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企业动态 » 海鑫钢铁几乎成空厂 破产重整期间仅有讨债者上门

海鑫钢铁几乎成空厂 破产重整期间仅有讨债者上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1-20  来源:证券日报  浏览次数:0
 据悉,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正式裁定受理海鑫钢铁集团4家债权人对海鑫集团的重整申请,这也标志着海鑫集团破产重整进入法律程序。
     作为闻喜县支柱产业的海鑫钢铁,由于受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市场不景气、金融部门抽贷以及内部管理等因素影响,从去年年底开始资金吃紧,并于今年3月18日被迫全面停产。
     兰格钢铁网分析师张琳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海鑫钢铁曾作为山西民营钢企的代表风光无限,不过在钢铁整体大环境不景气以及海鑫钢铁掌舵人李兆会在钢铁产业运营的失败,加速了其没落的脚步,“民营钢企的资产负债率其实要比钢企平均水平低,海鑫钢铁的没落更大原因是高层管理不善导致的,钢铁行业不景气其实算是次要原因”。
     工人讨债希望渺茫
     位于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的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是山西省第二大钢铁企业,也是山西省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从一个起步时只有40万元资产的小钢厂成长为后来山西省最大的民营钢企、拥有多达1万多职工的闻喜县的支柱产业。公司形成年产260万吨铁、260万吨钢、220万吨钢材、100万吨机焦的综合生产能力,总资产达61亿元,销售收入突破75亿元,2005年实现利润总额2.04亿元,出口创汇535万美元。
     如今这些辉煌早已成为过眼云烟。据记者调查数据发现,今年前五个月,海鑫钢铁铁矿砂进口仅82.1万吨,下降54.6%。而海鑫钢铁早在3月18日就已经宣布全面停产,距今停产已经超过246天。而海鑫钢铁厂如今用“门可罗雀”形容毫不夸张。
     据知情人向记者爆料,海鑫钢铁现在已经不单单是没有钢铁产品,就连曾经的老员工也早已各奔东西,“前几个月还有一些项目经理来公司值班,讨债的也有一些,不过现在公司已经没人了,讨债的也不来了,谁都知道现在海鑫钢铁已经完全一座空厂”。
     记者联系到一位向海鑫钢铁讨债长达六年的建筑工人王某,其向记者表示,海鑫钢铁共欠他们这个10人土建工程队共50万元,从2008年开始,他们10个人就轮流不定时的上门讨债。不过得到的回复寥寥无几,“基本就是往后拖。直到工厂停产我们也没有拿到属于我们那一份钱,现在海鑫钢铁要破产重整,我们拿到工程款的希望更加渺茫”。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杨兆全向记者表示:“如果海鑫钢铁破产重整没有吸引到投资方投资,那么公司就会进行破产清算。按照法律规定,破产清算会优先支付拖欠公司员工的工资,而对于非公司员工的债务则是按照比例来进行赔偿,一般来说这个比例会很小。”
     破产重整难寻“救世主”
     海鑫“少帅”李兆会上台后就不负众望地延续了父亲的辉煌,第一年,海鑫完成总产值70亿元,实现利税12亿元;第二年,他指挥海鑫入股成为第十大股东。这都是值得炫耀的成绩单。而随后那场耗费500万元的婚礼,更是让李兆会在山西一时风光无二,不过,随后海鑫的危机慢慢的开始显现。
     据公开资料显示,海鑫集团现有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约为104.59亿元,而整个海鑫集团的账面资产仅100.68亿元,这意味着其负债率超过100%。而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李兆会“不爱钢铁爱投资”。
     根据我国破产法的规定,破产重整可以在法院的主持和利害关系人的参与下,进行业务上的重组和债务上的调整,帮助企业走出困境。可是由于海鑫集团财务状况持续恶化,加上大量的贷款逾期,拖欠上下游客户款项较大,面临多家债权人的法律诉讼,在尝试了复产、重组和清算后已经无法通过企业自救的形式恢复生产。
     而如果进行破产重整,意味着海鑫钢铁仍然在为保命苦苦挣扎,不过在张琳看来,海鑫钢铁的债务问题的严重已经超出了投资者的忍受范围,想让投资者慷慨解囊的难度很大,“海鑫债务太高,当下钢企的资金链几乎都处于紧绷的状态,投资者对于投资钢企也是望而却步,像海鑫钢铁这样民营钢企,投资者也很难提起兴趣来接盘这样的烫手山芋”。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