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热点 » 高价月子会所收费五花八门 看护流程混乱漏洞百出

高价月子会所收费五花八门 看护流程混乱漏洞百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1-08  来源:东方财富网  浏览次数:0

 随着收入水平与护理观念的日益提高,不少产妇传统“坐月子”的地点,渐渐从家庭转移至号称更专业、高质量的月子会所。

     在北上广等一二线城市的僻静社区或高档酒店内,一家家本土月子会所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展开着一场场高回报的生意。

     与绝大多数月子中心的消费者一样,经济条件优渥的上海白领韩悦在初为人母时,也选择前往月子会所。

     “不少过来人或准妈妈,在相关母婴SNS论坛上交流时都表示,之所以选择月子会所最主要还是信任她们能够更专业地帮助产妇恢复和新生儿护理,同时避免家庭成员同时照顾妈妈和新生儿而导致的手忙脚乱。”她说。

     但是,如今正怀第二胎的韩悦却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第二个宝宝的月子护理将转由聘请月嫂在家护理,月子会所已不在其考虑的范围内,因为“对于月子会所的不快经历仍心有余悸”。

     看似省心省力的“专业”月子会所,为何会成为产妇家庭怨声载道、集中投诉的“重灾区”?

     2012年,武汉某月子会所的护理人员误将医用酒精视作生理盐水,在给新生儿做了口腔护理之后,导致新生儿咽部黏膜受损。此外,近年来,国内多家高级月子会所还传出新生儿出现红眼病和肺炎的消息,也令在内调养护理的产妇及相关家庭非常担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网络键入“月子会所”进行搜索,仅华东地区的各色月嫂中心、母婴护理服务便达近百条,而查询地方工商部门的在线登记资料后不难发现,其中绝大多数会所却都没有相应医疗护理的资质。

     据了解,即便产妇家庭在入住期间成功躲过看护不当造成的卫生隐患,但月子会所内部看护流程混乱、随意收费的现象,也使得消费方苦不堪言。

     韩悦就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月子中心的高额消费都来得不明不白,以我服用中药调理为例,产品本身没有任何明码标价,只有工作人员的口头通知,三个星期便花去了三千多元,且基本无效果。”

      看护流程“不省心”

     “月子会所在产妇母子入院之前,基本不会给我们签署什么保证书,只是说明了一下大致的服务项目包括哪些,内容上没有相应细则。这从一开始就给整个服务留有很多猫腻的空间。”韩悦回忆道。

     韩悦选择的月子会所每月收费四万余元,这一价格在一线城市月子会所市场已算是相对便宜的。记者询价发现,各类高价月子会所的价格从每月一万元至七八万、十余万元甚至数十万元不等。其费用包含产妇及新生儿住宿、护理、餐饮及人工成本。

     但是,看似细化的看护流程有些却存在不人性化的地方。“首先,月子中心的母婴分离制度就非常不合理。我本身是采取母乳喂养的,会所表示晚上为了保证产妇能够好好休息,会把宝宝集中安放在育婴室。但产妇每天还是必须得起来采集乳汁以便喂养,每三小时一次。”

     韩悦告诉记者,“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会所方面的工作人员每天半夜都会突然打电话叫醒产妇起床挤奶。其实这样真不如产妇自己人工哺乳好。”

     有类似感受的产妇大有人在。这些新妈妈们通常白天会自己人工喂奶,而由于会所方面还会要求她们母乳瓶喂,这也可能会给不少宝宝带来乳头混淆。

     不仅如此,由于韩悦入住的月子会所是由酒店改造而来,她所住的房间原来是狭小的标间,活动空间相当有限。同时,由于每天都有人前来打扫、送饭,医师定时巡房,基本上每隔一两小时就有外人进屋,产妇的休息和恢复其实会受到严重影响。

     “而且,晾晒衣物也非常不便。不少产妇的衣服和毛巾都不得不晾晒在自己房间内。对于那些有家人全程陪护的情况,月子中心也很少有变通的处理,基本上陪护的人无法参加包饭订餐,家属只能一个多月都吃外卖。”韩悦告诉记者。

     数万元的月子护理费用,只是一个开端。对于新生儿及产妇月子期间的常见状况护理,各项五花八门的收费更是层出不穷。

     韩悦向记者表示,她的个人感受是,进入月子会所后,基本就是“任人宰割”的状态。我住院期间奶水就多,结果一进月子中心就奶结发烧了,这种情况在产妇中间并不少见。月子中心推荐人进行疏通按摩,一个疗程就收了3000多元。

     类似高额的消费比比皆是,而产妇住在里面也很难一一细问。

     对此,国内一高端医疗服务机构资深人士刘先生向记者表示,正规医院和医疗服务机构都必须向物价部门就服务内容收费标准进行报备。这类月子会所的额外收费尽管不算是强制消费,但只由工作人员单方面告知家属价格的做法,很大程度上也剥夺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月嫂团队良莠不齐

     在众多月子会所中,月嫂取代了传统家庭“坐月子”时家人的角色。产妇及新生儿饮食调理与日夜看护的责任,均落到了月嫂肩上。月子会所升温,一线城市的月嫂供不应求,其服务水平又如何呢?

