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红会:不自己来填表就别捐

红会:不自己来填表就别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1-14  浏览次数:0
  前日,“路边社湖北分社”转发的一条微博触动了无数网友的心。11月12日清早6时54分,一位名为“小风”的网友在微博中写道:“昨天下午和红十字会谈遗体捐献的事情,我说我病情危重,不能亲自过去填表,他们的回答也很干脆,要么自己来填表,要么就不捐了,不提供上门服务。我只是想在我不治的情况下为社会再做出一点贡献……”这条微博在短短一天内,阅读次数就达到了20万人次,引来2000名网友转发和评论。
  病危酗办“遗体捐赠”遇上门难
  前日上午,记者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找到了网友“小风”。走进病房,一个脸色苍白、戴着口罩、左手打着点滴的男孩映入眼帘。小风的真名叫张琪,来自枣阳,现年22岁,是神龙汽车襄阳工厂的工人。2012年6月,他被查出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后因病情严重被送到武汉治疗。
  去年11月,张琪用姐姐捐献的骨髓,进行了第一次骨髓移植手术。不承想,移植后基因发生突变,他的白血病再次复发。今年10月中旬,张琪病情加重。也就在这时,他萌生了捐献遗体的想法:“生病期间,很多热心人都帮过我,我也想回报社会。”
  11月11日下午2时,在与两个姐姐商量后,张琪拨通了武汉市红十字会的电话,咨询捐赠遗体一事。在电话里,他详细说明了自己的病情,表示肯定无法亲自领取捐献表。随后询问能否提供上门登记服务。“最让我寒心的是,接线员当时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们也帮不了你,不提供上门服务’”,张琪无奈地说,“我沉默了一阵,然后询问能否亲属代领,对方表示可以。”记者在他的手机上看到通话记录,拨打号码是027-82812604。
  当天下午,张琪还是坚持让姐姐去红十字会帮自己代领了捐献表,但他的心却深深受伤了。左思右想,他还是决定将自己的经历通过微博发出去,呼吁更多的人关注捐赠。
  红会:人员紧张无法上门服务
  随后,记者查阅了《武汉市遗体捐献条例》,其中第九条明确规定:捐献人可以自己到登记机构办理遗体捐献手续,也可以要求登记机构上门办理。那么,为何红会拒绝了张琪上门服务的要求?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武汉市江岸区胜利街的武汉市红十字会办公所在地。对于张琪的情况,专职副会长陈耘解释道,当日的接线员小张并非红会的正式员工,而是红会招募的志愿者,专门负责接听电话,接受市民的咨询。但据小张回忆,当日张琪来电时,她确实说过“不提供上门服务”。但她摇头否认了“帮不上忙”的说法,并称每个来电咨询的人,她都会介绍红会无法提供上门服务,如情况特殊,直系亲属可以前来办理或者红会将相关表格邮寄给捐献人。
  虽然规定捐献人可以要求登记机构上门办理,但目前红会人员紧张,确实无法提供上门服务。陈耘介绍,武汉市红十字会是省内唯一一家可以接受遗体捐献的机构,但实际的工作人员只有14人,而办理捐献的工作人员仅有一人。所以,红会不得不招募志愿者,帮忙接听电话,接受咨询等。而且,今年咨询遗体捐献的人员就达到7000人次,办理登记有1000人,红会人员配置有限,确实无法提供上门服务。
  专家:应设捐献绿色通道
  据业内人士介绍,除了张琪这类病危卧床的病人外,目前我国考虑遗体捐献的志愿者仍以老年人居多。为办手续,许多老人不得不来回跑很多趟,身体吃不消,导致一些原本有捐赠意愿的人打消了念头。很多捐赠者以及亲属都呼吁,红会能否考虑设立绿色通道或者采取其他方式,改变目前办理遗体捐献的繁杂手续。
  武汉大学社会学教授尚重生认为,这种尴尬现象的出现,主要还是由于红十字会受理捐赠遗体的操作流程过分机械化,缺乏人性化,红十字会应为病重患者和情况特殊者开启绿色通道,设立专门的上门服务机构,邀请第三方公证,在双方协商下完成遗体捐赠,实现捐赠者服务社会的理想。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