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企业动态 » 富士康表示将在印度投资数十亿美元建制造工厂

富士康表示将在印度投资数十亿美元建制造工厂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8-06  浏览次数:0
  在华为、联想、小米、vivo、酷派等国产手机厂商进入印度之后,一批中国手机制造商也尾随其后,开始在印度开设制造中心。

6月以来,富士康频繁登上印度媒体头条。8月4日,富士康表示将在印度投资数十亿美元,建设每年产量达到4亿部手机的制造工厂。而在此之前,富士康曾宣布在印度为苹果建立代工厂,目标是在2020年之前建立10到12个工作点。

据记者了解,除富士康之外,华勤、文泰等手机制造商也已经开始在印度建设生产线。

2014年,全球手机出货量18.9亿部,其中16亿在中国制造,占到全球产量的85%。可以预测,随着印度手机制造业的崛起,超过20%的手机制造订单会从中国转移至印度。

诚然,吸引中国企业的,是印度远超中国的智能手机增速,以及更丰富、低价的劳动力资源。但是,目前加速整个手机产业链从中国向印度转移的,其实是印度的市场政策。而致力于改变印度市场的中国公司们,却并不了解这一点,也尚未尝试去改变印度的市场政策。

本土制造的税务福利

Micromax是印度最大的本土手机厂商。根据知名手机分析机构Canalys最新发布的市场报告,2015年Q1,三星、Micromax分别以570万台、400万台智能手机销量,在印度市场排名第一、第二;但到了Q2,三星销量下滑至540万台,而Micromax则保持高速增长,达到510万台。这一销量是联想的5倍,该报告中,联想排名第五,Q2出货量约100万台,是首个进入印度前五的中国手机厂商。

曾经,Micromax把所有手机的研发、制造放在中国。但随着出货量不断扩大,Micromax手机生产线也开始向印度回迁。

“Micromax自己投钱,原本中国的ODM企业则帮助Micromax在印度建厂。”竺帆咨询创始人、印度中国企业商会秘书长黎剑告诉记者,一开始,Micromax建设了6条生产线,几个月前,扩大至12条,“现在,可能又新增了生产线”。

Micromax此举一方面是为了研发、制造本地化的竞争优势,另一方面则是响应印度新政府上台后提出的“印度制造”战略——印度政府希望将制造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从15%提升至25%。除了Micromax之外,印度手机厂商lava、Karbonn也均把手机生产线从中国向印度回迁。

“建设了自己的生产线之后,Micromax等企业开始游说行业协会、政府等机构,希望政府能够对出台政策鼓励本地制造。”黎剑告诉记者,“2015年2月,印度政府出台新的税收政策,手机进口关税从原来的6%提升至12.5%,并且取消了本土手机的CENVAT(印度中央增值税)。”如此一来,进口手机比本地生产手机多缴纳超过12%的税。

对于主打低价手机的印度市场而言,10%的成本几乎决定生死。排名第二的Micromax靠70美元售价的低价手机抢占三星份额,而排名第三的Intex则依靠售价45美元的智能手机,实现了高达52%的市场增速。而中国手机厂商也均在印度主打400-800元的产品,Canalys分析师指出,印度对于低价手机的需求大到无法想象。

此外,在印度12亿人口中,智能手机用户占比不足10%。庞大的市场体量下,印度制造带来的税收红利进一步被放大。随着手机增量市场从中国转移到印度,新的手机战场将在此展开。受到印度政府邀请之后,三星、索尼、LG开始在印度建设手机制造中心。

最早计划在印度建设制造中心的中国厂商是小米、金立、华为,其后,酷派在今年5月宣布在印度建设制造中心。2015年7月,vivo也宣布启动印度生产线的建设,当然,除此之外,vivo还在印度投资接近40亿元,建设本地化销售渠道。目前,vivo已经在印度22个邦取得了营业执照、税号、银行账号等经营资质。

此外,富士康、文泰进入印度之后,也将主导印度的手机制造产业,事实上,富士康在印度的项目是目前“印度制造”中最大的投资。

参与市场政治

对于劳动力密集的制造产业而言,35岁以下人口占比达到64%的印度无疑是最佳的制造基地。而且,印度25岁以下人口达到5.98亿,可以保障未来20年内的劳动力充足。廉价、充足的劳动力,一定程度上也确保了手机厂商的低生产成本以及竞争力。

这些资源优势足以吸引国产手机厂商。但是,他们仍需思考的一个问题是,“Micromax可以游说政府出台有利于自己的税率,那么以后印度企业是否仍会通过游说政府制造竞争优势?”也正是因此,部分国产手机厂商希望“先了解政府在新政策方面的详尽解释”。

事实上,不仅仅手机,包括电信设备、电力、钢铁行业均出现过类似的情况。黎剑介绍,2011年,中国电信设备商开始在印度遇到不利的市场环境,2013年,中国电力企业在印度的关税大幅提升至28%,钢铁企业的关税更是比印度本土企业高出近30%。

“中国企业总抱怨‘印度政府又来搞我们’了,但其实这些并不是印度政府的单方面行为。” 黎剑告诉记者,“真正的原因在于,中国企业脱离了印度的市场、政策环境。”但没有企业意识到这一点。

黎剑分析指出,印度的政治体制使得它成为一个权力非常分散的国家。在过去的10年里,不管是关税上调,还是进口比例的限制,都是印度本地产业或中国企业的竞争对手所发起的。

“在印度立法的各个环节中,议员、媒体都会起到作用,而且行业协会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环,它们可以把公司的需求反映到政府决策层。印度企业很善于借助这些资源帮助自己发声。”黎剑表示,“但中国企业,习惯独立于行业协会、媒体之外。”黎剑认为,“其实,我们可以联合更多的利益相关者,一起向政策监管部门发出声音,完全可以争取到对自己更有利的政策。”

当然,相比于电力、钢铁企业,中国手机企业对于政策调整的跟进速度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并未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但需要指出的是,除了税率之外,日后的行业标准、规范、贸易政策等政策变动,仍会影响手机企业的发展。防患未然,中国手机厂商也需要参与到印度的政策制定,甚至去影响市场政策的制定。

而做到这一点,需要中国企业去适应印度的游戏规则。“比如金立,战略调整之后,金立在印度就没有中国员工,全部是印度人;小米也是如此。”黎剑认为,“印度市场的销售管理、行业关系、危机处理等等都有着与中国完全不同的处理原则,更适合印度人去完成,人员、管理、利益都实现本土化。”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