     此前,南宁市红墙月子中心的负责人就曾向媒体透露了快速“催熟”的月嫂培训:从培训到上岗,最少只用一个月。

     2013年,浙江温岭一位坐月子的产妇惊讶发现,自己聘请的月嫂在其月子餐中加入罂粟壳,旨在通过产妇食用后由母乳传递给孩子,使新生儿嗜睡、不哭闹,从而减轻月嫂的工作量。事发后,涉事月嫂被拘留。

     记者从熟悉月子会所内情的刘先生处得知,目前国内月嫂的人才供给主要来自两个渠道,一是各大卫校及护理学校的毕业生,二是具有生育、护理经验的城镇妇女,但前者缺乏实际经验,后者则在卫生服务资质上存有漏洞。

     由于文化水平相对较低,且没有统一严格的准入机制,会所的月嫂误伤新生儿的事故也开始屡见报端。

     近两年,月嫂强行向婴幼儿喂水导致吸入性肺炎、看护不当导致婴儿骨折而引发的法律诉讼多发,引起了消费者的担忧。专家也建议,月嫂行业的母婴护理专业规范,不仅应包括正常的产后护理、新生儿护理及对新生儿常见病征的初步判断,还应效仿护理员、接受专业培训,并由专业部门进行职业技能鉴定。月嫂获得技能证书后,方可持证上岗。

     尽管不少月子会所都宣传其聘请的月嫂都是持证上岗,并在准许其开展服务前与之签订服务合约,明确月子中心、月嫂以及客户三方的权利和义务,但在实际操作中,频频发生的会所与产妇家庭间的纠纷,还是让月嫂这一群体的专业性备受质疑。

     目前,已有一些月子中心在招揽顾客时强调:“一旦因月嫂操作不当引起客户生命财产安全损失,由月嫂负担全部费用”,并将月嫂按服务水平分为星级或中、高、特级等。不过,这类评定没有官方部门或行业组织的认可,因而既不透明,也缺乏权威性。

     安全防护漏洞百出

     自我标榜为“准医疗服务机构”的月子会所,在卫生及消防等方面的众多乱象,也让消费者担忧。

     不少月子会所的营业执照上都明确定义为“母婴护理服务(不得从事住宿、诊疗、餐饮服务)”。但在实际操作中,会所与宾馆合作开展业务的情况极为普遍,或者干脆租用宾馆部分楼层改装成月子会所。但要知道,宾馆酒店住宿的卫生标准,与作为“准医疗服务机构”的会所相比,还是有明显差距的。

     记者走访了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的几家月子中心后发现,它们的安全防范也存在较大隐患。不少住着产妇和新生儿的楼层只有一扇门出入,紧急通道或堆有杂物,或另作他用,消防通道形同虚设。

     另外,因新生儿的抵抗力较弱,对环境安全的要求尤为严苛。月子会所基本都会对访客进门时设置“强制卫生保护”。然而,看似隔绝病菌的“防火墙”设置,却时常沦为摆设。

     比如,不少月子会所尽管对来访人员均设有体温测量、清洗双手、穿鞋套等感染阻隔的设置,但真正履行者不足三分之一。不仅如此,此前有媒体曾经报道称,很多会所没有严格按照婴儿粪便与衣物、毛巾分门别类清洗消毒的规定,而是集中处理,极容易滋生感染。

     此前,上海静安区宝瑞佳国际月子会所就曾被曝光,因看护不当,入住不足一个月的新生儿感染了轮状病毒,该病毒还造成了同院婴儿之间交叉感染,有些患儿还收到了医院的病危通知书。但此前,该月子中心从未履行通知病情的义务。

     此外,也有产妇家庭在网络上投诉反映称,一些月子中心的卫生条件做得不如人意,部分集中看护的宝宝甚至会有尿路感染的风险。

     刘先生向记者指出,目前国内月子会所存在着明显的“卫生盲区”,在一个不合规的卫生服务空间内从事着未经许可的医疗服务,一旦出现“医患”双方的纠纷(费用、误诊),新生儿的健康状况或存在较大风险。同时,消费者在法律诉讼环节上,也容易沦为弱势的一方。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