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中联三一同城冤家恩仇录:恩怨难解 是非难辨

中联三一同城冤家恩仇录:恩怨难解 是非难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0-24  浏览次数:2
  中联重科、三一重工同城操戈,恩怨难解,是非难辨。
 
  工程机械行业低迷,中联重科、三一重工两巨头竞争殃及池鱼。
 
  一则“长沙警方跨省刑拘记者”的消息,再次将一对“同城冤家”——中联重科与三一重工之间的恩怨推上风口浪尖。这两家公司因同属于我国机械行业的顶尖企业,因此长期以来业内将其无休无止的竞争戏称为“械斗”。
 
  据报道,该报记者陈永洲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10月19日被长沙警方刑拘。
 
  该记者自2012年9月至2013年8月间,曾连续发表14篇关于中联重科的报道,直指中联重科利润“虚增”、利益输送、“畸形营销”、涉嫌造假、股东减持等,而大多的报道的信息来源都是匿名提供。
 
  据了解,损害商业信誉罪,多发生在恶性竞争对手之间,而在中联重科对记者的独家回应中,董事长助理杜峰也直言:“记者联合竞争对手,恶意发布中联重科负面报道,已经严重影响到公司股价,使得公司正常经营活动受到影响,二级市场投资者蒙受损失”。
 
  窃听、间谍、行贿、绑架、举报、走私……在中联重科与三一重工的“恩怨”中,从来就不乏戏剧性元素。
 
  这虽然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然而受波及的各方在这场较量中均损失惨重。
 
  记者被抓背后的故事
 
  新快报记者被抓迅速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面对层出不穷的质疑和猜测,长沙市公安局23日通过媒体对外声称,经市公安局执法监督支队审核,认定嫌疑人陈永洲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中联重科的商业信誉,给中联重科造成重大损失,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条之规定,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于10月19日批准对犯罪嫌疑人陈永洲采取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
 
  长沙市公安局认定,陈永洲捏造的涉及中联重科的主要事实有三项:一是捏造中联重科的管理层收购旗下优质资产进行利益输送,造成国资流失,私有化。二是捏造中联重科一年花掉广告费5.13亿,搞“畸形营销”。三是捏造和污蔑中联重科销售和财务造假。在报道过程中,陈永洲没有具体依据,也未向相关监管、审计部门和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咨询,只是凭自己的主观臆断。
 
  自2012年9月至2013年8月间,记者陈永洲曾先后发表12篇关于中联重科的报道,文章中直指中联重科利润“虚增”、利益输送、“畸形营销”、涉嫌造假、股东减持等。
 
  今年7月,中联重科董事长秘书高辉曾在个人微博上多次发布针对这一事件的回应,公开指责记者发布负面新闻,屡次举报,造成公司股价下跌,是有偿新闻和利益同盟策划,幕后有黑手。
 
  自今年1月8日以来,中联重科已经第五次被举报财务造假。伴随着是股价的一路下跌,今年以来中联重科股价跌幅超过40%,市值蒸发超过340亿元。中联重科相关负责人表示,接连的财务造假举报已经让中联重科受到了来自投资者方面的巨大压力。
 
  有媒体报道,陈永洲实名举报的内容,正是三起“间谍门”事件中中联重科失窃的销售数据。而三起“间谍门”事件的判定结果均均指向三一重工。
 
  据中联重科杜峰向记者介绍,公司副总裁、首席法律顾问孙昌军,曾于今年6月12日主动与新快报高层协商,希望报社能够到中联重科实地调查采访,以澄清相关报道中不实的内容,但遭到拒绝。在多方协调无果后,才向警方举报。
 
  而他认为,该报对中联重科的行为“置若罔闻”,是与竞争对手联合,意在打击中联重科。“我们了解,该记者的其中几篇报道甚至不是自己原创,而是由中联重科竞争对手提供,直接署名发表的失实报道”,他说。
 
  记者就此致电三一重工宣传部,而对方拒绝对此事置评,并表示,如果中联重科向公众发表针对三一重工的指责,也应该追究其法律责任。
“同城冤家”恩仇录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三一和中联重科的恩怨已近十年。早在2006年,中联重科的泵车在无锡施工时发生臂架断裂事故。其官网发布信息称,某些竞争对手就此对产品客户群体利用短信制造影响,蓄意扩大负面。有报道称,此处直指三一重工。这揭开了双方“激战”的一角。
 
