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热点 » 海口女子坚持3年天天按摩讲故事 唤醒植物人丈夫

海口女子坚持3年天天按摩讲故事 唤醒植物人丈夫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6-18  浏览次数:0
   “阿炳,你不是喜欢喝酒么,我买了你爱喝的酒,要不要起来喝酒呀?”“阿炳,今天又有人来叫你打麻将了,你赶紧起来呀。”“阿炳,我们好久都没有上街了,想不想出门逛逛呀?”每天,省农垦总局国营东昌农场退休职工李爱娇都要在丈夫陈文炳耳边叨上几句。
  这,是爱的呼唤。3年来,她对植物人丈夫不离不弃,终于将丈夫唤醒。
  6月14日上午,当李爱娇在丈夫耳边告诉他有记者来采访时,陈文炳的眼中流出泪水。
  同甘共苦
  “丈夫每天骑着自行车载我去工作,那应该是我们之间最浪漫的事了”
   14日上午,记者来到李爱娇的家中时,她正抱起丈夫坐上轮椅,准备推丈夫出门晒晒太阳。床上收拾得干净,陈文炳穿着整齐,全然不像常年卧床的病人。
  李爱娇今年57岁,是东昌农场十三队的退休女干部。1981年,她和丈夫陈文炳一同进入东昌农场工作,担任基层单位干部。在共同的工作中,两人暗生情愫,最后相恋。
  但这段恋情遭到了女方家长的反对。“当时丈夫家境贫穷,而且比我大了整整八岁。所以,父母一直反对我们在一起,我看着他总是对我无微不至,而且是个热心善良的人,我想跟他结婚。”李爱娇抽泣着说道。
  两人的坚持终于成就了这段婚姻。夫妻俩起早贪黑,勤俭节约,共同操持着这个家。“以前,丈夫每天骑着自行车载我去工作,那应该是我们之间最浪漫的事了。”回忆起和丈夫之间的点点滴滴,李爱娇展露出难得的笑容。那个时候,村里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每天丈夫都骑自行车载着她一起去工作。
  有了孩子之后,李爱娇的父母渐渐接受了这段婚姻。陈文炳经常脚疼,当时生产队没有汽车,李爱娇背着丈夫一步一步地走到医院。30多年来,两人就这么相互扶持着走过。
  共度患难
  “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夫妻对拜了就是要白头偕老的。不管自己再怎么辛苦也要一直照顾他,直到他苏醒”
  平淡的生活在3年前被打破。2011年7月的一天,陈文炳在办事途中不幸遭遇车祸,头部受到严重撞击,经送琼山区人民医院和省农垦总局医院抢救后保住了性命,但医院的结论是,陈文炳将成为植物人。李爱娇回忆,她当时犹如被电击了一样,欲哭无泪。
  陈文炳住院治疗期间花了20多万元,李爱娇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她整日在医院照料丈夫,但丈夫犹如死人一般,没有回应也没有动弹。
  最后,在医生的建议下,李爱娇决定将丈夫接回家照料。李爱娇的婆婆已年近90岁,得知儿子遭遇车祸变成了植物人,便病倒在床,一卧不起了。从此,照顾家里两个病人的担子就落在了李爱娇的肩上。
  为了补贴家用和尽快还完所欠的治病钱,这些年来,李爱娇不但要照顾丈夫,每天还要抽出时间管理胡椒。她还承包了400多株橡胶,每月可得到1200多元的收入。“阿炳每个月的餐费和尿不湿不低于1500多元,我挣得还远远不够。”每天凌晨2点,李爱娇便起床,给丈夫喂食后就骑自行车去两公里外割胶。6点,她赶回家给丈夫喂食。9点,她出门收胶直至中午,然后回家准备午饭。午休1小时后,她又出门摘胡椒、除草,直至太阳落山回家。
  平日,她只吃一点点食物,剩下的都给丈夫。她告诉记者,她只需要吃一点点就够了,只要丈夫能每天多吃一点就好。“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夫妻对拜了就是要白头偕老的,他是我丈夫,我是他妻子。不管自己再怎么辛苦也要一直照顾他,直到他苏醒。”李爱娇说。
