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深圳4000元难招普工背后:产业转移加速

深圳4000元难招普工背后:产业转移加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2-19  浏览次数:1
  刚过元宵节,26岁的张英(化名)就迫不及待从山西老家飞到深圳找工作。她不知道的是,越来越多的求职者正在逃离深圳。
  年后,深圳已经举办了多场招聘会,但当地企业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抱怨,应聘者的人数一年比一年少,今年尤其明显。虽然不排除天气等因素,但是越来越多的求职者留在了老家工作,产业转移加速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应聘者少了一半” 
  张英原本在老家一家事业单位做会计,工作稳定,但每个月拿到手的薪水只有两三千元,一年下来攒不到1万元。听说深圳外贸发达,就想重拾英语,找份对口的工作。
  “这几天我去各个大型的人才市场看了下,有些很萧条,摊位之间的走道上只有零星的求职者走过;有些人数会多一些,但也未如我想象中那种摩肩接踵。”她说。
  2月12日上午,深圳人才大市场求职者并不多,三三两两结伴而行。一家位于宝安区石岩镇的LED工厂正在招聘外贸业务员和成本会计,该厂经理于峰告诉本报记者,上午只收到了五六十份简历,而去年这个时候一早上就能收到两三百份,忙得团团转。
  “是不是因为今年天气不好的缘故?”他反问自己,但又摇摇头苦笑了下否定了。“如果是普工的话,随时来都能找到工作,工资待遇也差不多,所以不会着急。但这些是属于有门槛的岗位,早点过来好机会多一些。”
  即便是在元宵节后,这种情况也并未得到多大改善。2月15日在深圳会展中心举办的一场大型招聘会上,深圳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副秘书长唐静涛也发现,今年招聘会现场不复往年人挤人的热闹。
  他们今年公开招聘的岗位包括杂志主编和办公室主任等七八个岗位。但是当天仅收到20多份简历,研究生以上的学历只有四五份。
  他感叹,今年来应聘的人数和质量均下降得厉害。“去年简历数量是今年的2倍,研究生以上的学历也至少占到1/3。”他说,“应该不是岗位的缘故,我们每年都在这个时间来招聘,岗位都差不多。”
  相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大企业的招聘还算火爆,但是应聘者与岗位的匹配度下降了。
  在上述会展中心举行的招聘会上,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股份公司.中集车辆有限公司也设置了摊位。中集集团负责招聘的罗智文告诉本报记者,中集一共有15家子公司参加了本次招聘会,共开放200多个岗位。当天的应聘人数在一两千人,数量与去年差不多,但合适的应聘者人数下降了10%。
  普工4000元仍难招
  相比于非生产型的岗位,普工难招的情形也未得到改善。
  白定新是深圳宝安区一家电脑主板和显卡生产企业的经理。工厂有700人,年前走了近400人,但他已经习惯让自己不再焦虑。“年年如此。年后工厂通常能补充150人,保证开年的生产产能。剩下的工人再徐徐图之。”
  每年春节刚过,珠三角便出现大规模用工荒。在深圳各个工业园内,常年摆着工厂的招聘广告,部分企业甚至将广告牌竖到大街小巷。
  白定新感叹道,去年销售额虽然有所增长,但利润总额却下降了。人力成本.物料成本等上升使得单位利润越来越薄。光是人力成本这一块,底薪为深圳的最低工资标准1808元,加上绩效考核,工人每月拿到手的超过4000元。
  记者走访发现,普工工资超过4000元的比比皆是。于峰表示,普工工资涨得飞快,去年他们厂工人的平均月薪就已经在3800元左右,今年深圳最低工资上调之后,综合工资基本比去年又高出500元左右。
  于峰说,工厂效益不错,工人今年每月拿到手4500元问题不大。即便如此,仍需要提前跟厂里的老员工打好招呼,回乡帮着宣传一下,带些人手回来。“不然,他们的老乡不会相信我们会开这么高的工资。”
  深圳人才大市场最近针对本地企业的一项市场调查发现,深圳普工的工资不少已达4000多元,高出了大专学历求职者500元。
  该项市场调查也揭示了普工薪水急剧上涨背后的因素:2014年,深圳企业对普工的需求量仍在迅速上升,近七成企业增加了招工数量。
  转移加速
  多数企业主认为除了雨雪天气和刚过春节等因素,产业转移到了内地更为关键,许多求职者由于家乡工作机会增多和深圳生存压力太大而不再回流。
  就在17日,国家统计局深圳调查队公布最新数据称,今年1月份深圳CPI同比上涨3.5%,高于全国1个百分点。其中,食品价格同比上涨4.1%,非食品价格同比上涨3.2%。
  企业也在感受巨大的生存压力。近年,由于各项成本飙升及人民币升值的影响,深圳制造业的利润越来越薄,东莞、惠州等周边城市甚至越南等地成为工厂迁入之处。
  唐静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大企业不太可能会搬走,至于有多少中小企业已经或正在搬离深圳,目前并无统一数据,但去年底做的一项调查表明,这种搬离的趋势正在加速。“很多企业抱怨深圳的人力成本上升太快了,他们借助各地招商引资的机会寻找工业用地,一旦有意向,就会搬走。”
  于峰的公司年前已经在东莞拿了一块地皮,计划今年开始建工业区。“搬去东莞后,虽然招人难度更大,因为90后多愿意往深圳这样一线的城市跑,但人力成本能降低10%~15%左右,供应链也几乎不受影响。”
  搬走的不仅仅是劳动密集型企业。据唐静涛了解,深圳一些LED企业虽然很多环节使用机器代替人力,但是搬走的也较多。
  “两三年前就有很多LED企业搬到东莞和惠州了,因为国家对LED的扶持力度削弱了,深圳的优惠政策也不多。”他说,“LED企业也比一般的企业用地面积大一些,而深圳工业用地基本饱和。二三线城市如果有工业园或者其他优惠政策,LED企业就会搬走。”
  人才招聘会上,深圳周边城市和内地企业反向逆转,参与深圳技术人才争夺的趋势已经显现。
  在会展中心的招聘会现场,佛山一家照明电器企业来深圳招聘财务总监,开价每月1.6万元,学历要求不高,大专便可,要求在工矿企业至少工作12年。而另一家在长沙的生产汽车部件的公司直接在logo上醒目地标注了招聘的13个岗位包括进出口专员.机械工程师和电气设计工程师等,工作地点均在长沙。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