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创业投资 » 富一代老了怎么办

富一代老了怎么办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2-13  浏览次数:11
  叱咤商场数十年后,年逾七旬的老人刘华(化名)拥有令人艳羡的财富和儿孙满堂的大家族。然而,由于身体每况愈下,他开始考虑财富如何传承的问题。
 
   他多年一直受困于如何分配自己在国内庞大的财产。他经历过两次婚姻,有一个儿子属于花花公子,却又特别希望得到全部财产,另一个儿子有才有能,也希望得到他全部财产。刘华心中最挂念的却是未成年的几个孙子,毕竟子女都各有所忙,无暇顾及孙辈的教育培养和人生规划。
 
  经过长达半年时间的考察和交流,在招商银行(10.92,-0.10,-0.91%)私人银行部的安排下,刘华最终决定与外贸信托签署家族信托的合约。对他而言,这份合约不仅凝聚着他对孙辈的爱与承诺,还饱含着他对孙辈的期许。
 
  刘华只是中国广大创富一代的一个缩影。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一批民营企业成长为实力雄厚、资产规模庞大的家族控股企业。随着国内第一代企业家逐渐老去,代际传承成为家族企业即将面临的重大考验,对家族信托的需求也日益显现。
 
  招行私人银行调研结果显示,41%的高净值客户对家族信托非常有兴趣,而他们考虑选择家族信托的首要原因是子女的未来规划及避免财富缩水。
 
  今年5月,招商银行联合外贸信托在家族信托业务实现了国内私人银行第一单的突破。“目前这项业务已经在中国沿海地区成功复制并进入规模化发展阶段。”外贸信托副总经理李银熙告诉证券时报记者。
 
  6万亿财富传承难题
 
  胡润“2013年百富榜”显示,中国排名前1000位的富人们资产总计已达6.4万亿元,他们中的许多都面临着家族企业和财富的传承问题。
 
  然而,正在进行代际交接的家族企业却面临着严重的“代沟”问题。招商银行2013年对中国富豪私人财富调研时发现,只有约25%的企业主明确表示希望由子女接管家族企业。
 
  “很多家族企业的后代不愿意接手父辈‘土气’且回报率低的家业,他们更倾向于从事金融投资工作;有的即便同意接手家族企业,却要求父辈们绝对放权。”招行私人银行部人士称。
 
  不管是家族企业的接班问题,还是家族财富的传承问题,都成为逐渐老去的“富一代”的心病。招行上述调研结果显示,“财富保障”已成为中国高净值人士财富管理的首要目标,而“财富传承”需求进一步显现,有约三分之一的高净值人士、约二分之一的超高净值人士开始考虑财富传承,部分高净值人士已开始进行财富传承的安排。
 
  家族信托正是被这种需求催生的。这种财富传承计划是委托人生前通过将财富转移至信托名下,实现财富的长远规划安排,具有很强的个性化、私密性要求。
 
  经过再三考量,刘华终于下定决心在中国境内设立一款家族信托。在长时间的沟通和协商中,客户经理在信托计划中逐步落实了刘华所提出的各种个性化要求。令刘华尤为欣慰的是,在这款家族信托计划中对受益人所作出的约束条件。
 
  “这些约束条件包括客户期望孙辈就读的大学专业及所从事的职业,社交圈子的限定,要求从事公益事业,未来婚姻条件设定;沾上不良嗜好和触犯刑律则将导致信托利益支付剥夺等特别约定。”李银熙表示。
 
  也即是说,倘若刘华的后辈不能完成家族信托中的约定,那么他很可能会失去获得信托收益的权利。刘华表示,此单家族信托的设立,不仅实现了客户有形财富的传承,也保证了家族的创业文化、道德精神等无形财富的传承,同时还完成了对子孙的人生规划。
 
  富豪们不能说的秘密
 
  实际上,作为中国内地新生事物的家族信托,在海外却有悠久的历史,几乎每个名门望族背后都有一个设计复杂的家族信托,远至美国的石油大亨洛克菲特家族和钢铁大王卡内基家族,近至香港的李嘉诚家族,皆通过家族信托来实现家族财富的传承。
 
  中国有句古话“富不过三代”,但洛克菲勒家族已繁盛了六代,依然续写着财富神话,而财富能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与洛克菲勒中心顶层的机构有关。资料显示,该机构为洛克菲勒家族成立的专属信托公司,其管理着洛克菲勒家族的财富规划和大部分股权。
 