  不离不弃
  “我只有一个信念,只要丈夫活着,这个家就是一个真正的家”
  子女长年在外工作,照顾丈夫的重担落在这个瘦弱女子的肩上。
  14日凌晨2点,李爱娇体内的生物钟准时反应。不用闹铃,她便准时起床给丈夫做饭。稀饭、鸡蛋、骨头汤,这是每天必不可少的三种。
  按照医生的要求,她把东西煮得稀烂,有些食物还需用果汁机反复搅过,方便喂食。为了便于吸收,每天得少吃多餐,每四个小时就喂一次。她一手将丈夫的嘴张开,一手一点一点地喂丈夫吃。每吃一次东西,都要用一小时的时间。
  每天,还要为丈夫按摩三四回,每隔两小时为丈夫翻一次身。李爱娇说“我不懂什么按摩手法,只是知道这样做躺在病床上的丈夫肌肉才不会坏死,也不会留下一处烂疮。”记者看到,李爱娇将陈文炳收拾得很干净,身上穿的衣服没有污渍。
  每天,她都会跟丈夫说话,说他们夫妻俩一路走来的艰辛故事,说她现在每一天的生活。她总是对丈夫说:“我们是夫妻,一天是,一辈子都是。你有病了,我就要负起做妻子的责任。”
  “我现在最害怕的就是丈夫住院,去医院要花费很多的钱,有时我拿不出那么钱来,医院就会停止治疗,我看着丈夫就觉得很无助,但不去医院治疗又不行,我只有每天不停地割胶、摘胡椒。”去年,李爱娇的婆婆去世,光葬礼已花费了家里的不少开销。今年五月,丈夫陈文炳腿脚肿得十分厉害,有时还会不停地抽筋。这下把李爱娇给吓坏了。她赶紧带上家里所有仅存的积蓄,领着丈夫去医院看病。住院六天,共花费治疗费用一万多元。
  昂贵的医疗费,也曾让坚强的李爱娇感到精神压力很大。但她一直坚持着一个信念:只要丈夫活着,这个家就是一个真正的家。
  “我就知道你能够听到我的声音”
  3年如一日,喂食、按摩、翻身、讲故事……李爱娇无微不至地照顾丈夫。
  功夫不负有心人,奇迹在陈文炳上渐渐发生。
  李爱娇回忆,丈夫出事住院后的那段时间就像个死人一般,眼睛一直都闭着,没有任何的反应。突然有一天,她发现丈夫的手指好像动了,她欣喜若狂地赶忙去告诉医生。经医生检查发现陈文炳的眼珠正在转,医生告诉她每天都要和丈夫说话,看他是否能听到外界的声音。于是,她经常会俯在丈夫的耳边说,“阿炳,你不是喜欢喝酒么?我买了你爱喝的酒,要不要起来喝酒呀?阿炳,今天又有人来叫你打麻将了,你赶紧起来呀。阿炳,我们好久都没有上街了,想不想出门逛逛呀?”
  数十日后,她发现丈夫的手指一边都能动了,眼睛能稍微睁开一点点。“我就知道你能够听到我的声音”,李爱娇告诉记者,直到今年一月,她发现丈夫的眼睛慢慢地可以睁得更大些了。
  在妻子的悉心照料下,陈文炳的身体慢慢好转。李爱娇高兴地告诉记者,目前丈夫已经停止服药,喂养食物的时间从以前的一个小时缩短到二十分钟,也可以喂一些稠一点的食物了。她抱丈夫起来,不用扶着,也能坐上一会;睡在床上久了,自己也会感觉手脚不舒服,也能够坐轮椅了。
  每天,李爱娇都会把丈夫抱上轮椅,推着丈夫出去走走,呼吸新鲜空气,晒晒太阳。拖拉机从屋外驶过,陈文炳把头转向拖拉机的方向,似乎能听到吵闹的拖拉机声音。有时,他似乎能听懂妻子说话,眼珠转几下作出反应。
  “身体好的时候,他会睁开眼睛到处看,还会自己用手玩球。喂食的时候说‘啊’也能听懂把嘴巴张开。”李爱娇说,丈夫似乎能认识她,其他人喂食的时候他会吐出来,只有她喂的时候才会乖乖地吃。现在,丈夫的身体时好时坏,情况好的时候可以睁开眼睛,好兄弟来探望,叫他的名字时他会流泪。情况糟糕的时候,一直闭着眼睛,手指一边能动,一边不能。喂食的时候都会吐出来。不过,情况总比刚出院那会好了很多。
  记者采访的当天,陈文炳的状态不是很好,长时间闭着眼睛。但当李爱娇告诉他记者来采访时,他眼中流出了泪水。
  “再苦再累,也要一直等到丈夫完全好的那一天。”临走时,李爱娇再次坚定地告诉记者。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