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热点 » 父亲酒后作恶刺女儿9刀 女儿纠结是否该起诉

父亲酒后作恶刺女儿9刀 女儿纠结是否该起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1-09  浏览次数:1
  7日下午,射洪县人民医院骨伤科,18岁的小叶右手仍打着石膏。她的右手共有3根手指肌腱不同程度断裂;在她额头、左胸和左背等看不见的地方还包着厚厚的纱布。“我想把他关起来”,她口中的“他”,正是小叶自己的父亲杨远林。半个月前的深夜,她为阻拦父亲打骂奶奶,被父亲连刺9刀,倒在了血泊里。
 
  噩梦 酒后作恶 父亲刀伤女儿
 
  上月24日凌晨3时,杨远林因发现其母未关厕所门而冲进其房间发酒疯。“他骂我奶奶是‘老不死的’”,小叶说,当晚自己和奶奶一起睡。奶奶反问了一句之后,杨远林发疯似地扯掉了奶奶的蚊帐,还从自己房间里拿出把刀,扬言要“收拾”奶奶。“那把刀有20多公分长”,小叶阻拦说:“爸爸,你莫骂奶奶,她都那么大岁数了。”小叶的奶奶兰太桂说,这时,儿子猛地抓住孙女的左肩,刀就朝着孙女身上舞了过去。“我叫奶奶快点去喊人。”小叶表示,父亲的伤害此时并没有停止,她只能全力捏着父亲持刀的手,等奶奶跑出去后,再趁父亲不注意,跑到了院子里,倒在了地上。
 
  “杨远林把带血的刀放在枕头边,然后就睡了。他早上睡醒后,把刀放到床垫下,就如常骑着电瓶车去镇上喝茶了”,办案民警、大榆镇派出所副所长文国栋表示,“而小叶的手术做了6个小时,头、背、腹、手,加起来共9刀。”
 
  纠结 他该接受教训 但他是父亲
 
  小叶的家人并未在第一时间报警,“我们接警是24日上午9点过,是她一个外地亲戚打来的报警电话。”当日上午,民警在大榆镇一茶馆将正在喝早茶的杨远林抓获。当日,杨远林被刑拘。之后,杨远林被监视居住。理由是杨远林与小叶系父女关系,且其系初犯、偶犯。警官称,如果伤情鉴定出来是轻伤,是否自诉杨远林的刑事责任,选择权在女儿。1月6日,杨远林回到了家中。
 
  “听到他出来了,我妈妈今天就走了。”7日,小叶表示,父亲能够回家,她第一感觉是诧异,继而是害怕。她母亲也是不堪父亲家暴回了娘家,这次是回来照顾她的。6日晚杨远林回家后,又喝了很多酒,她很希望能让父亲“进去”接受教训,但同时又极其犹豫,“第一次警察问我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于心不忍,毕竟是生我的人,他无情我不能无义。”
 
  “我完全记不得当天晚上是咋回事了。”昨日下午,杨远林表示,“我就是酒喝遭了,脑神经没打转。”当记者问及如果女儿要起诉他怎么办时,他沉默良久,“那是我造成的,我也该认。”成都商报(微博)记者 董焦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