  本非大众熟悉机械领域公司,现今却频繁出现在聚光灯下。算起来,这得“归功”于当年的间谍门。
 
  去年底,题为《工程机械行业之耻三一重工三爆商业间谍案》的帖子在网上流传,称三一重工为抢市场,对同业竞争对手施以间谍行为,提到了三起分别发生于2009年10月、2011年6月和2012年11月的间谍案,其中包括了三一重工设立新洛普咨询公司,非法窃取中联重科等34家商业秘密;三一重工雇佣黑客攻击中联重科系统以及派遣间谍窃取商业秘密等。
 
  在警方的介入后,新洛普的员工文成被抓。对此三一的回应称,文成虽为三一重工员工,实际却是“商业卧底”。对于这出湘江边的无间道,至今也没有人看懂。
 
  让更多人不懂的是,虽然双方都称无心恋战,事情却连发,尤其是三一重工迁都北京闹得沸沸扬扬。在追诉三一迁都背后逻辑的同时,双方恩怨细节逐渐浮出水面。
 
  《三一恨别长沙》一文曾提及,在与中联重科“交手”的过程中,三一重工遭对手监听,无法进行正常工作,高层会议不得不远赴昆山进行,且有电话的地方都不敢谈及公司机密,以防泄露。
 
  三一重工方面称,更为严重的是,这已经影响到了梁稳根家人。梁稳根之子遭莫名绑架、海关突然稽查,这些都直指对手中联重科。
 
  对此,中联重科于今年6月发布了一份由董事会主导调查的《独立董事关于媒体报道相关情况独立调查的声明》进行了否认。
 
  否认书加剧了双方的口水战,各自高层在社交平台互相指责。真相未出现前,三一重工和中联的“无间道”和口水战,不会因为前者搬离湘江千里之外而有所消停。
 
  两虎相争 没有赢家
 
  2011年以来,受宏观经济低迷的影响,工程机械行业同样陷入低迷。行业的低迷加剧了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两巨头之间的竞争,双方的矛盾也恰恰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全面爆发。
 
  虽说“一山不容二虎”,同住长沙的两家机械巨头,因产品线、市场、人才需求等多方面较为雷同,因此竞争在所难免。然而,对比类似的两家企业,如同处深圳的华为和中兴,虽然竞争也无处不在,然外界看来却也似相安无事。
 
  早在2011年8月,湖南省政府为协调中联和三一之间的恶性竞争关系,曾组织了一个签署行业自律公约的座谈会,在湖南省省长徐守盛的见证下,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和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签字并握手。
 
  自律公约内容包括各签约单位之间不得实施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不得散布侵害竞争对手商业信用和产品名誉的舆论;不得指使、授意、鼓动、暗示第三方机构、个人歹意攻打竞争对手等等。
 
  然而事与愿违。湖南省委宣传部曾就中联重科与三一重工之间的“内斗”感慨,湖南省政府就像是拥有两个好邻居,但这两个邻居关系很不好,省政府夹在中间也很难做。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中联、三一这种竞争避免不了。在市场紧缩、蛋糕变小的情况下,工程机械企业的规模却一天比一天大,激烈的竞争在所难免,在这过程中采用一些不当手段,是预料之中的。
 
  事实上,中联与三一之间的不正当竞争,给各方均带来惨重损失。通常一方出现负面消息,也会带动资本市场机械行业板块异动,另一方的股价也同样收到牵连。
 
  从A股市场股价来看,自2011年受宏观经济低迷的影响,工程机械行业同样陷入低迷以来,中联重科股价由2011年7月1日收盘15.48跌至2013年10月23日收盘的5.61;同时期三一重工股价由18.09跌至7.1。跌幅均超过60%,市值蒸发均超过500亿。
 
  此外,双方在受到负面消息影响的情况下,都在承受来自供应商、合作伙伴以及客户的频频质疑,正常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
 
  在各自的股吧呼吁双方停战的投资者越来越多。在三一重工副总裁向文波微博公开指责中联重科时,曾有投资者呼吁“向总,别砸中联了,中联跌,三一也好不了!”
 
  在长沙市星沙经济开发区,三一集团总部与中联重科工程起重机分公司毗邻,但长期以来,穿着不同制服的三一集团员工和中联工起员工互不往来。据员工介绍,“公司有规定,不能与那边的人有来往,否则可能会被开除。”
 
  在中联与三一近十年的争斗中,受波及各方苦不堪言,而在这样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无人受益。或许,中联和三一的“战争”远还没结束,然而他们更应该看到的是“山外有山”,在工程机械行业内,国内还有实力超过两家的徐工集团,国际上还有卡特彼勒、小松……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