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IT互联网 » 全国住房信息联网为何这么“难”?

全国住房信息联网为何这么“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3-19  浏览次数:5
   到2012年,全国仅广州等6个城市宣布联网。2013年6月底联网工程扩展到500个城市。不过时间已过,联网依然“难产”。近日发布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明确提出,6年内建立以土地为基础的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实现全国住房信息联网。

众所周知,住房信息联网一则联着官员财产公示,二则联着房产税征收,再等五到六年?难道还想狂赌房产五到六年?须知:任何改革只争朝夕,不进则退,慢进也退!本期笔者深入解析住房信息联网的现实意义以及为何会受到利益集团的阻力。
 
  一、“规划”变成“鬼话”?
 
  近日发布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明确提出,6年内建实现全国住房信息联网。消息一出,吐槽之声遍布坊间。
 
   大家都在说,明明是6个月就能完成的事,偏偏要拉长到6年之久,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问题是联网“规划”也不是新鲜事物了,早在2010年就提了出来。掐指一算,联网岂不是要用十年的时间?一个全国住房信息联网,十年漫长路,两相忘,费思量!既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爽约,笔者最担心的是,6年后会不会再次“无言的结局”呢?
 
  住房信息联网上届政府煞有介事地折闹腾了一番,信誓旦旦但最终又未能交卷,于是击鼓传花给了这一届。而这一届竟然来个神来的“规划”,时间拉长了6年,难道还想做假动作,再击鼓传花给下一届?如此“规划”,岂不要成“鬼话”?
 
  想想也活见鬼,住房信息联网难道真的很难吗?
 
  有道是“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住房信息联网这个事很明显有人存心阻挠。按理说,比起人口普查不知道简单多少了去,人口普查要查流动人口,而住房信息联网要查的房产,房产属于不动产并跟着身份证信息的。如此一来,再加上现有网络技术,联网不要说6年,就是6个月就能完成得妥妥的。
 
  问题已经很清晰,联网受阻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有人暗中掣肘。
 
  有人暗中掣肘,意欲何为?其实,目的非常明确。试问住房信息联网联着什么?联着两样东西:一联官员财产公示;二联房产税征收。这两样东西恰恰是利益攸关的地方,为什么呢?对于那些持着不少房产的官员而言,其一官员财产公示就会公示出官员贪污受贿的事实;其二房产税征收就会涉及到官员既得利益的让渡,这是官员们最愿意看到的。
 
  经过这么一分析,住房信息联网真正的阻碍来自哪里,大家都已心知肚明,就是那些屁股不干净的官员们!
 
  众所周知,2013年11月中旬以来,大陆45个大中城市出现一股抛售豪华住宅、别墅等新动向,2013年12月以来,更改物业业主情况数以百倍上升,状况空前,且部分业主为国家公职人员和国有企业高层。据悉,抛售住宅业主中60%持匿名、假名或以公司挂名。
 
  本来绝对是个利好消息,说明楼市将要理性回归。谁知“两会”刚刚结束,那些既得利益者们坐不住了,悍然抛出重磅消息,明确2020年前实现全国住房信息联网,也就是从现在算起,还有五六年的时间。
 
  如此一来,那些屁股不干净的官员们,终于吃上了定心丸,闲庭信步,慢慢洗白这些财产,毕竟还有6年时间的缓冲期了!
 
  二、难以打破的“利益格局”
 
  中国改革悲剧历来如此,从来是利益攸关方来制定政策,需要他们来所谓的“壮士断腕”—关键问题是,这些既得利益的壮士们断得了腕吗?即使他们有断腕的觉悟,也不能保证他们有下手的行动!
 
  既然如此,“改革者”们心猿意马,言不由衷,也是情理之中。正因为如此,他们下定一万个决心,但是期限呢?过去是2年,现在是6年,最后就想着击鼓传花,把问题变成历史遗留问题,最后,无可奈何地拖到积弊难返的程度!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从商鞅到王安石,再从张居正到康有为,试问固有的利益格局何曾被打破过?最后是血淋淋的历史来证明人个血淋淋的规律。
 
  当然说这些显得有些邈邈然了,还是说些“似曾相识”的故事,就一百年前清末朝廷宣布预备立宪,期限是10年。当时的革命党说这是清廷的把戏,毫无立宪诚意,对照起来看,一百年之后信息技术如此先进的今天住房信息联网,用了4年还需6年,期限也拉到了10年,可见,这个诚意还相当地满满的。
 
  最值得我们深思的是,有几个问题必须回答了:中国的房产还能够火上6年吗?中国还能指望房产再出现“黄金十年”吗?中国房价依然能够演绎十年间再涨上十倍吗?中国到2020年依然还要依赖房产来带动实体经济?
 
