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河南担保跑路案涉资10亿波及三千人:老人省菜钱投资

河南担保跑路案涉资10亿波及三千人:老人省菜钱投资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9-11  浏览次数:22
  河南连发担保跑路案涉资近10亿“追债”成投资者主要生活
  曾经,洛阳市担保行业高速发展,几百家公司攻城掠池,洛阳人也陷入对高息理财的狂热追逐中。但如今,连发的案件让他们成了惊弓之鸟。
  “今年5月以来发生的大华投资担保公司以下简称大华和国担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国担非法集资案件,涉案金额巨大、涉及人数众多,已严重影响了正常的经济秩序和社会稳定和谐。”8月26日,河南当地的一则报道这样写道。
  记者了解到,在这两起案件中,大华涉案金额达2亿元,国担达6.37亿元。国担案发的7月17日这一天,成了洛阳市几千名集资者的噩梦。仅隔三天,洛阳市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以下简称处非办贴出一份公告称“恒生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生法人代表刘某去向不明”。恒生案件涉及金额近1亿元,三起担保投资公司跑路案涉及金额将近10亿元,而这三家担保投资公司都是当地的明星企业。
  洛阳担保业怎么了?近日,记者来到洛阳,试图从这里找到一些答案。
  投资者理财梦变噩梦
  76岁的老人李云映在今年3月3日向国担打入了9万元,这些钱由三个老人集资,国担给他们的月息是1分7,这样他们能够每月获得1500元的收益。
  此后,三位老人又凑齐了3万元,这样,他们在国担的投资金额达到12万元,月息也增加到1分9。因为按国担的法则,资金越多,月息越高。
  68岁的老人李敏家住洛阳涧西区,“平时舍不得买菜,晚上到菜市场捡菜叶”的她在今年5月做出了一个惊人举动:她与另外两位亲戚凑了11万元,同样将这笔资金打入了国担指定账户,以获取每月1分8的利息。
  李敏希望能用这些收益来改善一点生活,她的退休金只有一千多元,而她的孩子多年下岗,这次用作投资的3万块钱是她多年攒下来的退休金。
  促使她作出这个重要决定的是国担的业务员。今年初,她所住的涧西区,经常见到国担的业务员走街串巷,宣传“高收益”的理财产品。让老人吃下定心丸拿出养老钱的还是国担的声望,“政府批准、营业执照齐全,还拥有最具投资价值等称号。”
  但是,7月17日这天,一切似乎都成了噩梦。
  “国担出事了1这条消息首先在街坊邻居间传开,消息同时在洛阳本地论坛不胫而走。按照多位投资者的说法,平时与他们联系紧密的业务员手机突然无法接通。处非办的说法是,有国担公司职员联系不到老板,于是向公安举报了。
  国担案发似乎没有任何征兆,在前一天,公司业务也很正常,一名肖姓投资人还在这一天签了73万元的大单,“没有什么异常。”
  顶着光环的担保公司
  距离国担出事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但投资者心理的阴影依然难以消失。
  按照处非办的说法,国担在洛阳的融资规模达6.37亿元,共有3000多人报案。不过,报案人员涉及到多少家庭则无法统计。记者了解到,有大半投资者的资金都来自几个家庭,保守估计,国担事件涉及的家庭数量超过了报案人员的数量。
  为何投资者是几个家庭或者几个人一起集资?原来,国担对于不同的投资额度有不同的利息,如果是10万元的本金,那么签一份合同的话利息只有1分5,如果是30万元,那么利息就有2分。
  而不少投资者为了追求更高的回报,鼓动自己的亲戚朋友以个人的名义加入这场理财热潮中,甚至还有不少人是瞒着家人进行投资。
  洛阳市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并专门成立了50余人的国担专案领导小组。这起案件被专案组定性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通报文件也将投资者称为“集资群众”。当地官方媒体称是“国担非法集资案件”。
  但这个定性让不少投资者感到不解,“如果是非法的公司,我们绝对不会投。”“如果政府不颁发营业执照、不出具纳税证明,老百姓也不会相信”。
  处非办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解释称,非法集资的认定是根据最高法的解释,首先国担是投资公司,其经营范围里没有接收社会存款,而非法集资的特点“公开宣传、承诺报酬、不固定人群”等,国担案件基本都具备。
  但令投资者难以释怀的是国担的身份,“政府批准的合法公司”,合同及网站上都宣传:国担获河南省法人代表权益保护中心授予的“守法诚信共建单位”,以及最具价值投资担保机构、最具社会责任感担保机构。
