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行业资讯 » 全球明争暗抢大宗商品定价权 中国应发出好声音

全球明争暗抢大宗商品定价权 中国应发出好声音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6-20  浏览次数:0
  业内人士表示,必须有越来越多的交易商参与进来,逐渐让我国期货价格成为国际贸易定价的参考标准
  世界各国都企望控制大宗商品定价权。
  如今,我国已经成为全球大宗商品的生产和消费“老大”,然而在大宗商品定价方面仍未能发出“中国好声音”。
  业内人士建议,对于事关国计民生的大宗商品,我国可以通过从资本和市场中寻找没有被国际资本控制的商品、整合产业链、产品创新、互联网技术以及期市国际化等方式夺回大宗商品定价权。
  然而,夺得大宗商品的定价话语权并非一蹴而就,“在这个长期的过程中,必须有越来越多的交易商参与进来,逐渐使得我国期货价格成为国际贸易定价的参考标准”,业内人士表示。
  多种因素导致
  中国缺失大宗商品定价权
  目前,虽然中国已是世界大宗商品消费大国,但几十年来,在大宗商品定价权上长期缺乏话语权。
   “中国在国际贸易中买什么什么贵,卖什么什么便宜的现象使中国企业和消费者深受其害。”近日,中国经济网总编辑崔军在厦门举办的海峡金融论坛分论坛“大宗商品交易与国际定价权”上表示,中国是世界最重要的大宗商品生产国、消费国和贸易国,但却是一个国际市场价格的被动接受者。
  我国大宗商品需求量非常大,为什么没有定价权,处在任人宰割的阶段?厦门市金融办主任邱筱文表示:“中国经济结构的不合理性,对大宗商品定价权也产生了影响,主要体现在商品的层次结构不合理,需求长期不足,改革开放前,是需求旺盛,而改革开放以后,产能过剩非常严重。据统计,2014年我国24个重点行业产能全部过剩。”在国际现货商品交易中,我国商品进口顺从国际价格,而出口则出现企业间竞相压价的恶劣现象。而且,我国大宗商品交易所公信力较差,难以为争夺定价权作出更大贡献。
  对此,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胡捷认为,大宗商品核心问题就是交易机制的问题。竞价机制和询价机制是最为普遍的,这两种机制各有千秋,竞价机制在风险和收益的分配比较合理,询价机制容易被扭曲;而竞价机制的客户发展能力相对比较慢,询价机制相对比较快;竞价机制价格发现能力比较强,询价机制则比较弱,容易受到很多因素的干扰。如果价格不能发现,就谈不上什么定价权。
  就黄金定价权而言,北京黄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刘山恩指出,黄金定价权关系着货币的定价权,而货币的定价权则是大宗商品定价的核心。要获得黄金定价权,黄金市场国际化是必然的。“在历史的新起点上,未来我国黄金市场发展将不再纵向比较,而是进入横向国际化竞争的阶段,这就需要我国黄金产业以更大的步伐走向世界,用更宽广的胸怀欢迎国际黄金投资者的到来。”刘山恩表示,中国黄金市场国际化实质上就是黄金市场物流的国际化、人流的国际化和资金流的国际化。
  我国期货市场
  应加快与国际市场接轨
    一直以来,大宗商品的定价权长期被美国主导,而在这背后所体现的是美元的国际地位,但作为大宗商品最大的需求方,中国大宗商品定价权的缺失,不仅与我国贸易大国的地位明显不匹配,更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对于国内企业而言,夺回大宗商品定价权可以说是相当重要。
  邱筱文建议,对于事关国计民生的大宗商品,我国首先要从资本和市场中寻找没有被国际资本控制的商品的定价权,其次要通过产业链的整合来争取获得定价权。此外,中经商品交易中心总裁冯春则表示,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发展如果要抢得一席之地,要做“豪门”,有两个很关键,即产品的创新和互联网技术的引领。
  而随着期货市场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日益重要,国际大宗商品定价权的重要性正在从国家战略高度被重新认识。新“国九条”明确指出,要继续推出大宗资源性产品期货品种,发展商品期权、商品指数、碳排放权等交易工具,并平稳有序发展金融衍生产品。此外,随着新“国九条”扫清金融机构、国有企业等主体利用期货市场进行风险管理的障碍,更多资金进场将有助于期货市场定价功能的发挥。
  近年来,随着国内期货市场品种结构不断丰富、投资者结构的完善如大型产业客户和专业投资机构的进入极大提升了市场流动性,一些传统外盘影子品种如上期所天然橡胶已取代东京胶成为东南亚定价中心,沪铜的波动率也基本能覆盖伦铜的波动率。“建立一个与国际接轨的期货市场,向欧美等国建立的定价体系提出挑战,是争夺大宗商品定价权的有力途径,这就势必要打造良好的金融环境和制度环境,吸引更多有市场影响力的境外参与者。”有业内人士表示。
  与此同时,我国也正在为争夺国际大宗商品定价权做出努力。2014年1月,上海提出今年将在自贸区建成八大国际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涉及能源化工、农产品、矿产品、有色金融、黑色金属等多个品种。而就在2013年底,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落户上海自贸区,今年5月份,上海自贸区黄金国际板方案获批,随着境内外资金实行实时的对手交易,中国大宗商品市场形成的价格可能成为全球参与者的重要参考,甚至成为全球价格基准,如原油期货的上市可能极大地影响全球原油市场的定价格局。
  不过,短期内中国商品定价话语权可能很难见效。“取得话语权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必须有越来越多的交易商参与进来,逐渐让我国期货成为贸易定价参考标准才行,进而影响全球价格,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