  诚如吴晓波所言“巨变将在2014发生”,房产危机已经呈现在我们面前了。所谓危机者,就是危中有机。住房信息联网政策的实施,有望真正解决房屋空置率和刚性需求之间的矛盾,所以在这个关键时刻出现各地楼市降价的新闻,属于正常现象。以房产大省浙江省为例,炒房始作俑者是温州,从去年开始温州楼市出现止不住的爆跌,而今年3月份作为省会城市的杭州,楼市也亮起红灯,房产存量达44万套。
 
  而正当各地楼市降价的新闻频频传来之际,政府悍然抛出住房信息联网长达五六年的过渡期,又使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大大降低。房子,到底是买还是不买?又成为大家比较纠结的问题。
 
  看来,我们的政府还是想着继续豪赌房产的。细观几次政策发布,中央对房产利好的信息释放连连,这次所谓的住房信息联网拉长了6年,是基于新一轮城镇化而提出的。其实,新一轮城镇化就像中国经济的一帖强心剂,红利与陷阱是的并存,恰恰反映了中国经济过于依赖于“房产带动”。危险就在这里,如果房产存没有调查清楚,同时实在存量无法消化的话,打着“新城镇化”的旗号,盲目地开发楼盘,那无异于自作孽不可活,只会造出更多的空城来,最后到底谁来消化这些水泥森林?难道我们的后人就是靠扒扒砖就能进入经济发达国家的行列?
 
  三、 “改革号”不进则退
 
  冷静地思考一下,我们就会发现:所谓的住房信息全国联网,变得像是虚晃一招的障眼法。
 
  为什么这么说呢?逻辑是很清楚的,可谓用心很深,因为住房信息全国联网“难产”,所以官员财产公示无法开展,所以房产税征收不能全面推行……这个假动作变成一连串真动作无法施展的最好借口。
 
  对于住房信息全国联网“难产”,是既得利益者们不想让渡既得利益呢?还是新一届政府依然对房产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想继续通过做高房产来拉升中国经济?笔者还是莫衷一是,可能是两者不谋而合吧!
 
  住房信息联网难产,政府确实严重存在“慢作为”和“不作为”之嫌,为什么这么说呢?若是真动作,住房信息联网也无需全国所有的城市都住房信息联网,只先把一线城市、省会城市联网起来,监控房产信息变化,就能够掌握大多数官员们的财产变化了,这就可以成为反腐的利器了!
 
  为什么可以这么说呢?原因非常简单,掰掰手指都可以明白:目前哪个大官会回到小城市去炒房?更何况正是大城市房价飙升,下面的城市才水涨船高跟着涨得这么厉害的!
 
  不少人对住房信息联网抱有期望的,认为这为制度反腐提供了技术支持,说句实在话,“老虎苍蝇一起打”靠巡视组钦差式的巡视,意义无多,最后只能落入运动式反腐的窠臼。行之有效的反腐必须依靠制度,而非权力,而制度设计的最好手段就是通过技术来支持。
 
  住房信息联网就是一种制度性技术设计,是防腐的最佳利器,通过这个技术手段,完全可以将官员财产公示和房产税征收直接联系在一起,无论是政治反腐还是社会公平都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但是从目前屡次被推后的节奏来看,利益集团的阻挠已经非常明显。中国改革号,能不能乘风破浪,能不能承载民意,其实与住房信息联网直接挂钩的。
 
  住房信息联网势在必行,六年太久,只争朝夕。须知,市场等不起,公众等不起。诚如笔者所言,一则联着官员财产公示,二则联着房产税征收,有利于推动反腐的制度建设,有利于推动社会的公平进程,不做不行。如果一味推延时间,总想拖一天是一天,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迟早拖出大问题了。
 
  任何工作,既然认识了意义,看清了方向,就要趁热打铁,迅速推进下去。一旦错过时机,延误战机,不仅可能削弱成果,而且会带来副作用,这是历史一次又一次证明的,治世者当引以为戒!
 
  结语
 
  对百姓有利的事,总是能一拖再拖。在技术上轻而易举,在民意上众望所归,这样的事非要拖拖拉拉,是为给那些房子上有问题的人提供回旋的时间吗?
 
  不进则退,慢进也退!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