  国担和担保方是一家人
  记者从河南省工商局查询了解到,国担注册资金为1亿元,注册时间为2011年7月13日,法人代表为郭国旗,经营地址在洛阳西工区,经营范围包括“实业投资,对工业、农业、建设项目的投资,投资管理咨询”。
  洛阳市工商局工作人员解释说,国担的投资规模较大,所以直接在省厅注册,它不仅可以在洛阳经营,还可以在全国经营。不过,这次6亿多元的融资均来自洛阳地区。
  而投资者除了与国担签署的合同外,还有一份重要的“担保函”,由河南予瑞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予瑞公司签署。“我公司已参加河南国担的资金管理业务”,这份担保函同时写明了托管的金额及时间,并强调:“资金托管期限到期后,若资金管理方不能按期足额返还所托资金,我公司郑重承诺,三日之内无条件代偿不足部分。”
  不过,国担跑路后,予瑞公司也未如承诺所说的“兑付投资者的资金”。河南工商局登记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时间为2010年1月7日,注册资金3100万元,法人代表郭国旗。也就是说,郭国旗成立了担保公司为自己的投资公司国担作担保,就像左手保右手,出了事,两只手连同整个人都跑了。
  专案组7月26日通报称,郭名下公司有4家、放款企业8家,放款金额约4亿元,投资入股企业2家,投资金额约1亿元,个人名下房产一套,车辆9辆、银行账户两个。8月15日的通报文件则称,已全部摸清了国担公司的资金流向,并已全部冻结、查封、查扣国担公司和郭国旗本人投资入股、放贷公司的账户、股权矿权、土地、林产、房产等。
  事实上,记者在投资者的合同上看到,每份合同都有明确的资金流向。合同书写明:甲方投资者以自有资金委托乙方国担进行投资,委托资金用于项目投资。
  处非办人士说,非法集资比较隐蔽,他们没有设立对公账户,群众的钱往往是直接打入到个人或员工的账户。“我们采取了大量措施,比如年年审计、约谈法人代表等,但依靠现有的执法部门还是很难发现问题。”
  “自己人的担保公司”也跑了
  在这次爆发的跑路事件中,除了国担,另一家是恒生。两家公司的办公地点是上下楼,而跑路的时间也很接近。
  在国担案发后第三天,洛阳处非办突然贴出一份公告称“恒生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刘某去向不明”。一名了解内情的投资人介绍,当时恒生的负责人留了张字条,大意是说:欠出资人9000多万元,借贷方1亿多元未还,请求政府出面解决。而处非办人士也证实了“公司法人代表留了纸条”的说法。
  恒生被称为是洛阳人自己的担保公司,一名担保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两家公司接连跑路对担保业震动很大,担保行业受影响是肯定的。
  8月2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恒生办公室看到,这个机构的营业执照、纳税证明还摆在办公室,其中还有一块当地媒体评选的“洛阳年度最具品牌发展力的投资机构”的牌匾。
  作为恒生的老客户,张徐懊悔不已。她回忆说,“当时国担出事了,我18日还给业务员打电话问了,对方说没有问题。”张徐今年1月与恒生签了1年的理财合同,利息为1分5,理财期限是1年。
  每个月的18、19日是恒生固定的回息时间,到了19日,张徐依然没有收到利息,她再次给业务员电话,对方依然安慰说“没关系,20日会付息的。”实在有些坐不住的她,想办法给公司高层打了电话,“多次拨打对方都不在服务区,我就意识到出事了。”
  恒生是洛阳最早的担保公司之一,2007年9月20日,恒生投资开业时,洛阳当地媒体称“我市市民理财又多了一个选择”。洛阳工商资料显示:恒生注册资金1300万元,成立时间为2007年7月,经营范围是:融资担保、投资担保、合同履约担保、投资管理咨询服务。
  不过,恒生做理财业务并非始于今年,张徐说,她从2008年开始就在恒生理财,“它的利息比国担要低,一般都在1分5左右。”
  2011年6月,“洛阳最佳担保公司”盛归来出现资金链断裂,4000多名“投资人”被套,4亿多元“理财款项”被拖欠,洛阳担保公司迎来第一次大的危机。张徐回忆说,当时恒生在媒体上打广告称“自己家里的投资公司,不会出现人走楼空的事。”
  如今,这个信誓旦旦的担保公司还是出了问题。根据案件通报,恒生出借合同共59笔,总金额7741万元,与9000多万元的融资额有一定缺口,截至目前追回现金500万元。
  上述处非办人士表示,“恒生也满足非法集资的几个要素,具体认定要看案情。”
  政府的两难选择
  如今,追债已成为不少洛阳投资者的主要生活。昔日恒生的办公室,已成为投资者聚会的场所。让投资者感到担心的是,国担已被定性为“非法集资案”,而8月26日《洛阳日报》在头版刊出文章称“全国非法集资案件兑付比例一般在10%~30%,一旦参与了非法集资,个人和家庭财产将面临巨大损失。”
