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热点 » 学生家长联名反对自闭症中学生与自家孩子同班

学生家长联名反对自闭症中学生与自家孩子同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2-15  来源:南方都市报  浏览次数:0
  南都珠海读本12月5日报道了轻微自闭症初一学生阿文(化名)因扰乱课堂行为和威胁性语言等问题被家长投诉,学校一度拒绝其进入课室的事件。事件继续发酵。12月12日,该生因要求调整座位与老师、保安、警察等发生争执,一度在混乱中揪住班主任老师的头发,后被制止。该生家长表示,自12月5日以来,学校拒绝家长进入学校陪读,相当于创造机会让孩子发生激烈行为并记录为“证据”,以便把孩子“赶走”。对此,学校方面表示,阿文的行为影响了教学秩序,家长作为监护人,应该带孩子治疗,在其能控制行为了再进校就读。联名反对阿文随班就读的家长目前增至4 2人(初一6班共有46人),家长的诉求是把阿文与其他孩子分开。前日,珠海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公安已经立案侦查,把事情作为治安事件来看待。
    换座位未果扯老师头发
    这一事件发生在珠海文园中学初一6班。据阿文父亲称,此前阿文的座位是在第一排,但从11月24日起,学校就要把阿文的位置调到最后一排。随后一周内,因座位发生过多次矛盾,最后商定的折中办法是让阿文坐在倒数第二排,后面还有一个平时相处较好的W同学。
    但是从12月8日起,学校又把阿文后面的W同学调开。据阿文父亲称,这一周的前四天,阿文都是“不甘心”的,他多次要求调换位置,可能也引起了一些小风波,但总算平稳度过了四天。
    据W同学说,12月12日周五上午的英语课上,阿文再次要求调换位置,班主任兼英语老师没有同意,于是阿文开始吵闹,校内保安便把阿文强拖了出去,阿文在教室外尖叫,保安随即报警。W同学说,保安和警察把阿文带到另一个房间不让他出去,但阿文还是冲了出来回到班上并把门从里面锁上,保安欲进入课室,老师去给保安开门,阿文就上前抓了老师的头发,老师蹲在地上就哭了。
    班上另一位同学的描述与此大体相似,但称阿文是在拉扯的过程中无意扯了老师的头发。班上另外两位同学的家长则称阿文还打了老师,班上有女生被吓哭。
    据阿文母亲的叙述,阿文在会议室被四个大汉压住,脸色都变了,手也是冰冷的。阿文的父母最不能接受的是,拒绝家长进入学校,孩子出了状况,第一时间报警而不是通知家长。阿文父亲表示,“只要有人坐在他后面,他就觉得有安全感,就可以接受,但学校非要调整座位,让他坐最后一排,对他是很大的刺激。”
    文园中学副校长谢万胜则表示,之所以调换座位,是因为阿文坐在第一排对教学的干扰实在太大,“他随时可能走上讲台、会对老师竖中指、做自慰的动作,导致有的老师讲课都不能靠近他,只能闪到旁边去。”校方称,曾向阿文的小学了解过,小学从来没有允许他坐在第一排,而是单独座位分开坐。“进入中学,开学的时候,他也是自己强行把桌子搬到第一排的。”半个学期后,校方认为不能再容忍,遂有改动座位的要求。
    校方装摄像头监控班级
    与阿文相处较好的W同学告诉记者,阿文是在最近两周才变得情绪很不稳定的。阿文的父亲认为,这与11月21日的家长会有很大关系。
    期中考过后,学校于11月21日召开家长会。语文老师在会上说,6班的成绩下降了,因为班上有同学影响了她,“她说每次上课都不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只想马上下课。”这一情况立刻引起了其他家长的重视。家长贺先生向记者证实,家长们开始重视班上这位特殊同学并发起联名投诉,确实是从这次家长会开始的。
    家长会之后的一周(11月24日至28日),事情开始变得复杂。根据阿文父亲的陈述,周三,家长代表来校与阿文父母沟通,协商结果是下一周带医生证明方能去上课。周五,阿文父亲在市妇幼保健院开到诊断书,诊断阿文为“孤独症谱系障碍”。
