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电子商务 » 新西兰双氰胺危机或影响出口 贝因美伊利将受益

新西兰双氰胺危机或影响出口 贝因美伊利将受益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2-01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65

    牛奶又出问题了!而这一次是新西兰牛奶。

    1月25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享誉全球的新西兰牛奶及奶制品近日被检测出含有低含量的有毒物质双氰胺(DCD),目前新西兰政府已经下令禁售含有双氰胺的奶类产品。

    随后,新西兰第一产业部证实了这一说法。新西兰方面称,去年9月,新西兰乳制品公司恒天然在对牛奶进行抽检时,发现有少量牛奶和奶粉中含有少量双氰胺化学残留物。为慎重起见,该公司对其后的几个批次产品也进行了检测。最终发现,在2012年9月生产的包括全脂奶粉、脱脂奶粉和乳酪粉中发现了微量的DCD残留。

    由于新西兰是中国主要奶源输入国之一,更是国内多家大型乳企、奶粉品牌奶源基地,事件一经报道,随即引发轩然大波。

    1月28日,新西兰驻华大使伍开文称,多个地区的监管部门都认为,微量双氰胺残留对人体健康不产生任何安全危害。

    新西兰总理约翰基也在当天表示,新西兰只在恒天然乳制品公司的克兰德博耶加工厂生产的奶粉中发现了微量双氰胺残留物,这不会给人体带来健康问题。他对新西兰乳业充满信心。

    尽管新西兰政府和恒天然集团的公告都称,相关批次奶粉被检出的双氰胺残留水平极其微量,绝不会给人体健康带来风险。

    但在食品安全问题上早已是惊弓之鸟的国内消费者已然对这一负面消息作出了反应,国家质检总局也已对新西兰有关部门发出了质询。

    “1月24日得到消息,总局非常重视这件事情,25日就和新西兰有关部门取得联系,28日上午约见了新西兰驻华大使,目前在催促新西兰方面尽快提交更加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国家质检总局一位人士告诉时代周报。

    作为世界最大的乳制品出口国,新西兰的乳制品还是否安全?双氰胺到底是什么东西,其毒性究竟如何?此事件对中国乳制品格局又会有何影响。

    双氰胺毒性尚难定论

    双氰胺亦称二氰二胺,是一种可溶于水的化合物,通常不被界定为“毒性”物质。

    长期从事国际奶粉贸易的刘明(化名)告诉时代周报,双氰胺是一种复合含氮化肥的成分,可控制硝化菌的活动,因为其固化剂的性质,可以使氮肥在土壤中的转化速度得到调节,减少氮的损失,并防止硝酸盐等对人体有害的肥料副产品流入河流或湖泊,提高肥料的使用效率。

    “双氰胺本身并不是化肥,而是化肥中的添加剂,新西兰在2004年时开始使用这种化肥,新西兰北岛的怀卡多和塔拉纳基是传统上的奶牛养殖区,南岛的大规模奶牛养殖是近期才发展起来的,此次使用双氰胺的牧场就在南岛上。”刘明介绍。

    乳业知名专家王丁棉告诉时代周报,在中国、美国和新西兰都允许双氰胺作为化肥使用,欧盟则不允许其作为化肥使用,“在中国双氰胺的使用非常少,一方面是因为农牧业中有机肥料替代化肥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另外是因为双氰胺成本较高,在风险和收益间权衡双氰胺并不划算。”

    那么,双氰胺的毒性究竟如何呢?目前,国际上并没有规定食品中可接受的双氰胺含量标准。相关研究数据表明:双氰胺半数致死量约6500mg/kg,大于三聚氰胺的5000mg/kg,都属低毒性。但与2008年人为添加三聚氰胺不同,双氰胺是奶牛从牧草间接摄入的残留物,因此其含量远低于当年的三聚氰胺。

    新西兰第一产业部声明称,本次检测出的双氰胺“毒性比食盐还低”,民众无需过度紧张。如果按照欧盟制订的每日摄入限值,拿这次新西兰检出的双氰胺最高值来折算,一个60公斤的成人每日要喝130升牛奶或者进食60公斤冲调的奶粉,才有可能达到欧盟限值。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表示,双氰胺毒性小于三聚氰胺,消费者不必太惊慌。同时他建议,可以采取双氰胺婴儿奶粉每公斤1毫克的限量值标准,来评估其安全风险。

    不过,王丁棉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双氰胺毒性很小,但是三聚氰胺本身毒性也不高,而且三聚氰胺的熔点很高,一般鲜奶使用瞬间超高温灭菌法,温度是135℃,将鲜奶制作成奶粉,其温度要高达180℃-220℃,而三聚氰胺的熔点在354℃,但是三聚氰胺还是带来了灾难般的后果。”

