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企业动态 » 葛兰素史克:埃博拉疫苗最快2016年问世

葛兰素史克:埃博拉疫苗最快2016年问世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0-19  来源:东方财富网  浏览次数:0

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世卫组织数据显示,因埃博拉病毒死亡的人数已经超4500人,这种致命病毒引起全球关注。但其实,人类早在1976年就发现了埃博拉病毒。近40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研发出疫苗或者特效药物?

     英国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表示,有关疫苗安全性及疗效的全部数据直到2015年末才能得出,也就是说,明年才能完成埃博拉疫苗研究工作,疫苗最快2016年问世。葛兰素史克埃博拉疫苗项目研究组负责人巴鲁说,我恐怕这次疫情没办法靠疫苗来解决了。

     巴鲁:即便在6个月前,关于埃博拉病毒疫苗研究都不是很急迫,现在形势所迫,我们需要把10年的研究调查压缩到一年进行,为了确保疫苗的可靠性和剂量的安全性,我们至少还需要1年的时间,这可能已经是最快速度了。

     埃博拉病毒是一种罕见的致命病毒,1976年在苏丹南部和刚果(金)附近的埃博拉河地区发现,致死率高达90%,当年病毒疯狂地虐杀“埃博拉”河沿岸55个村庄的百姓。事隔3年“埃博拉”病毒又肆虐苏丹,一时尸横遍野,不过之后“埃博拉”病毒销声匿迹。

     美国、俄罗斯等国家由于担心有恐怖分子将埃博拉病毒制成生化武器,由本国的卫生局研究。几天前,由加拿大研发的埃博拉病毒疫苗在美国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正式启动首期人体临床试验。由于涉及国家安全,制药公司没法得到这些数据。

     不过话又说回来,科技如此发达,为什么40年的时间里,埃博拉疫苗始终没有突破呢?上海市疾控中心急性传染病防治科副主任潘浩说,主要是因为无利可图。

     潘浩:疫苗研制是非常复杂的过程,需要临床试验。过去埃博拉是在非洲,很少外传,制药公司觉得市场小、利润不高。

     面对外界对制药公司逐利的批评,葛兰素史克埃博拉疫苗项目研究组负责人巴鲁说,没人能够预计埃博拉病毒会在今年再次大爆发。

     巴鲁:这种争论恐怕会持续很多年,药物和疫苗的研发要花时间和金钱,很可能一种疫苗要10年和十亿美金的投入。全球现在等待破解的病毒有非常多,比如疟疾已经导致几百万人死亡,但始终也没有研制有效的疫苗。每一个制药公司都有自己的节奏和计划。

     经济之声:觉得这个病毒虽然已经造成了那么多人的伤亡,但是跟自己的关系不大,张翼觉得是不是这样的原因。

     张翼:这个评价是比较准确的,因为我们看世卫组织的高官他也说了一句话,他说埃博拉这个事情是穷人国家的一种病,而且得病人数非常之少,这样一个表达,是带有一种指向性的,而且我们举个例子,就是在1918年的时候,当时世界范围爆发大规模这种流感。特别是在美国,在一个月份里面大概死了20万的人,导致在1919年的时候,美国平均寿命减少了12年,所以在这样的一个大的背景之下,美国就大力去研发流感疫苗,所以,流感疫苗现在已经比较普遍了,任何一种疫病流行都是一个小概率的事件,任何一个商业组织,也不会为一个小概率的事件来进行大概率商业的量化和商业的投入,就像我们刚才讲的,它时间非常之长,10多年,然后金钱也比较多,10亿美金、10欧元以上,这样一种大规模的投入,任何一个商业组织,任何一个商业机构,它是以盈利为第一前提的,如果这样一个前提不能够保证的话,你让它进行这样一个产业研发的话,它逐利也好,你说它贪图一种利益也好,这都是一种必然,因为它毕竟是商业的组织,所以说世卫组织应该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联动这种机制,能不能联动各国建立这样一个卫生组织专门一个基金来应对在全球范围内,扩散这种的小概率事件的或然风险疫病这种发行和流行。

