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圈层融合 统筹城乡 区域均衡发展的成都实践

圈层融合 统筹城乡 区域均衡发展的成都实践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3-31  浏览次数:5
  在成都远郊的蒲江县寿安镇,一片具有国际水准的工业园区和现代化的新城正在拔地而起。它的出现正显示着成都中心城区的一圈层和远郊的三圈层地区合力缩小区域差距、圈层融合发展的新路。
  2月28日,成都市蒲江县在寿安新城综合服务中心举行中德中小企业合作园区项目启动仪式,集中签约包括“中德(蒲江)中小企业合作园”项目9个,协议总投资36亿元,这标志着中德(蒲江)中小企业合作园建设正式拉开序幕。
  该合作园位于规划面积为11.43平方公里的寿安新城内,新城的开发成为青(青羊区)蒲(蒲江)合作的一个缩影。青蒲合作则是成都市推进市域内一二三圈层融合发展的先行者和成功典型。近年来,成都着力圈层融合,努力缩小三个圈层在经济及民生事业等方面的差距,推进全市的统筹城乡发展。
  区县结对子
  寿安新城是由成都青羊国资与蒲江县国资企业以及民营资本联合投资开发的。成都青羊国资控股的成都青羊工业发展有限公司占60%的股份,蒲江县的国资平台公司——兴蒲投资有限公司持有24%的股份,兴蒲公司占有董事长席位。
  成都青蒲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蒲江县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仲明礼向记者表示,成都中心城区的发展相对饱和,资本和产业要寻找出路,他们需要对外扩张;而蒲江县发展不足,有资源和环境容量。因此,这成为青羊和蒲江合作的现实基础。
  青羊区与蒲江县共同制定了《青羊区蒲江县深化青蒲对流促进圈层联动领先发展九大行动计划》,以“总部+园区”模式推进工业互动发展、以“窗口+基地”模式推进现代农业互动发展、以“资源+市场”模式推进产业互动发展。
  据仲明礼介绍,青羊区大力发展总部经济,但受到土地资源的制约,在青蒲对流的合作模式下,这些企业将总部设在青羊,将生产基地设在蒲江。而整个寿安新城的开发,青羊出资本和团队建设产业园区,蒲江则利用其土地资源。
  政府的结对子合建产业园区带来了投资的活跃,已经有8家青羊区的企业转移到蒲江来。仲明礼说,在中心城区腾笼换鸟的背景下,成都工业要向外扩张,从一圈层向二三圈层转移,蒲江就是很好的承接地。根据自身特点,寿安新城在产业定位上突出包装印务、精密机械和食品饮料产业,规划到2020年形成100亿元的产值。
  来自青羊区的置信集团全资子公司——成都合联公司,就是在青羊总部基地开发结束后转移到寿安新城来的,它投资25亿元打造新型产业园,成为寿安新城的园中园。合联引入“政府搭台、企业办园”的建设模式,由企业作为开发主体,建设集生产、办公、交易、研发、展示、文化、生活和娱乐等功能为一体的现代化生态产业园区。
  青蒲对流基础上形成了产业和资本的流动,促进了蒲江产业和开放的水平,也改善了投资软硬环境,产生了良好的效果。世界500强企业博世集团在考察多个城市之后选择在寿安新城落户。
  2011年,刚在成都经开区投资汽车底盘控制系统的博世集团又在蒲江投资3500万欧元生产包装机械制造项目。次年2月,博世再次投资3600万美元兴建电动工具项目,将蒲江带进了印务包装设备和电动工具的产业高端。当年9月,博世将其全球第三个包装研发中心放在了蒲江。
  博世电动工具厂厂长杨启明介绍,博世选址曾考虑过内陆一些中心城市的主城区,但最终选择了蒲江。这与德国企业喜欢落户小镇以及当地政府的诚意有关,当然也考虑了该集团在中国市场的成长空间。落户之后,发展势头不错,去年生产电动工具60万把,未来将达到200万~300万把。现在博世正在培养本地供应商,这里将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不仅如此,除了在工业方面大力推进外,寿安新城按照“市场主体、产城融合”的理念和“工业新城、城市新区”的标准进行建设。在5.45平方公里的建筑面积中,3平方公里是工业区,城市配套区为2.45平方公里,未来镇区容纳8万人。这样将提高工业园区和城镇的融合度,增强内生动力。
  实际上,青蒲对流的模式已经在成都遍地开花,比如,金牛区、新都区和彭州市签订了《雁阵联动融合发展协议》;成华区与新都区、青白江区、大邑县和彭州市的结对联盟,龙泉驿区和邛崃市合作共建“龙邛工业集中发展区”等等。
  圈层融合发展 