  这篇文章给洛阳投资担保类公司正本清源:投资、担保公司不能接收社会存款进行投资理财。“向社会公众吸收或变相吸收资金的行为,属非法金融业务活动,所签订的合同应认定为无效合同,不受法律保护。”
  而在张徐等投资者看来,政府也有相应的责任,洛阳担保行业离不开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两年前担保公司开业时,外面挂着横幅,每到周末洛阳的报纸都是整版的理财广告,政府不可能不知道。”
  公开资料也显示,洛阳市政府在2009年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信用担保体系建设的意见》,以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担保难问题。截至2011年底,洛阳市共有担保机构140家,注册总资本50亿元。
  不过,随着接二连三的担保跑路事件发生,洛阳担保行业步入两难,一边是饥渴的中小企业,一边是疯长的担保公司,还有那些为跑路买单的普通投资者。洛阳市政府也开始大力整顿担保理财业务,洛阳人感受最明显的变化是,过去支持担保行业的条幅,变成了“非法集资不受法律保护”等内容。
  与此同时,行业大洗牌也开始了,一些担保公司关门或停业。记者在洛阳中洲中路看到,宝银投资担保外面挂着“出租”字样,记者以客户身份咨询多家投资或担保类的公司,均被告知目前不做理财业务了。应采访对象要求,李敏等投资者均采用化名。
  记者观察
  变异生长的洛阳担保怪圈
  “前期发案的情况,主要是钱流入到房地产,现在房地产不景气,这些钱流到实体企业的比较多,但现在实体的效益也不好。”近日,洛阳市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以下简称处非办的负责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2011年,“洛阳最佳担保公司”盛归来案发,约4亿多元“理财款项”无法兑付,盛归来的民间借贷主要为其旗下房产项目融资输血,但结果是公司拍来的土地因种种原因均未动工,在房地产调控影响下,一些项目效益也不好。
  而国担、恒生案件主要投向了实体经济,如国担的资金主要投向包括景源果业、阿姆斯果汁、东风油品等,但行业不景气,导致部分企业借贷资金难以偿还。
  上述处非办人士对案发公司进行分析后认为,一些下游企业发展低迷,导致企业拖欠贷款,“由于这些企业借的高息,项目自身运营不佳,没办法还款,就无法还担保公司的钱,担保公司也无法还投资者的钱。”
  担保公司疯长,人员良莠不齐,必然导致担保业乱象丛生。
  据洛阳担保公司鑫融基投资担保公司张经理介绍,担保公司有一套风险控制,包括人员素质和具体项目等,公司要对资金流向很清楚,即使个人理财资金也要有明确去向,“比如具体到项目我们要看国家的产业政策、行业前景,公司发展方向,以及产品,还有上下游客户、实际控制人诚信度等。但现在有些担保公司本身没有项目可做,人员素质不高,导致问题丛生。”
  事实上,洛阳一些担保公司从事的更像是民间借贷,用比银行高的利息将钱从个人手中揽上来,再以更高的利息把这些钱放贷出去。以投资、担保公司社会吸储成本按月息1分5计算,年利率至少在18%以上,如果再以月息3分至5分向外借款或投资,而现在没有多少企业的效益能达到30%以上,尤其是在目前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借贷资金迟早会出现断裂。
  张经理认为,现在企业没有那么高的收益,国家支持担保行业主要是为了解决企业的融资难题,“如果利息低,借款企业的成本可以降下来,因此担保公司并不像大家想象的利润空间那么高,这也是国家奖励补贴的原因。”
  同时,也有洛阳担保界人士认为,不能因为担保行业出问题而停止发展,而是需要对市场进行规范整顿,让担保行业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
  权威声音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互保危机深度蔓延希望民间融资法尽快出台
  不少地区集中爆发的担保公司跑路案,让众多投资者面临着血本无归的风险,也让担保行业隐藏的危机和风险暴露了出来。与此同时,在浙江等地区,一大批中小企业也因为担保的问题,面临着资金链绷紧或是断裂的风险。如何解决这些危机?如何让民间融资走上更合理的道路?针对这些问题,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了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
  NBD:你如何看待这次互保危机?
