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企业动态 » 海鑫钢铁遭“围厂讨债” 存货远不够还欠款

海鑫钢铁遭“围厂讨债” 存货远不够还欠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4-11  浏览次数:5
  海鑫钢铁集团相关负责人李兆霞拒绝回应,有业内人士称,收回外流资金或是还债唯一办法
  海鑫钢铁最后的高炉宣布停产后,这个山西省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几近命悬一线。
  事实上,海鑫钢铁此前被披露的债务为30多亿元。不过,按照其有33家金融机构和若干第三方担保公司来看,其债务或将超过100亿元。由于巨额欠款,日前海鑫钢铁“少帅”李兆会已经被光大银行起诉。
  而“外患不绝,内忧不止”,一位被海鑫拖欠了六年工程款的工人苏某向记者表示,“我们现在每天都有人在公司门口堵着,希望能讨回一个说法”。
  现在海鑫钢铁公司已经被围堵得“水泄不通”。近期,集团对面的旅馆住满了从全国各地前来讨债的人。面对还不清的债务,人们不禁要问,集团昔日积累的147亿元总资产都去哪了?
  存货抵债承诺迟迟不兑现
  记者之前联系到负责海鑫钢铁工程建设的工人代表苏某,其向记者表示,海鑫曾承诺要拿工厂库存的钢筋抵偿欠他们六年之久的5000多万元工程款。
  而现如今,依然是一分钱没拿到。“没什么进展,现在库存仓库都被封住了,公司说等有结论以后才能商量这个事,我们每天往县政府跑,往公司跑,堵着海鑫,之前政府给我们的回复是他们也在开会讨论这个事。我们还去找了省政府,其当时给的回应是找闻喜县一个副县长,找了这个副县长后,依然是不了了之的状态。”苏某无奈地向记者表示。
  苏某同时向记者称,“政府其实也没什么办法,而且地方政府也不希望海鑫钢铁倒闭,毕竟这么大的企业如果垮了,整个县受的影响都很大”。
  值得一提的是,据记者了解,2013年2月份,闻喜县全县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完成销售收入为19.95亿元,海鑫销售收入12.97亿元,占比为65%(2012年同期占比更高,达75.69%);海鑫产品销售成本为12.38亿元,占全县总额的65.54%(2012年同期为21.31亿元,占比77.04%);此外,2012年2月份,闻喜县的税金总额为3480万元,海鑫纳税占比37.35%(2013年同期数据空缺)。由此可见,海鑫集团在闻喜县举足轻重的地位。
  至于海鑫钢铁的态度,苏某表示,“目前海鑫不管是谁的电话,都是打不通的状态,海鑫负责人的电话根本没人接,我们现在确实没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堵门口,希望能见到相关负责人,讨一个说法”。
  而记者拨通了现任海鑫钢铁集团总裁、李兆会的妹妹李兆霞的电话后,一问及此事时,对方直接挂断电话,没有任何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了解到,海鑫钢铁目前的库存对偿还这些债务可谓是“杯水车薪”。“我们都清楚,其实破产清算远远不够,但我们现在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无奈的局面”。苏某也向记者表示。
  外流资金难收回?
  事实上,海鑫钢铁现在被人追债的窘境很难让人相信海鑫钢铁也有辉煌的过去。2004年海鑫总产值70亿元,实现利税12亿元,被评为纳税全国民企第一。2005年至2007年,海鑫钢铁连续三年蝉联山西百强民企第一名。
  而海鑫钢铁董事长李兆会当年也是风光无二,在2007年的胡润百富榜中,李兆会因持股民生银行身家飙升至85亿元,排名第78位,身家较2006年暴涨了112%,并成为最年轻的山西首富。2008年,李兆会以125亿元资产再次登顶山西首富。
  可是,如今海鑫钢铁连千万元的工程款都能一拖六年,面对几十亿元甚至可能上百亿元的负债危机,海鑫钢铁到底有没有能力去偿还那么大的一个“窟窿”?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其实海鑫钢铁目前所拖欠的债务,如果仅仅靠变卖原料和库存,显然是不够的,目前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海鑫钢铁的钢铁资产上面,其实应该更加关注一下钢铁资产之外的资产,都说李兆会的心思不在钢铁上,而在其他方面的投资上,不管是用钢铁作为主业融资的平台也好,通过钢铁资产贷来的资金也罢,肯定是拿出去做别的投资了,现在造成钢企资金链断裂,如果能把流出去的资产再收回来,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偿还这么大的一笔债务。”
  据记者了解,李兆会的投资经历也颇具传奇色彩。2004年11月份,李兆会曾以海鑫旗下的山西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名义以5.9亿元的价格,受让中色股份所持民生银行1.6亿股,成为民生银行的第十大股东。并且海鑫实业在2007上半年的牛市高点,抛售了手中民生银行近1亿股,套现超过10亿元。这也堪称李兆会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投资。
  而当记者问及海鑫钢铁为什么不拿投出去的资金来弥补钢铁这么大的漏洞时,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向记者表示,“关键看海鑫钢铁高层对偿还债务的态度,海鑫钢铁现在资金链断了,工厂也停产了。因此银行就担心海鑫钢铁要破产,从光大银行起诉海鑫钢铁即可看出银行的恐慌。因为仅仅依靠海鑫钢铁这几个高炉是肯定不够的。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如果这些年你把钱都投到钢厂了,钱都投向钢铁高炉里了,大家能看的见,亏了大家也没什么话说,但是事实情况是钱并没有投到钢铁主业里面,而且又欠了银行那么多贷款,所以这些钱的去向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
  该人士同时向记者表示,“海鑫钢铁现在就好像一个空壳,资金其实已经转移出去,势必要把资金和钢铁一刀两断。而现在最令人担心的是,海鑫钢铁是不是拿着公司的资金在外面投资,而且来了一招‘金蝉脱壳’,借助国内钢铁行业形势普遍看衰的‘烟雾弹’来掩护,为自己这些还不了的债务寻找借口,形成不良贷款和坏账”。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