    再接下来的一周(12月1日至5日),事态更加严重,发生了校门口拦人、被抬出教室、与母亲躺在地下哭、爬窗进班级等行为。12月5日,为了阻止阿文去学校,阿文父亲装病,阿文给班主任发短信请假,称“父亲身体不舒服需要照顾”,后来看父亲起床了,他又发短信修正,“把请假一天改成请假一上午”。当天下午,阿文去上课,父亲被拒绝进入学校。事后阿文父亲才知道,初一6班的同学被转移到一个有监控摄像头的教室上课,阿文的座位也应年级主任的要求被调换到最后一排。
    阿文父亲在写给教育局领导的一份“情况说明”里这样写道;“(校领导)给人的感觉是一定要把小朋友逼到出大问题,就可以证明阿文真的不适合在学校上课。”
    12月8日上午,阿文父亲再度被拒绝进入学校,文园中学副校长谢万胜称,“学校的事情你没必要知道,我们有录像控制他。录像为什么给你?我给法院。没有同意你不能进来,我们现在就是取两个星期的证,你看着办。”
    此后,谢万胜对记者这样解释:全班换教室是出于安全的考虑,“我们必须防止发生意外,也要防止其他家长说我们监管不到位。”谢万胜称,教育局安保科也有人驻校,有工作人员随时看监控录像,相关录像已经给了公安局和电视台,有需要的时候也可以作为阿文病情诊断的参考。
    前日,珠海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公安已经立案侦查,把事情作为治安事件来看待,由于阿文的父母一直不配合学校带孩子做进一步检查,所以学校决定把孩子在校的情况录下来作为诊断参考。
    其他家长担心出现“大问题”
    全国范围内,家长联名投诉特殊孩子的例子不在少数。现在,更担心出现“大问题”的,是班上其他同学的家长。家长贺先生说,阿文有暴力倾向、行为不可控、有语言威胁和传播黄色网站。家长们普遍指责阿文有涉及性、杀人的语言或行为。贺先生还反映,已经有女生表示不敢去上课了。
    记者发现,双方家长现在已经完全无法对话。12月4日,文园中学校方曾出示了一份关于阿文日常表现的记录。记者看到,该记录从9月1日开学起,逐日记录阿文的在校“异常”表现,记录形式多为某某老师、某某同学、某某工作人员反映阿文有某某行为。班上正常孩子家长据此认为,阿文“每天都搞事”,12日出现了暴力行为,更不认可阿文父亲“阿文行为比以前好很多”的说法。
    “你的孩子有学习的权利,但不能妨害别人学习的权利呀。”贺先生认为阿文的父母极度自私,对学校提出的单独设班措施不配合。“有一天学校拦住孩子,孩子都犹豫了一下,但他父亲从后面推他进去。”
    但阿文父亲表示,他无力阻止阿文一到上学时间就要来上学,而且一定要跟班上同学在一起上课。他称,阿文小学时也遭到过投诉,如果不让他去上学,他会去撞门,有生命危险。阿文父亲也曾带阿文去过特殊学校,但阿文连门都不肯进。
    “如果单独一间教室,他会自己出去找同学。找不到自己的班,他就会在别的班级门口听课。”阿文父亲称,曾经试过分别在两个不同的班级各听一节课,才被允许回到自己班上。
    贺先生、李先生等家长和校方对此说法均表示不屑:“父母是孩子的第一监护人,怎么可以完全推给学校?”李先生还表示,阿文父母小学六年练就了一身本领,很有“斗争经验”,曾给文园中学领导发短信“以死相逼”,现在已经无法沟通,“磨灭了我们最初的同情心。”
    据了解,现在已有42名家长联名向信访局、教育局投诉,要求把阿文和其他同学分开。
    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说,“阿文和其他孩子都是我们的保护对象,我们会一视同仁。很多人对自闭症缺乏了解,有一个认知的过程,希望双方家长互相理解。”
    学校希望先带孩子去治疗
    无法对话的双方家长都把矛头指向了学校。李先生认为文园中学对事情的处理非常糟糕,没能维护学校的正常秩序和安全环境,现在他很担心带来更严重的后果,称孩子看见有老师带防狼喷雾上课。阿文父亲则认为,学校一味引导家长去注意阿文存在的问题,并且正面给阿文施压,造成刺激。
    学校面对多方压力,感到冤枉而无奈。该校一名心理老师告诉记者,自从9月入学以来,学校为了让阿文融入班级、正常学习生活,花了很多功夫,但阿文的家长“不配合”。
    阿文的父亲也承认自己的家庭教育有没做好的地方,妻子也曾打骂过孩子,但他表示,意识到问题后,他在积极促进孩子改变,但学校对此视而不见,并人为制造压力刺激孩子,令孩子异常行为加剧。
