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纺企解决老问题又遇新困难 棉价纱价或大跌

纺企解决老问题又遇新困难 棉价纱价或大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3-31 09:30  浏览次数:18
  中国棉花协会3月24日发布消息,为了保证纺织企业用棉需求,有关部门决定自4月1日起调整储备棉投放政策。
  近日记者从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获悉,今年9月,棉花临时收储制度将取消,高达5000元的国内外棉价差有望收窄。然而,纺织企业却并不乐观。
  “计划棉”重创纺织业,还给财政造成千亿元负担 
  “我们的棉花政策就像是一座堰塞湖,纺织企业就像是生活在下游的居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华芳集团副总裁肖景尧,这两年一直在忙着“离岸注册”。作为中国棉纺企业的排头兵之一,华芳的上市公司2013年亏损了3200多万元。肖景尧坦言,这都是中国棉花政策惹的祸。“都说这几年纺织企业‘走出去’,其实大家是为了躲棉价差‘逃出去’。”
  2011年9月,为应对暴跌的棉价,我国建立了棉花临时收储制度。当时,国家以每吨1.98万元的价格收储皮棉,托市效果当即显现。此后,临时收储制度一直左右我国棉花价格至目前的每吨2.04万元。同时,国际市场的棉价却持续下跌,导致了5000元/吨左右的国内外棉价差。
  棉价差吞噬了中国棉纺织企业的利润空间,甚至导致大量中小企业关停。“目前,除了像鲁泰等极少数顶尖企业外,国内棉纺企业都是不赚钱的,或使用副业在贴钱运营。”肖景尧说。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数据显示,去年我国纺织业用棉仅为810万吨,有200万吨的缺口是依靠进口棉纱或化纤替代来弥补。“这相当于全国8%的纺织产能在不公平竞争中被闲置,一大批纱厂不得不关停。”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徐文英介绍,棉花收储制度给印度、巴基斯坦等中国纺织业的竞争对手送上了“大礼”,使其利用低价棉织出的低等棉纱,都可以一本万利地大量出口我国。
  棉花收储还导致中国棉花质量大幅下滑。山东魏桥纺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红霞反映,国家放储的棉花里高等级棉太少,不利于企业提升产品档次。“现在国储棉里都是三四五级混搭,还有三丝等杂质,用这样的棉花生产,纺织品的质量根本没法控制。”张红霞说。
  国储棉更给财政造成了巨大的压力。鉴于棉花质量较差,价格又高,国储棉市场交易持续清淡,库存已高达约1270万吨,国家用于收储的花费约2000亿元。“一吨棉花财政要补贴3000元左右,是一笔沉重的财政负担。而且棉花每存放一年就会降一级,这种贬值的损失更大。”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棉花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世滨说。
  防止棉价暴跌,期盼国储棉“靓女先嫁” 
  听取了各方呼吁,今年9月,持续了3年的棉花临时收储制度将被取消,改为新疆试点棉农直补。然而,不少纺织企业陷入新的两难境地。
  “不取消收储,国内外棉价差那么大,企业吃不消;现在取消了,棉价可能大跌,紧跟着纱线就会狂跌,库存怎么办?行业依然会遭受重大打击。今年又将是困难的一年。”华孚色纺股份有限公司运营总监宋江说,今年取消拍储价格后,放储方案的悬而未决始终是企业的心玻
  今年年初,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会长朱北娜带队走访了1540户棉纺企业。“今年开工形势比去年差,很多企业都在观望。”朱北娜说,企业希望缩小国内外棉价差,但又不希望国储棉瞬间全抛向市场,最好能保持棉价的稳定回落。
  由于国储棉价格高,品质没有保证,去年下半年以来,企业拍储的积极性一直不高,朱北娜建议:“鉴于棉花时间越长,降级越多,希望国储棉能‘靓女先嫁’,既提高企业的拍储积极性,又能尽快减轻财政补贴压力。”
  储备棉的运费问题也令企业吃不消。新疆棉被认为是品质最好的棉花,但是疆棉拍卖被指定在新疆进行,疆棉外运的成本全部需要企业承担。“在江苏拍储我们还积极些,到新疆拍,根本没人要。”无锡一棉纺织有限公司供销科科长唐戚逸说。
  更多企业呼吁,在试行棉农直补、提高棉农种植积极性的同时,更要注重棉花的品质。江苏悦达纺织集团在附加值高的高支纱领域很有竞争力,但总经理陈榕表示,国内相应的棉花原料却少之又少。“去年企业拍储了6000吨棉花,其中疆棉1000吨,但是最后只用了几吨而已。棉包里三丝太多,根本没法用,拍来的棉花都成了库存。我们的针织棉要是真用了国内棉花,做出来也是残次品,还是库存。”
  增加并逐步取消配额,使企业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 
  在观望中,悦达开始考察埃塞俄比亚的市场,打算在当地开纺织工业园。“当地产棉花,港口离西班牙更近,可以对我们收购的西班牙服装品牌的600多个店铺形成支撑。”陈榕说,即便取消了棉花临时收储制度,如果还留在国内,哪怕是去新疆,今年企业还是难以盈利。“只能逃出去,赶紧逃,全球布局。”
  比悦达先一步逃离的是天虹纺织。如今天虹近一半产能都安置在越南,主攻包芯纱市场,而国内的工厂只做化纤和高附加值的产品。这样的布局使天虹去年的净利润增长了8%以上,大大超过了行业水平。
  尽然棉花临时收储制度即将终结,优秀的纺织企业为何还要“外逃”?进口配额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按照世贸协定,我国每年配额进口89.4万吨棉花,实施1%的优惠关税;配额以外的进口棉花,政府加征5%—40%的滑准税。滑准税的目的在于减少进口棉对国内棉花市场的冲击,确保棉农收益。但是,由于制定进口配额时,我国纺织产能只有3000多万锭,而现在有1.3亿锭,造成配额远远小于需求。
  “配额并没能保护棉农利益,没能提高农民积极性,反倒是培育了一批‘配额’倒爷,滋生了腐败,是典型的用计划经济手段干预市常”徐文英说,2013年我国棉花种植面积比2012年减少了6%至8%。预计今年棉花种植面积还会再减少8%至10%。“配额的存在,反倒是在实业最困难的时候,让搞进出口贸易投机的、倒卖配额的赚了钱。只有增加甚至取消配额,中国企业才可能真正利用国内外两个市常”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