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企业动态 » 中煤九鑫“礼单门”背后:2.2亿元纠纷未解

中煤九鑫“礼单门”背后:2.2亿元纠纷未解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3-10  浏览次数:2
  一份长长的“送礼名单”,至今仍在网络上传播。送礼的,是央企在地方的三级公司中煤九鑫,收礼的,是上级公司的领导,以及山西省、市、县各部门的官员。目前,山西省纪委、晋中市反贪局以及中煤能源公司均已介入调查,截至3月7日,调查进展未有公布。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礼单”背后,是央企与民企绵延多年的纠纷。中煤九鑫成立于2003年,双方之所以合资,是因为央企看中民企手中的项目批文,民企则希望“背靠大树好乘凉”。
  这份项目批文究竟值多少钱?民企应该拿到多少补偿?围绕这个争议,双方已展开多轮较量。中煤能源方面称,“送礼名单”一事与这起纠纷有关,民企灵石九鑫借此将中煤置于被动,希望影响案件审理。
  中煤九鑫“送礼名单”尚无调查结果
  早在今年1月中旬,这份“送礼名单”就已经在网上发出。在相关举报帖文中,举报者称名单共有20页,金额共计163万元,名单来自中煤九鑫公司的存档资料,已部分上传至网络上。
  一位参与曝光此事的记者告诉新京报,事件曝光后不久,山西省纪委、晋中市反贪局曾派人前来北京,从记者手中拿到了这份“送礼名单”,目前调查正在进行。
  上周,记者致电山西省纪委、晋中市反贪局询问调查进展,相关工作人员均表示不便回应。中煤能源董秘周东洲对新京报表示,目前中煤能源已对此事展开调查,调查结果尚未形成。
  记者网络搜索发现,目前相当比例的举报帖文已被删除,但仍有5页名单在网络流传,其中3页为“中秋节”慰问,另外2页为“春节”慰问,涉及金额共计60多万元。
  中煤九鑫送礼的对象不仅有当地政府官员,还有上级公司中煤焦化的领导。
  在一份名为《中煤焦化控股公司领导春节慰问》的文件中记载,中煤九鑫向母公司中煤焦化的“华总”、“第总”、“副总”、“助理”、“部门经理”等共送出27份礼品,共计22.7万元。
  在中煤九鑫的股权结构中,央企中煤能源的全资子公司中煤焦化占股91%。
  “其实过年过节送礼在当时很普遍。”中煤能源的一位内部人士私下告诉新京报记者:“但那个单子是真是假,是不是网上传的有20页,目前公司也在了解情况。”
  产生2.2亿补偿款纠纷
  如果这份礼单属实,那么有着央企背景的中煤九鑫,为何要如此“慰问”当地的政府官员?
  国企改革领域的观察者祝波善对新京报表示,央企在地方的确很强势,但一般表现在产业布局、企业落户等战略层面,在具体业务操作、行政审批的层面,不管是央企,还是跨国公司,都仍然面临地方政府关系的问题。
  山西一位煤炭行业分析师对新京报表示,从经商环境来看,这种情况颇为常见,为了让企业更好地运转,“有时候你不打点,政府就可能找你麻烦”。
  被爆“送礼名单”的中煤九鑫,是央企与民企联姻的产物。
  公开资料显示,中煤九鑫公司成立于2003年11月,中煤焦化出资75%(后增至91%),民企灵石九鑫出资25%(后减少为9%)。
  记者了解到,中煤焦化之所以决定与民企灵石九鑫合作成立合资公司,主要是因为灵石九鑫手中握有一个“项目批文”。
  灵石九鑫的法律顾问叶斌告诉新京报,2003年,正值行业分类整合,焦化项目无法立项并获得批文。中煤焦化在与山西省政府接触时得知,山西晋中市的一家民营企业灵石九鑫,已在原有36万吨/年的焦化项目上,获得了60万吨/年焦化技改项目的审批文件,合资建设的想法由此而来。
  叶斌称,在双方合作之前,灵石九鑫不仅有批文,还有各项完整手续、土地资源、设备等优势,中煤焦化则凭借央企的资金优势,双方一拍即合。
  灵石九鑫提供给媒体的一份说明材料称,2003年11月,合资中双方都是直接出资,民企的项目、土地、设备等先行投入并未作价入股,而是约定由合资公司对民企进行补偿。
  由于补偿款迟迟未能到位,双方的矛盾由此埋下。
  2010年,中煤九鑫和灵石九鑫双方签订协议,同意通过仲裁的方式解决争议。此后2011年和2012年的两份仲裁裁决,认定合资公司中煤九鑫须向民营方支付2.2亿元的补偿款。
  2.2亿元中,包括3084.65万元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费、利息1269.27万元,以及60万吨/年焦化技改扩建项目、120支焦炉及其附属设施的建设费用补偿款1.75亿元和仲裁费。
  对于这样的仲裁裁决,中煤九鑫始终不愿接受。中煤方面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称,灵石九鑫仅仅有一个批文,就要价上亿元,显然不合理。
  中煤能源或失去中煤九鑫控制权
  围绕2.2亿元补偿款的争议,中煤九鑫的合作双方已陷入一场“拉锯战”。在数个回合的较量之后,中煤九鑫4万吨的焦炭即将被拍卖,中煤焦化在该公司91%的股权已被冻结,若这部分股权最终被拍卖,上市公司中煤能源或将失去仅有的一个焦化项目。
  双方的角力,自仲裁之后就已开始。
  2012年2月7日,灵石九鑫向晋中市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此前的仲裁裁决,随后法院按法定程序对其采取了强制执行措施。中煤九鑫以执行影响其正常经营为由,要求法院解除各项执行措施,并于2月13日向法院提出不予执行申请。
  “中煤方面动用了很多资源,希望影响案件的审理。”灵石九鑫的代理律师李君说:“为此,晋中市中院专门召开了两次听证会,包括山西省高院、晋中市人大、晋中市检察院、晋中市纪检委、晋中市政法委等部门都前来参加。”
  然而,听证会的结果,依然对中煤不利。在两次公开听证之后,中煤九鑫的不予执行申请被驳回。
  2013年7月,中煤九鑫又提出了《执行异议书》,同样被法院驳回。中煤能源法律部的相关人士告诉新京报,目前中煤九鑫已向山西省高院就晋中中院“驳回执行异议”提出了复议申请。
  就在此时,中煤九鑫似乎找到了新的发力点。
  中煤九鑫的代理律师、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脱明忠告诉新京报,目前,太原市公安局已对参与此案评估的山西华强评估公司进行立案侦查,该公司涉嫌“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
  脱明忠说,他们在调查中发现,民企灵石九鑫公司给华强评估提供的一些材料可能是伪造的,包括一些小土窑的造价证明等等,而这些材料均被华强评估采信。
  根据记者获取的仲裁裁决书,华强评估公司之所以参与此案,是受到石家庄市仲裁委的委托。该公司参与评估的部分包括60万吨/年技改项目,以及120支焦炉及其附属设施,此案中土地价值的评估,则是由另一家评估公司完成。
  记者注意到,其前者的评估金额为2.45亿元,后者的评估金额为5235万元。在仲裁裁决中,仲裁委支持了2.45亿元的50%,以及5235万元的全部。
  对于评估公司被立案侦查一事,灵石九鑫的代理律师李君对新京报表示,对评估公司的刑事立案侦查,并不能影响执行程序的正常进行。
   值得注意的是,中煤能源至今并未就此事进行任何公告。中煤能源董秘周东洲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中煤九鑫只是上市公司的三级公司,从体量上来看,对中煤能源的影响不大。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