     经济之声:当然美国这个评论,我觉得实际上有点因为这件事情以后,它们也有它们激进的一个说法,当然在任何一个事件当中,我们可以看推导之前的疫苗所产生的背景,有很多数量级的人的性命,作为推动的力量来推导一个疫苗最终诞生出来,加速了它的诞生,而不是说哪一个人种,或者说哪一个国家的人,往往是大规模的疫情出现之后,伤亡的数字都非常之大,越是往前推,我们就会发现这种疫苗的诞生,都但随人类巨大的牺牲之后才会有这样的疫苗出现。

     医学界一般认为,花费15至20年研发一种新的疫苗是非常迅速的,制药公司从研发、制药到临床使用、大规模投产投资巨大。

     据英国科学杂志介绍,医药公司的科学家们需要1年时间内完成所有的基础实验室工作、疫苗研制工作并完成动物试验,然后将花两年甚至更久的时间进行人体试验以确保疫苗的有效性,并将结果移交监管部门。

     美国政府的要求是,制药公司根据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新药研发既定流程,新药上市前需要经过总共三期临床试验阶段,前后需要经过至少约6年,数百名患者的参与。

     针对埃博拉病毒,美国政府亮了绿灯,减少审批过程,不过松鼠科学会病毒学博士于涛指出,有些时间是没法缩减的。

     于涛:正常疫苗生产过程中,需要实验室的研究和临床试验,临床试验一般需要8-10年,这次埃博拉疫苗,美国说可以走绿色通道,这省下来的是走文件审批的时间,但做实验的时间,不能缩减。

     除了技术限制,还有一道巨额研究经费的门槛。埃博拉病毒被定义为最高等级的四级生物安全病毒,根据相关规则,只有最高安全等级的P4生物实验室才有资格对疑似埃博拉病毒感染的组织材料进行检测操作与深入研究。这类实验室造价也是最贵的,目前即使是在全球范围内,生物安全4级实验室也只有56个。

     全球疫苗市场有80%以上被葛兰素史克、赛诺菲、默克、辉瑞、诺华等药企巨头垄断,小型药企很少涉及,因为虽然市场大,但持续性不高,很多疫苗一次接种就能终身有免疫力,有一定的不可持续性。

     经济之声:所以我们就说说生产疫苗的过程,风险很大,很有可能生产出来的疫苗后来因为这个病毒的变异,它失效了,不好用了,或者这个病毒突然间没有了,不需要这个疫苗了,但是前期的精力投入、财力投入都有了,而且很难获得好口碑。

     就是刚才我们说这个病毒,埃博拉病毒在1976年的时候,它虽然肆虐的情况非常严重,但是它突然就消失了,这个如果说一个公司说我发掘了巨大商机,我开始研制这个疫苗,他不知道这个疫情什么时候再出现,所以对公司来说,蕴藏着投资巨大,另外也蕴藏巨大的风险。除了技术限制,还有巨额研究经费的门槛,很多朋友已经知道了,像埃博拉定义为最高等级的,叫四级生物安全病毒,我们之前说过的非典是三级,这个危险系数,像之前说的艾滋病只是二级危险,所以可见这个病毒的危险系数确实比较高,根据相关的规则,只有最高安全等级的P4级生物实验室才有资格对疑似埃博拉病毒感染组织材料进行检测操作与深入研究,这也是对医学工作者的保护,这个实验室本身的造价也特别的昂贵。目前全球范围内生物安全实验室全球一共才56个。

     所以你想研究这个疫苗花费这种成本是非常昂贵。

     张翼:你说疫苗的话,我们面对是一个或然的风险,就是这个风险可能会有,也可能不会再发生了,但是对商业组织和商业机构来说,如果它研发这个疫苗的话,它是面临一个必然的代价和必然成本的付出,那么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商业组织会量化它这种投入产出比,来进行一个更加商业化理性的选择。

     经济之声:但是有一个问题,虽然敢行动的企业并不多,但之前重庆啤酒、白云山等等中国企业也是打着要研发疫苗的旗号,但是最后也是付诸东流,为什么会借着疫苗这个概念炒作呢?

     张翼:资本市场的最大的特点是炒预期,像重庆啤酒是非常典型的,后来炒,把自己炒成一个妖股了,用这个乙肝疫苗这种概念去炒作股价,股价拉到了一个惊人的高点,最后一下掉入目前一个低谷,应该说我们国家是一个疫苗生产一个大国,同时也是一个消费大国,但是我们的生产能力和我们的研发能力还是远远不够的,这也提醒我们企业应该更多的时候,来立足于技术、来立足于研发来进行一个更接地气的产品的推进。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