “采集者主要是青海、西藏、四川等地的当地藏民。但一般情况下很少会有批发商或冬虫夏草产品的经销商直接去收购冬虫夏草。因为在高原,每两家藏民可能都会相隔几十公里远,而且每户藏民所能采集到的冬虫夏草是有限的,一个人一天可能也就能挖到十几根。这样一来,批发商、经销商直接对接藏民的成本会很高,也很难迅速获得批量的冬虫夏草。”窦联庆告诉记者,“在这种情况下,就出现了一个角色——‘跑山人’。”

    跑山人多为回民。如果说挖冬虫夏草的藏民是冬虫夏草流通环节中的第一环的话,跑山人则是流通环节中的第二环,而文章开头提到的和王益讨价还价的回族男子,即为跑山人。

    窦联庆告诉记者,一般来说跑山人会有自己的业务区域,比如某个县的藏民和几个跑山人都相熟,每到冬虫夏草采集季节,就会直接跟跑山人联系,将冬虫夏草卖给后者。而跑山人所赚取的则是在不同藏民之间收购冬虫夏草的辛苦钱。

    跑山人倒手每公斤冬虫夏草的收入在3000元至4000元左右。在收购了足够多的冬虫夏草后,跑山人就会将虫草卖给批发商。这是冬虫夏草流通环节中的第三环。

    在电子商务尚未发展起来时,冬虫夏草从勤奋巷、荷花市场等地将会被发往全国各地的一级经销商、二级经销商,或直接发往同仁堂、海晏堂等品牌生产商。

    王益告诉记者,他从跑山人手里收购冬虫夏草,再转卖给经销商的利润并不高,大概在1000元/公斤至3000元/公斤左右,“赚的是批量销售的钱”。

    “加价的环节主要在经销商那里,尤其是品牌商销售的冬虫夏草价格往往是批发商价格的1倍至1.5倍。”窦联庆透露给法治周末记者一个行业里较为普遍的数据。

    疯狂虫草多猫儿腻

    价格超过黄金、市场规模巨大的冬虫夏草,存在着种种以假乱真的乱象,但目前国内却没有统一严格的质量标准。一般人判断虫草的真假、优劣只能凭经验

    如果批发商卖冬虫夏草的价格比品牌商价格低,为何品牌商的产品仍受热捧?

    “怕在不熟悉的地方买到假货。”前去咨询同仁堂冬虫夏草礼品装价格的吴威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吴威是一家企业市场部的负责人,每年给重要客户送一些冬虫夏草是他们公司多年来的习惯。

    “要么是买品牌的,要么是托朋友从西藏买了寄过来。”吴威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也算是冬虫夏草领域的老用户,知道这个行业里的一些猫儿腻,所以不敢随便在不熟悉的人那里买产品。

    事实上,吴威在购买冬虫夏草时对品牌商或熟人的依赖,恰恰反映了目前冬虫夏草领域存在的种种乱象。

    品牌依赖背后的乱象

    “懂冬虫夏草的人,一般都能辨别出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但不懂的人则很容易被骗。”吴威说。

    吴威也算是虫草领域的半个行家,深知行业里的一些商家对冬虫夏草做手脚的方法:有些商家在冬虫夏草上面沾上重金属,以增加重量获得更高的收益;有人用非常便宜的亚香棒虫草冒充冬虫夏草售卖;还有人用竹签穿起断草当成完整的冬虫夏草卖。

    提到在冬虫夏草上沾重金属,在青海省西宁市勤奋巷销售冬虫夏草的商人王益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西宁有种说法:“掂掂一头羊,捧捧一头牛。”也就是说,挖出来的冬虫夏草上可能有土,碰一碰土掉了,对于商家来说,可能就会“少赚”不少钱。同理,一些不法商人为了增加冬虫夏草的重量,会在每根冬虫夏草上沾一点重金属,这样一公斤下来可能也会增重十几克甚至几十克,这就意味着几千元乃至上万元的“增收”。

    而用亚香棒虫草等冒充冬虫夏草,甚至用面粉制作跟冬虫夏草类似外观的东西以假乱真,也是这个行业里存在的问题。

    至于用竹签穿起断草充当整草卖,西藏商城的创始人窦联庆说这种问题主要出在采集环节。“采集者每天从早上7点开始趴在雪地上一直到晚上,好不容易挖到几根虫草,还有一根不小心弄断了,就卖不上好价钱。而每年挖草、卖草的收入是很多采集者的重要收入来源。想到这些,你就能够理解为什么有人会用竹签穿在断草里了。”

    目前,也有一些商家打着冬虫夏草的旗号,以廉价为诱饵吸引消费者购买产品。比如近几个月在各个媒体上频繁做广告的久久冬虫夏草胶囊,其广告语是“百年贵州苗氏药业,用良心把冬虫夏草赶下暴利舞台,原价99元/盒,今天只卖9.9元/盒”。但事实上,所谓的久久冬虫夏草胶囊的原材料是冬虫夏草菌丝。

    江苏省南通市药监局已经注意到了这个产品。南通市药监局副局长缪宝迎表示,冬虫夏草是天然生长,而冬虫夏草菌丝是人工培植的,这两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久久冬虫夏草胶囊”的广告是典型的虚假广告。

    难以制定统一标准

    王益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价格超过黄金、市场规模巨大的冬虫夏草,虽然存在着种种以假乱真等乱象,但目前国内却没有统一严格的质量标准。一般人判断原草的真假、优劣只能凭经验,比如根据原草的颜色、味道等判断其真假,根据原草的产地、个头大小,来决定其优劣。

    2012年4月,西藏那曲出台的地方性标准《地理标志保护产品西藏那曲冬虫夏草》,对那曲冬虫夏草的保护范围、技术要求、检验方法、包装等进行了规范。并将冬虫夏草划分为7个级别,其分级的依据跟行业之前通行的规则类似,如特优一级品1000根一斤,以此类推。

    但窦联庆认为,制定全国范围内的冬虫夏草质量标准并非易事。首先要界定冬虫夏草的色泽,比如说棕黄色的冬虫夏草是正宗的,那么如何界定棕黄色,这就是个问题。其次冬虫夏草是野生的,规格不可控制,标准的制定会很难。

    而且在窦联庆看来,国家标准的缺失也非冬虫夏草市场乱象出现的根本原因。

    “乱象出现的根源还在于冬虫夏草的稀缺性及其高昂的价格。”窦联庆认为,在严厉打击制假售假的同时,要想打破当下冬虫夏草价格居高不下的局面,最主要的方法是,国家加大科研力度,研究清楚冬虫夏草的作用机理,并且将其发展成可以人工培植的中药材。这样一来其价格就会降下来,市场也不会有那么多乱象。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