  “国内财富管理市场逐渐成熟,富人的关注点也在发生变化。前些年他们可能只关心如何赚更多的钱和发展企业,现在则更关注家庭长远规划和慈善事业。”瑞银证券财富管理部投资产品服务总监张琼说。
 
  尽管如此,在缺乏契约精神的中国内地,让白手起家的富一代接受家族信托并不容易。外贸信托的信托经理坦言,在家族信托的操作中,客户非常关注财产风险隔离是否始终得到法律保护,以及个人信息和财产信息的保密性保证等。
 
  “有的客户婚姻关系比较复杂,在设立家族信托时可能需要对诸多子女作合理安排;有的客户小孩个性比较叛逆,在设立信托时又需要对其行为作一些约束。”前述信托经理表示,每个客户都会提出一些个性化的需求,而如果不与他们建立完全信任的关系,是很难了解他们的真实需求的。
 
  而家族信托的私密性恰好可以满足富豪们个性化的需求。以香港的梅艳芳为例,她临终前考虑到其母不善理财,便将资产设立信托,每月支付母亲一定的生活费,直至养老送终。
 
  梅艳芳去世后,其母及其他家人要求法院撤销信托,但法院最终判定信托有效,信托继续运用并仍持续支付其母的生活费用。
 
  “这正是信托优于遗嘱之处,它有效地避免了遗嘱的鉴定、公正、核查等繁杂程序,同时也按照资产按委托人的意愿分配执行。”李银熙如是认为。
 
  曾在汇丰私人银行工作的王小刚所著的《富一代老了怎么办》一书称,对于有财富传承需求的高净值客户来说,信托这个工具,虽然远谈不上完美,但在迄今为止人类发明的工具里面,已经是最出色的一个。
 
  此外,近年来不时传出征收遗产税的消息,更令国内富豪开始未雨绸缪。实际上,避税也是海外富豪追逐家族信托的一大动因。
 
   “在正式的遗产税征收法规明确之前,家族信托是否会被纳入征税范围仍存在不确定性,但信托法的规定为信托财产免遭遗产税征税提供了一定的空间。”一位家族信托的税务专家称。
 
  按照我国信托法规定,信托财产排除在遗产的范围内,也即是说,家族信托未来很有可能享受到制度红利带来的税务减免。
     中国式家族信托启航
 
  尽管离岸家族信托历史更为悠久,但对于国内富豪而言,财富传承不仅需要实现境外的传承,也应在境内有较理性的传承安排。因为子女的成长、生活、就学和事业生涯,会有一部分在境内完成,毕竟境内市场的经济活力和发展增速有助于财富增值。
 
  如何与这些富豪们打交道并获得他们的信任,成为国内越来越多金融机构的目标。
 
  除信托公司以外,管理资产规模逾3万亿元的私人银行亦瞄准了这一市场,同时,独立第三方理财机构也企盼着从中分一杯羹。以诺亚财富为例,旗下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目前服务的资产超过20亿元的家族数量已有数家,只不过他们选择的是走海外信托路径。
 
   “从财富传承必须首先满足财产风险隔离法律要求角度出发,信托公司与银行私行的合作是最为有效的方式。”李银熙认为。
 
  作为国内率先试水家族信托的公司,平安信托此前发行过五款万全单一信托计划,其设计理念、产品模式都与家族信托非常接近,可以说是家族信托的前身。
 
  而实际上,包括外贸信托和上海信[微博]托等多家公司都在暗自备战家族信托的相关产品。据外贸信托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公司两年前就开始研究境内外家族信托的各种模式,并与招行合作成功推出了中国版的家族信托。
 
  据了解,与离岸模式不同的是,中国式家族信托是由实体的信托公司设立和管理信托计划,目前能打包装进的信托资产仍有一定的局限性。
 
  “虽然国内的家族信托刚刚起步,在股权、不动产以非交易性过户方式转移至信托,由信托持有,以及由信托转移至信托受益人名下等方面还存在政策障碍,这些都有待突破,但较之境外的服务而言,我们更懂客户需求。此外,境内的信托公司同时具备信托财产隔离和资产管理功能,更有利于家族信托的投资保值增值管理。”这位负责人表示。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