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杯水”救市难解晋煤之渴

“杯水”救市难解晋煤之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7-12  来源:华夏时报  浏览次数:0
   “一吨煤”从诞生到消失需要经历多达上百项税费关卡,而除了正规税费外,在这“一吨煤”超长利益链条上还趴满了各色隐形掠食者,让陷入困境的煤企和贸易商苦不堪言。
   于是,传统煤炭大省纷纷掀起了煤炭税费瘦身热潮,这也被看作是地方政府“救市”的信号。然而,涉及到地方各级部门、煤炭企业、贸易商、下游电厂等各利益方的煤炭超长利益链条上,税费瘦身从一开始就因带有为解救当地煤炭企业的应急之举,而被指为“鸡肋”。
  税费瘦身加码
  虽然听说山西要取消各地市从10-30元不等的出省费了,但从山西沁源县运煤到山东烟台的刘先生于7月初发现,依然有煤管站给的出省票。显然煤矿还没有真正享受到这一政策利好。
   刘先生对《华夏时报》记者称,山西省内销煤与外销煤票不一样,外销煤规定走哪个关口就得走哪个关口,煤矿与管煤炭销售的部门都签合同,出省票上都有合同号,而陕西省就没有出省票一说。
  “此前山西不仅有出省费甚至还有出县费,各个地方收费不等,有十到十几元出省的,有的二三十元。”刘先生说。
   据了解,一吨合法的煤炭至少经历109道税费征收关卡。“单交税费大概需100多元/吨,这都算在煤炭成本里,”一位山西煤炭贸易商告诉本报记者,“但这并不包括煤厂检验员、火车铁皮计划、下游电厂检验员等各个环节的打点费用。”
  较早取消煤炭出省费的是陕西省。“山西实际上已经晚了,早在2011年底至2012年初陕西省就取消了该项收费。”一位山西省内的大型煤企相关负责人如是对本报记者说。
  不过,来自山西省政府的清税费等政策高压不断加码。从2013年7月份实施的“20条”,到今年5月份的“17条”,再到今年7月起实行的清费立税政策,无一不是从上至下的税费瘦身行动。
  最新的消息是,7月8日上午,山西省政府派出由省财政厅长为组长的第四督查组深入吕梁市,督查涉煤收费清理规范工作进展情况。而6月23日山西省政府召开的涉煤收费清理规范电视电话会议上,可见此次行动颇为迅速、着重落实。
  一位山西煤企人士说,地方政府总是在火烧眉毛时才肯动点真格的,从20条取消和减半三项收费且仅执行到去年底,到今年17条又延续上述三项政策,再到7月1日开始的清费立税政策,政策越来越落在可直接减少企业包袱的实处了。
  为企业节省多少成本
  然而,此前救市政策到底为企业直接节省了多少成本?
  山西一位煤企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20条中,从去年8月1日至12月31日暂停提取煤炭企业矿山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和煤矿转产发展资金,大概可省十多亿元,同期将煤炭交易中心交易服务费减半收取,仅为煤炭企业节省1000万元,退还了7家煤企的80亿元的高速公路投资资金,还有启动北部电煤铁路南运可降低运输成本,几项累计大概100多亿元。
  今年5月开始实行的17条,延续执行20条中的暂停提取两项保证金和减半收取交易费的措施,而且又有暂停协议方式配置煤炭资源,暂停审批露天煤矿,还有煤炭资源税改革等方面的侧重。由于至今执行时间较短,可节省几亿元的成本开支。
  而今年7月1日开始实行的清费立税政策方案中提及,从今年1月1日起,取缔除中央和省定项目以外的一切违规收费,对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各煤种征收标准降低3元/吨;还从7月1日起取消各级物价部门收取的煤炭稽查管理费,降低煤炭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收费标准,平均降低幅度达到20%。另外,从明年1月1日起,取消省直有关部门向省属煤炭企业集团收取的服务费;改革公路煤炭运销体制,禁止向煤炭企业收取差价、服务费。
  据金银岛测算,这项清费立税政策,今年吨煤减负6.5元,明年吨煤可再减负7.8元。改革全部到位后,每年至少可减轻企业负担135亿元。
  但是上述山西煤企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取消的仅为九牛一毛,另外,最大头的17%的增值税依然没变,还有从地县到市级政府等各个环节的各种收费,名目繁多的保证金、城建费、工业支农费等,所以对煤炭企业是利好但作用有限。
  另一位山西煤企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说,山西省政府的这些政策仅是将一些企业反映强烈的环节的税费取消或减免了,并没有将整个非常长的煤炭利益链条上的关键渠道打通,结果只能是治标不治本。
  山西贸易商王先生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市场在转型、煤价仍在下行,地方政府在这个过程中的救市作用不大,下游电厂也在算利润空间,减少的这些税费等于直接被市场稀释了。
  尴尬的山西GDP
  在山西省救市政策下煤炭企业处境依然没有大的好转。
  刘先生明显感到“今年生意不好干,真想停一停了”,而他7月10日对《华夏时报》记者感叹道,贸易商说停就停了,最不好干的则是上游煤矿企业。
  7月10日,山西一家私营煤矿老板对本报记者说,很多私营矿在2009年被整合了,一些在整合中存活下来的私营矿现在也纷纷停产了,工人们放假了,仍在矿上的工人也天天玩扑克、打麻将,百无聊赖地耗着。
  相对于可以自由停产的私营煤矿来说,一些国企控股的大煤矿只能继续开工。“赔钱也得开工生产,最起码可以解决大部分工人工资,维持稳定。”一位当地煤炭国企相关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
  今年前4个月,山西省经信委监控的1100余家企业中有606家企业亏损,亏损面达53%。目前,山西省已有27座矿井陷入亏损、停产。而在最新发布的2014年世界500强企业中入围的山西六大煤企中,除了山西焦煤集团、晋城无烟煤矿业集团2家企业盈利,其余都呈现亏损状态。
  卓创资讯煤炭分析师刘东娜说,自今年初至今,煤企们绝大多数都在亏本运营,与2008年陡然暴跌的形势完全不同,这一次是属于持续恶化的局面,犹如“钝刀子割肉”,价格再往下降的话,恐怕有很多要面临关停的惨境。
  但是,另一方面,山西省不断加码的清费立税政策,却在不断挑战其地方各级部门的神经。山西一位政府相关部门人士称,煤炭行业不景气加上税费瘦身,造成税收大幅缩水,清费立税太猛了真的受不了。
  作为传统煤炭大省,去年煤炭行业利润仍占山西工业利润的60%,但是随着煤炭行业持续恶化,山西省备受煎熬。
  不仅今年一季度,受煤炭价格下滑拖累,山西GDP增长仅为5.5%,而且今年6月6日在中南海召开的部分省市经济工作座谈会上,上半年GDP增幅后三位的省长悉数到场,山西省也在其中。
  失去了煤炭优势的山西,将如何找到新的增长点?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