    王丁棉进一步解释,“双氰胺本身毒性不高,但是一方面奶粉本身含有乳酸,含有钙,制作中还有很多添加剂被使用,谁也不知道这些物质和双氰胺混合后会发生什么。另一方面,双氰胺进入人体后会怎样,因为此前没有这样的案例,所以也很难判断其毒性如何。三聚氰胺事件发生至今已经5年了,但是三聚氰胺在人体内如何发生的病理反应,至今还不知道。”

    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向健军告诉时代周报,含有双氰胺的奶类产品可能会对婴幼儿产生副作用,容易导致堵塞婴幼儿肾脏等情况,因此双氰胺是不能添加到婴幼儿奶粉中的,会对婴幼儿身体健康成长造成一定的威胁。

    向健军认为,目前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将双氰胺列入安全性待检测物质名单,和三聚氰胺相比,双氰胺的毒性要小些,但长期服用依然会对人体产生危害。

    贝因美、伊利将受益

    尽管在中国销售的新西兰品牌奶粉只有可瑞康等少数几家,但是很多乳制品企业都使用新西兰的奶粉做原料。据时代周报不完全统计,在中国销售的品牌中,包括美赞臣、惠氏、雅培、雅士利和圣元都主要使用新西兰奶源,国内其他一些乳制品企业也或多或少会用到新西兰奶源。

    “雅培公司在24日晚间得到消息,马上联络了恒天然公司,确定我们使用的来自恒天然公司的牛奶,没有涉及问题批次。”雅培媒介负责人李宁源告诉时代周报。

    28日晚间,时代周报记者收到惠氏发来的短信。惠氏称此次检测出含有微量双氰胺的相关批次产品原料并未供应给惠氏营养品,惠氏金装产品是安全合格的。

    由于宣称奶源100%来自新西兰,受双氰胺事件影响,1月25日,雅士利股价一度大跌超过15%,最后以2.45港元报收,跌12.19%。对此,雅士利发布公告澄清:经过与新西兰原料供应商确认,出现DCD残留批次产品未供给雅士利。

    光大证券的研究指出:我们预计该事件对婴幼儿奶粉的冲击将大于对乳制品行业的冲击。我们判断贝因美和伊利作为国内最具品牌和渠道优势的奶粉品牌,将是本次事件最直接的受益者。贝因美80%以上奶源来自黑龙江,伊利则100%采用内蒙古和黑龙江奶源。

    王丁棉认为,新西兰奶源出事对国产奶粉并非一定是利好消息,因为消费者对国产奶粉的信心并不会建立在他国奶粉出事的基础上。王丁棉预计,双氰胺事件短期将对消费者形成较大心理冲击,导致如德国的喜宝、特瑞芬,荷兰的美素等品牌奶粉市场份额进一步扩大。

    除了进口奶源,很多国内乳企还走出国门,计划到新西兰建厂,比如雅士利刚在1月12日宣布投资11亿元人民币在新西兰建乳品厂。伊利去年12月曾公告,将在新西兰投资11.03亿新建新西兰年产4.7万吨婴儿配方奶粉项目。光明乳业也于2011年收购了新西兰SynlaitMilk51%股权,近期其新建的2号工厂也已竣工投产。而蒙牛近期也花大价钱从新西兰引入3000头新西兰纯种荷斯坦奶牛,以期提高乳品质量。

    “这些企业短时间内肯定会受到影响,长期要看新西兰政府对此事的处理态度,牧草中的农药,即使停止喷洒也会有残留,奶牛身体中的双氰胺会通过粪便排泄出,因为新西兰牧业采取放养模式,这些排泄物又会作为肥料进入泥土,这是一个生态循环过程,因此需要政府长期的监测。”王丁棉说。

    向健军则认为,此次双氰胺事件对国内乳业的影响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双氰胺事件再次让国人的神经为之紧绷,奶粉安全问题再次将进入人们的视野并引起广泛的关注,对国内乳业也敲响警钟,国家会持续加强对产品质量的监管,对国内企业来说存在一定的压力。

    另一方面,“洋奶粉”存在质量问题,会让人们对其认识更加理性,同时国家也会加强对所有进口乳制品的全面检查,进口量或有所下降,对国内一些自建奶源、质量有保障的企业来说,有一定的利好。

    或影响新西兰出口贸易

    恒天然是新西兰最大的公司,其官方资料显示:恒天然由新西兰10500名奶农所拥有,向世界上140多个国家出口乳制品,年加工量200亿升牛奶,占新西兰出口总收入的25%,占新西兰牛奶出口总量的90%。