  周德文:互保危机其实一直都存在。从去年开始,杭州企业出现大面积互保危机,到现在危机并没有得到根本缓解,正向深度蔓延。
  媒体说这是第二轮互保危机,其实不是,2012年互保危机一直就没有走出来。银行没有化解这个危机的姿态,依然主张单子谁签就找谁。企业家希望政府和银行站出来解决问题,但事实上很难解决。
  NBD:目前政府出台了什么办法吗?
  周德文: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制度的办法来解决。政府曾有一个思路是用财政的钱来建立担保机构,切断担保链,由财政的担保资金来承担责任,但是争议较大。首先,能否解决是个问题,解决到哪一环是个问题。另外,财政的资金不是某个企业的资金,加上地方政府都存在财政危机,去救企业也不公平。
  NBD:这次互保危机是如何形成的?根源在哪?
  周德文:互保联保的方式,最早是农业银行用于支持农村经济发展,针对农户缺少抵押物推出的一种贷款方式,其后这种模式被商业银行广泛普及于中小企业的担保,又以民营经济发达的浙江地区为甚。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国家为了刺激经济,银行放出海量贷款。当时,银行考虑的是市场占有份额,于是鼓励企业借贷。但大多数中小企业缺乏抵押物,为了能增加贷款规模,银行积极主动促成企业之间的互保和联保,造成企业互保联保贷出的资金占比激增。
  NBD:你觉得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
  周德文:我觉得问题的根源在于金融机构,银行现在应该返利给企业,如果银行不出资金,解决不了危机。银行是收贷行为的主角,企业处于被动地位。银行的催贷对许多企业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失去造血能力的企业只有死路一条。
  在当前经济形势下,银行更应该让利于企业。现在金融系统的问题如不良贷款率上升、钱荒,很多有互保联保危机的原因在里面。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卷入到危机中,一些大的企业也会被吞噬。地方政府无法调控金融机构,所以需要中央出面。如果这个问题到春节之前都无法解决,更大的危机或将到来,可能会有更多的企业倒下。
  NBD:此前有报道称,《浙江省温州民间融资管理条例》已上报省人大层面,最快10月份会出台。条例的亮点包括民间借贷年息上限为48%;同时允许有条件地放宽企业间资金拆借。如果条例出台,是否能够缓解互保危机?
  周德文:条例什么时候出台不知道,但我希望越快越好,这样能够缓解互保联保危机。现在中小企业没办法依靠银行,只有依靠民间资本来救自己。民间融资的合法化,可以缓解联保危机,因为如果从民间可以比较便捷取得贷款或过桥资金,企业也可以及时地还银行贷款,守住信用。现在互保联保问题越来越严重,民间借贷也越来越难。
  NBD:你觉得如何解决担保危机问题呢?
  周德文:条例对于担保这块没有具体的内容,但是民间融资管理条例主要是为了更好地引领民间借贷的合法化,大量资金在合法化的前提下,才可能流向市常现在很多企业的借款到期了,连利息都还不了。民间的借贷成本虽然高了些,但可以缓解企业的压力。
  我的观点还是解铃还需系铃人:银行应挺身而出,让利于“民”企业。与政府企业共担责任,共同采取措施来化解互保联保危机。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