  产业合作是重头,但同时还包含了教育、卫生、科技、体育、城市管理和社区建设等方方面面。此外,各区(市)县还在人才交流、招商引资、就业、计生、群团等多领域开展了结对合作。通过多层面、多领域、多行业的实质性结对发展活动,切实加强了一、二、三圈层各区(市)县的交流与合作,有效促进了圈层间的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推进了圈层的融合发展。
  在青羊和蒲江的合作中大力推动社会公共资源下沉。比如,在教育方面,政府牵头由青羊区金沙小学托管了蒲江县敦厚小学,随后在人事制度、教学方式进行一系列改革,市县政府还给予专门资金支持,将一个落后的农村村小建设成为优秀学校。
  市级优质医疗资源也流动到蒲江。2011年,成都市级医院中的成都第三人民医院全面托管了蒲江县人民医院,今年1月在结束3年的托管之后,双方又签署了5年的托管协议。托管之后病员回流显著增强,蒲江县人民医院的医疗设备和医疗水平显著提高。数据显示,2013年医院总诊疗人次较2010年增长了61%,医院资产增值25.89%。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派驻的执行副院长曾雪峰介绍,三年来,新建了呼吸科、神经内科等,并在蒲江县历史上第一次建成了ICU病房,1072名重症病人能够在当地实施抢救。
  “圈层融合发展,从根本上是为了把成都整个蛋糕做大。”成都市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成都要在中国区域经济版图中构建西部经济核心增长极,需要中心城区、近郊县、远郊县集体壮大。
  成都1.24万平方公里的发展并不均衡,中心城区6个区作为第一圈层,区位条件好,发展起步早,是市域经济的“头雁”;紧邻中心城区的6个区县作为第二圈层,区位条件适宜,发展势头强劲,是市域经济的“中雁”;第三圈层8个(市)县,区位条件较差,发展水平滞后,是市域经济的“尾雁”。
  因此,成都市提出,对这三大圈层区分发展,形成“错位发展”的格局,同时又突出政策导向,健全“联动发展”的机制。这样把市域经济的“三圈”融成完整的“一极”,形成对内聚合力。
  这种错位和联动发展在于:第一圈层“转二优三”,逐步退出制造业,发展高端服务业,优化中心城区业态;第二圈层“强二兴三”,主要承接先进制造业,培育与先进制造业相配套的现代服务业;第三圈层“兴二优一”,发展先进制造业,优化特色农业和旅游业。
  2013年的数据显示,全市三个圈层间的差距扩大趋势得到有效缓解,圈层差距逐步缩小。从经济总量来看,2013年,一、二、三圈层的各区(市)县地区生产总值占比为:43.2:38.5:18.3,与2012的45.1:36.8:18.1相比,二圈层所占比例增加1.7个百分点,三圈层所占比例增加0.2个百分点,圈层之间经济总量占比的差距开始逐步缩小。
  而从发展速度来看,2013年一、二、三圈层各区(市)县的平均增速分别为9.6%、11.9%、10.8%,二、三圈层均高于全市10.2%的平均增速,其中二圈层的龙泉驿区实现了19%的增速,三圈层的金堂县实现了11.8%的增速,远高于全市平均水平。成都三个圈层竞相发展,“头雁高飞”、“中雁竞飞”、“尾雁快飞”的局面初步形成。
  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盛毅说,在一二圈层没有多余空间承接大型工业项目落地的情况下,工业向第三圈层转移是城市溢出效应的体现。而成都的第三圈层区县基础设施和配套建设完善,具备了承接高端产业转移的条件。“第三圈层的崛起,有利于弥补之前第三圈层的工业软肋,有利于成都实施产业升级、统筹城乡的兴市战略。”盛毅表示。
  今年2月底,成都市委十二届三次全会提出“改革创新、转型升级”总体发展战略,对下一步成都统筹城乡改革作出了部署。要以深化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为动力,以推进城乡规划、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一体化为重点,加快构建和谐相融、协调发展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重点要深入推进制度、产业、建设和主体统筹等。同时提出产业“一区多园”的发展方向,即按照行政区域划分的各个产业园区,将按照其产业本来的发展逻辑、产业链的上下游布局关系,跨区域地进行“联合发展”,以期达到全域发展的目的。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