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中国经济前三大省谋求“凤凰涅”

中国经济前三大省谋求“凤凰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0-29  浏览次数:2
  “凤凰涅”这一典故正成为沿海地区转型发展的指针。
  日前,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在头版头条发表题为《实现山东发展的凤凰涅??》的评论员文章,文章称,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上表示:“广东、江苏、山东,主要是看怎么凤凰涅、腾笼换鸟,看怎么优化产业结构,怎么继续起到领头雁、火车头的作用。”
  粤苏鲁三省经济总量之和占全国的比重达三分之一,这三个经济大省如何实现凤凰涅,对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三大经济省份“涅”
  统计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广东实现GDP 4.45万亿元,同比增长8.5%,经济总量继续位居全国第一。紧随其后的是江苏,达41934亿元。山东则以39601亿元排名第三。
  “曾经让我们受益多年的传统发展方式正日益逼近增长潜力的极限。山东总量超过五万亿经济体的另一面,是煤炭消耗量、多项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位居全国首位,重工业占到工业总产值的六成,服务业占比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上述文章指出,山东涅之后的前景是,“让质量效益占据主导,让协调均衡成为主流,让蓝天白云驱散雾霾,实现发展方式脱胎换骨式的新变化。”
  与山东一样,广东和江苏同样面临着转型重生的问题。作为外贸依存度最高的省份,过去三十年,广东经济高速发展所依赖的最大动力正是来源于每年高达20%以上的外贸增速,尤其是珠三角大量的出口加工企业支撑了广东经济的腾飞。
  这种发展模式正愈发难以为继,尤其是自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广东外贸的出口增幅相当有限。广东省统计局副局长欧卫东说,广东工业中,出口交货值占三成左右,如果出口不行,工业就不行,经济就稳不祝前三季度广东虽然出口增长12.3%,但在扣除一季度深圳进出口数据造假因素之后,实际出口增长只有2.8%。
  在多位专家看来,目前外贸市场中,广东能占领的基本都占领了,广东外贸出口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不可能再恢复到金融危机之前的速度,即使增长也是个位数增长。广东省统计局综合处处长王文森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广东的经济增速已经从以前比较高速的阶段进入到一个中速发展、速度稳定的平台,以后要超过两位数的增长会比较难。
  王文森说,以后广东关键还是要注重经济质量和效益,“通过结构优化升级获得比较好的质量和效益。”
  “所谓涅,就是痛下决心,脱胎换骨,努力实现调结构转方式和科学发展,促进发展转型升级。”山东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山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郑贵斌告诉本报。
  转型之难 
  不过,几个经济大省要凤凰涅??,顺利实现转型升级,并不容易。在山东一些地方,尤其是欠发达市县的发展目标仍然是“争先进位”。
  以鲁西南某县来说,2008年,该县财政收入2亿元,2011年达到5亿元,2012年突破了7亿元。但这样的增速仍然让县领导忧心忡忡:因为如果今年达不到30%以上的财税增幅,不仅实现前移进位是句空话,该县也会被边缘化,会被挤压出局。
  而要实现“争先进位”,途径大致有三。一是招商引资;二是争取银行资金、通过融资平台融资和向上争取资金;三是搞房地产开发。在招商引资方面,除了根据招商金额给予引资人物资奖励之外,该县还规定,引资达到一定数额,就可以“升官”。
  该县规定,“引进固定资产投资达到5000万元的生产加工类项目,在兑现引荐人奖励政策的同时,项目引荐人经组织考察符合条件的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干部,是一般干部的提拔为副科级干部,是副科级干部的提拔为正科级干部;对正科级以上干部优先向上级组织部门推荐。”
  在资金筹集方面,该县要求必须破除“有多少钱办多少事”的旧观念,树立起“办多少事筹多少钱”的新思想。这个人口64万人的县,拥有4个地方融资平台,去年这些平台融资总额在30亿元左右。
  郑贵斌认为:“(要实现涅)阻力在观念,在现行体制下的政绩观偏差,在政绩考核的片面。要通过换脑筋,构建转方式调结构创新发展的新的思想基矗”
  而在广东,现代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新增长点尚未形成,因此对传统模式仍存在比较大的依赖。例如,针对当前广东外贸不振的情况,有广东官员就建议国家在保持稳定汇率、应对反倾销、出口通关手续的简便化方面下功夫,出台一些扶持出口的举措。
  对此,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彭小枫近日在广州调研时指出,像汇率、通关手续的简便化等问题虽然有影响,但根本问题还是出口产品的结构方面,也就是出口产品在当前情况如何降低成本,出口效益如何再高一些。“广东过去在出口问题上杀出一条血路是量的增长,现在要重新杀出一条血路是质的提高。”
  专家认为,对广东、山东、江苏来说,要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实现凤凰涅??,一方面在于能否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另一方面则在于如何解决社会分配差距、公共服务均等化等社会建设方面的短板。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