    该校谢万胜副校长说,学校已尽最大的宽容度接纳阿文。“班主任从学期开始,就跟班上同学说,要对阿文宽容、友好,不要歧视他,甚至安排同学帮助他,接到其他家长反馈投诉时,也会做其他家长的工作,但半个学期下来,阿文对正常教学秩序的扰乱基本没有停止过。”谢万胜表示,阿文的问题不仅是座位,还有其他各种行为。“他在班上想怎么样就得让他怎么样,如果不让,他就会闹。”现在,阿文家长不肯让他休学治疗,阿文也不接受单独课室和特殊课程表,导致事件恶化。“现在证明阿文是无法管控的,那就意味着随时有可能对其他孩子发生异常行为。”谢万胜说,文园中学作为普通学校,已经无力解决这个特殊孩子的问题,现在要对其他孩子负责,要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谢万胜表示,目前公安局、卫计局、教育局、学校等多方面将联合起来解决这个问题。学校希望阿文家长带孩子去治疗,治好了再申请复学。“希望家长不要错误理解,我们不是要赶走孩子,我们会保留孩子的学位。”
    至于今天如何对待阿文,学校表示在等教育局的指导意见,目前正在做阿文家长的工作,请他能负起监护人的责任。
    [声音]
    如将阿文赶出学校
    是珠海的耻辱
    据了解,珠海市自闭症互助协会的很多自闭症儿童家长都很关心阿文的事情。协会会长何炳岭愤慨地说:“如果因为家长联名投诉,最后导致阿文不能在这个学校读书,这是珠海的耻辱,不能开这个头。”他说,推进融合教育是有明文规定的,任何人也不能以任何形式变相地剥夺自闭症孩子享受九年义务教育的权利。“在香港,学校会因为班上有特殊孩子而减少正常孩子的招收人数。如果不把自闭症孩子送去学校,家长是犯法的。”
    何炳岭还认为,学校把孩子架出教室、动辄叫警察的做法简直就是野蛮。“特殊孩子随班就读,带给班上的不一定是负面影响,他也可以教给正常孩子如何对待与自己不同的人,这也是一种人性的拓展。”
    针对阿文的处境,何炳岭称,学校必须找到解决办法。分班是一种手段,让阿文的爸爸陪读也是一个办法。“陪读是要让家长进教室的,只有这样才有助于稳定孩子的情绪、控制他的行为。”
    [“劣迹”]
    女生前脱裤子自慰
    说“我要杀死你”等
    投诉1:阿文在小学时曾当着女生面脱裤子自慰。
    阿文父亲:这是由于女生笑他肚子大说他怀孕,他才脱裤子证明自己是男生。
    投诉2:阿文在学校草地上小便。
    阿文父亲:阿文嫌学校厕所脏不肯去,憋不住了才在草地上小便。
    投诉3:阿文11日试图用圆规戳一名同学。
    阿文父亲:阿文坐第一排的时候,确实喜欢翘起椅子往后靠,后排同学试过猛地拉开桌子,想让他摔倒,也试过用圆规支在那里,令阿文害怕而不敢往后靠。阿文也被同学用圆规戳过,不过没有受伤。
    W同学:阿文在班上有一男一女两个“仇人”,男生是纪检部长,一开学的时候两人互相看不惯对方言行,男的试过用圆规戳他,就结下怨。
    投诉4:阿文曾经抢同学试卷,而且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就一定要达到。
    W同学:抢的试卷是女生“仇人”的。那个女生考得比阿文高,阿文想要卷子看看,对方给他看了,他还回去后又伸手不知道要什么东西,对方不给,阿文就情绪失控,一定要抢。
    投诉5:阿文写下黄色网站网址给同学。
    阿文父亲:阿文在家确实喜欢上“暴走漫画”网站,很多成年人也爱看那个网站。
    W同学:一次美术课上,我和阿文用本子写字聊天,我让他把本子还给我的时候,他写了一些英语和网址,我也看不懂。另外一个同学看了,有一天我问那是什么网站,那个同学说“黄色网站”,周围同学都笑了。
    投诉6:阿文会说“我要杀死你”、“杀你全家”等语言。
    W同学:的确说过,我们觉得挺害怕的,怕他随时会攻击我们。
    其他同学:的确说过这些话,我没有特别惧怕,不过大家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支招
    家长要跟着孩子的节奏走
    珠海市自闭症互助协会A女士的孩子也是从小学起就随班就读的轻度自闭症孩子,她陪读至今已是第四年。A女士认识阿文一家。她说,阿文是属于“高功能”的,也即高智商的。“不过,他应该是有一些行为问题,会影响到班上其他同学。”她建议找专科的专家再看看。
