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热点 » “逃课神器”全国高校喊禁 设计者受学校处分

“逃课神器”全国高校喊禁 设计者受学校处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2-31  浏览次数:3
  只要发布上课的时间、地点和相应回报,就会找到“合适的人”替你上课。这样一款名为“超级逃课助手”的手机软件在大学校园里红极一时。近日,有媒体报道称,不少省外高校对此软件已下禁令,甚至发明该软件的学生将受到所属学校的处分。昨日,该软件的设计者——内江(微博)师范学院体育系大四学生蒲磊回应称,学校方面还没有任何处分,而他设计软件的初衷不是为了逃课,“就是想做一个校园新型社交平台。”
 
  设计者
 
  —最初只想设计校园社交软件
 
  蒲磊 生于1991年,内江师范学院2010级学生,主修体育教育设计软件:“超级逃课助手”设计初衷:“我想设计一款校园社交软件,可以解决大学生的生活问题”
 
  最初游戏打得没劲才搞软件
 
  手机软件“超级逃课助手”的功能类似于“嘀嘀打车”,“供需”双方发布信息后,软件能“自动配对”。这款已覆盖全国3000多所高校的软件,上线3个多月,注册人数达到20万,下载总量高达30万。
 
  昨日报道称,这款软件是一个四川大学生设计发布的。如今,不仅设计者本人受到了来自校方的压力,南京部分高校也已下禁令:学生使用代课软件或存在代课行为,一经发现绝不姑息。
 
  记者昨日找到了软件设计者,内江师范学院2010级的学生蒲磊。他介绍说,自己出生于1991年,明年大学毕业,目前主修体育教育,“结缘软件开发,纯属偶然。”
 
  蒲磊自称很宅,大一刚进校时和其他大学生一样,业余时间主要是打游戏来消遣,“打了两个月,发现没意思,我就开始研究软件。”他说主要是自学和向高手请教软件开发,“后来我想设计一款校园社交软件,可以解决大学生的生活问题。”
 
  后来发明社交软件意外火了
 
  蒲磊称校园生活应该丰富多彩,软件不仅可以提供一个交流平台,还可以促进同学互相帮助,比如帮忙占个座、拿个包裹、找人参加演出活动等,“代课功能只是一个切入口,但大家只关注了这个,对别的就忽略了。”
 
  蒲磊称,他们设计的软件出人意料地火了之后,不少媒体找到学校了解情况,“还说学校有可能处分我,我是害怕处分的,读了四年,我想好好拿一个毕业证。”蒲磊介绍,软件9月上线之前,自己和几个学计算机的同学于去年8月一起出资30万元成立了一个软件开发公司,“目前公司也是遇到各种问题,有点做不走了。”
 
  打算找个养活自己的工作先
 
  面对巨大的舆论压力,蒲磊有些犹豫,“我想,或许还是暂时从公司出来,找个先养活自己的工作,但不会放弃软件开发。”
 
  杨仁全是蒲磊等人成立的软件公司中最大的股东,回想起公司成立一年多,他感慨,“公司现在遇到的问题,主要是创作进展慢、资金不足、产品推广难,基本处于亏损状态。”
 
  和蒲磊“迂回创业”的选择不同,杨仁全说,自己还是鼓励大家继续坚持下去,“就这么放弃,太不甘心了。”
 
  校方
 
  ——不会进行处分,他很“灵光”
 
  “对蒲磊,完全没有任何和软件相关的处分。”昨日下午,记者联系上蒲磊的班主任李老师。李老师介绍说,学校没有对蒲磊做任何处分,“对于他体现出来的这种创新能力,我们还是肯定的,只是对于造成的社会后果,不方便评论。”
 
  在李老师眼中,蒲磊是一个活跃、脑袋灵光的孩子,“很不错。”
 
  李老师说,对蒲磊的毕业实习和毕业答辩,自己和对待别的同学一样。此前,蒲磊曾说李老师批评自己“不务正业”是最重的语气,李老师对此表示认可。
 
  逃课神器
 
  ——偏离了设计者的初衷
 
  追捧 帮人代课还可以赚外快
 
  昨日,记者通过手机下载了“超级逃课助手”。安装运行后,发现需要填写学校、院系、年级,以及电话号码等进行注册。如果要发布代课信息,则需要填写课程名称、上课时间、地点,以及“回报”等信息,而在“回报”的二级目录中包括“请吃饭”、“请看电影”、“帮你代一节课”和“自定义”的选项。大部分发布信息的学生都选择了请吃饭或代课一节,也有人在“自定义”一栏中表示可付现金,一节课在二三十元。
 
  一位西南财经大学的学生直言,有时候因为别的事不能去上课,老师又要点名,“找个人代课挺好的,不会伤老师面子,我又不会被扣学分。”另一位使用过该“逃课神器”的学生表示,代课的大都是大一、大二的学弟学妹,他们能顺便赚外快,所以基本信息一发出去,来“配对”的人就会很多。
 
  在“超级逃课助手”受到不少学生追捧的同时,也遭受了不少质疑。有同学表示,这种方式不仅是欺骗老师,也是欺骗自己。
 
  偏离 疏于管理平台内容混乱
 
  杨仁全解释,自从媒体曝光后,大家把重点集中在了“付费逃课”上,“但其实,那真的只是我们做社交平台的切入点,没想到会受那么多质疑。”
 
  杨仁全介绍,目前“超级逃课助手”的注册人数有20万,沿海高校比四川高校的注册人数多。根据目前的数据看,四川高校的注册量为2万人左右。
 
  在软件应用中,设计者的初衷确实随着实际应用而偏离不少。由于“回报”一栏中可以自定义,于是有人以次赚取“代课费”;而原本代课的内容也延伸为“找人吃饭、找人替考研、专业代课、一起跨年”等各类五花八门的需求。
 
  对此,杨仁全承认,对软件的后台工作确实疏于管理,“以前都会取消一些和代课没关系的内容,最近人手很不够,确实有些疏漏。”
 
  ■声音
 
  应该思考科技的创新开发和管理应用的关系。蒲磊的行为值得提倡,问题出在后期的管理和应用上,没能预计到可能产生的种种后果。”
 
  ——四川省社科院胡光伟教授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