    向健军告诉时代周报,新西兰每年奶粉产量较大,其奶业总值约为9.24亿美元,乳制品出口占到国家出口总额的1/3,中国是新西兰乳制品最大的出口市场,中国从新西兰进口的奶粉包括脱脂奶粉和全脂奶粉占到我国总进口量的80%左右,其中新西兰乳制品占中国总进口婴幼儿食品的40%左右。2010年我国进口奶粉48吨,2011年全年进口大包粉加上小包粉在70万吨左右。

    除了奶粉,在中国,平均每10个比萨中,就有8个使用的是恒天然马苏里拉奶酪。约70%的面包产品使用的黄油是来自恒天然,而几乎所有大型面包连锁店使用的都是恒天然的黄油、奶油和奶酪。中国国际航班使用的黄油70%也都是安佳迷你黄油。

    中国外交学院博士崔巍告诉时代周报,截至2011年,中国已连续几年成为新西兰的第一大出口市场,尤其在以奶制品为代表的农产品领域,新西兰对中国市场有着较为严重的依赖。对于新西兰来说,对中国的出口极为重要,而且是越来越重要。

    如今,中国是新西兰第二大贸易伙伴、出口市场和进口来源国。在2012年中新建交40周年的时候,新西兰总理约翰基表示,新西兰期待到2015年,中新贸易额达到200亿美元。

    “整体来看,此次事件对于中国乳制品市场的格局影响不大,一方面中国从新西兰进口的奶粉数量庞大,很难找到替代品;另一方面,国际奶粉交易市场有一半都是期货交易,现在交割的都是半年以前下的订单,所以短时间内中国新西兰乳制品交易格局不会有明显变化。”刘明说。

    崔巍则认为,在国际政治中,贸易问题往往被划归低级政治问题,加上在亚太地区事务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处于中美关系之间的微妙位置上,仅仅是双氰胺事件不会影响中新贸易格局。但是,双氰胺事件还是影响了新西兰奶制品在中国市场中的公共形象,如果处理不好,对新西兰的整体出口状况也将是个严重的打击。

    刘明说,据他了解,双氰胺事件后,新西兰农场主联盟正在考虑推行更加严格的认证制度,以保证新西兰乳制品安全。


 

    恒天然否认存在食品安全问题

    本报记者赵卓发自北京

    新西兰奶粉双氰胺残留问题,已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就此问题,恒天然大中华区及印度区总裁魏柯文(KelvinWickham)接受了时代周报的独家专访。在采访中,恒天然公司始终强调称:双氰胺不是食品安全事故,最多是贸易问题。

    时代周报:在生产前,贵公司会对奶源进行怎样的检测?对于生产好的奶粉会做什么样的检测?是抽检还是什么形式?

    魏柯文:对于每批次产品,我们都会检测一系列指标,包括微生物、化学品及杂质水平。这种检测包括生产制造过程中以及成品包装前的多次取样。在牧场收集原奶时需要检测原奶成分、质量和污染物,在进入生产环节时进行微生物检测。如果生产过程中需要加入其他原料,恒天然则会要求供应商(包括乳品和非乳品供应商)提供所有必要的质量安全保证,包括检验分析证书、供应商审核证书以及产品抽样检验等。

    我们的质量保障流程和食品安全标准,旨在符合新西兰乃至国际相关监管标准以及特定客户要求。

    时代周报:去年9月发现双氰胺问题后,恒天然采取了什么应对措施?有媒体表示恒天然因为股东大会即将召开而选择瞒报此事,情况是否属实?

    魏柯文:2012年9月,我们在少量产品中检测出微量的双氰胺残留。检测出的双氰胺含量水平非常低,还不到欧盟规定的可接受日常摄入量的百分之一,因此我们认为完全不存在食品安全问题。

    同时,我们了解到,全球尚没有关于牛奶或其他食物中双氰胺含量的统一标准。缺乏通用标准有可能会给全球食品监管者带来一定的困惑。由于缺乏统一全球标准,尽管我们确信双氰胺并无任何食品安全风险,但是鉴于此事有可能对新西兰国际贸易产生的影响,我们就这个问题与新西兰政府(即初级产业部)开展了讨论,并组成了包括化肥企业在内的专门工作组。

    最终,化肥企业愿意主动暂停销售和使用含双氰胺化肥产品,新西兰初级产业部和恒天然均对这一决定表示赞赏和支持。

    时代周报:双氰胺在新西兰被广泛使用吗?为何会使用这种农药?

    魏柯文:双氰胺是一种农用化合物,在新西兰,双氰胺被用于促进牧草生长,防止硝酸盐通过土壤渗入河流。

    时代周报:去年10月,新西兰第一产业部和新西兰海关联合开展行动打击非法输出配方奶粉行动,此事是否和此次问题奶源事件有关联?

    魏柯文:没有,两件事情毫无关联。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