    A女士说,正常孩子处在青春期都会比较躁动,更别说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了。自闭症孩子,心理有变化,他说不出自己的感受,就有可能通过一些行为发泄出来。家长也要跟着孩子的节奏走,教育方法不能一味不变。如果家长打骂孩子,孩子可能就觉得学校反而是轻松、可以爆发的环境。
    对于阿文面临的处境,A女士说,“不是说自闭症孩子一定要在正常学校上课,如果行为有问题,家长每天接到投诉,压力也会很大。”她认为,学校和家长应该坐下来好好商量,聆听孩子的内心,从孩子的利益出发,商量出一个对孩子好的办法。
    焦点
    病情轻重谁来判定
    阿文是否应该继续随班就读,还有一个争论的焦点是他的自闭症是轻度还是重度。哪些自闭症患儿适合随班就读?由谁来评估?怎么来评估?轻重如何划分?这是全国范围内随班就读问题普遍存在的难点。
    医生:难以判断病情轻重
    现在,投诉的家长中有一种看法,认为阿文不是自闭症,而是精神分裂。阿文的医生则提醒道,自闭症的病情是随时会发展变化的,如果用不科学的手段对孩子施压,病情有可能加重,甚至与精神分裂合并。
    珠海市妇幼保健院儿童心理行为科主任周翔表示,“我们科有两个医生都对他做出了相同的诊断,诊断是明确的,‘孤独症谱系障碍’既可以是轻度的,也可以是重度的自闭症。”医学上,只能根据患者在治疗室的表现、父母的描述和一些测试结果来诊断,轻重程度的判断也是根据就诊当时的情况作出判断。现在阿文班上的其他家长投诉阿文的失控行为,医生没有亲见,也不知道谁是因谁是果,没有更多资料,不足以判断其病情轻重。
    “问题需要三方配合解决”
    周翔介绍,刻板行为是自闭症孩子最重要的行为特征,例如坐什么位置、每天穿什么衣服、几点钟要干什么,在他的大脑里都有一个严格的规定,如果改变了,他就会觉得失去安全感。如果对这一症状不了解,对其刻板行为进行挑战,会产生很大的反弹。“普通人可能觉得自闭症孩子发起脾气来很恐怖,但我们一定要深究背后的原因,看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环境改变、老师改变、家庭变故等,都有可能引起孩子行为的变化。”周翔认为,如果一个孩子在学校里没有一刻是遵循规则的,可能就不适合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但阿文的表现不是这样,他有过很适应的时候。
    周翔提到,阿文的问题要家、校、医三方配合来解决。
    一方面,阿文发现自闭症至今已有十多年,但是其家庭没有给予规范治疗。现在孩子处于不稳定阶段,最近一次诊疗已经发出强制治疗通知,孩子必须接受规范治疗,同时家长也要学习如何去对待青春期的自闭症孩子。她介绍,所谓规范治疗,孩子需要每周1-2次到医院进行治疗,并服用帮助控制情绪、集中注意力的药物,家长也要每周一次接受辅导。
    周翔说:“阿文是个很不错的孩子,接受治疗的话一定能变得更好。”记者拿到了一份阿文的成绩单,上面显示阿文开学考总分排全班18名,节后考和期中考分数明显提升,在班级的排名分别为第4名和第6名,期中考英语成绩在全年级排第3名。这无疑说明,阿文不仅学习愿望强烈,而且有正常的学习能力。
    另一方面,学校和师生应该对自闭症孩子增加了解和关注,尽量友善,不能人为制造压力去刺激他,在重压和刺激之下,发生极端行为是自闭症孩子的正常反应。“孩子的病情是会发展变化的,在青春期尤其不稳定,可能加重、也可能与精神分裂合并,必须科学地对待。”
    她还介绍,珠海不少中小学都有自闭症孩子随班就读,学校会主动与医院联系,请医生对老师进行培训、指导,有的班主任还陪同孩子前来就诊。“过程很艰苦,但是很多学校最后还是顺利地接纳自闭症孩子随班就读。”但是到目前为止,文园中学并未通过教委、卫计委等正常途径邀请医院介入协助,只是希望她所在科室对阿文作出“不能上学”的判断了之。
    周翔认为,现在全国关注自闭症的呼声这么大,文园中学的做法太过简单粗暴,其实还有更多工作可以做。
    (校领导)给人的感觉是一定要把小朋友逼到出大问题。——— 阿文父亲
    学校已尽最大的宽容度接纳阿文。——— 副校长谢万胜
    “你的孩子有学习的权利,但不能妨害别人学习的权利呀。”——— 学生家长贺先生
    采写:南都记者李瑾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