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IT互联网 » 未来三年4G投资达3000亿 运营商资金链承压

未来三年4G投资达3000亿 运营商资金链承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2-03  浏览次数:5
  在工信部透露td-LTE频谱划分计划之后,市场上4G概念股再次受到追捧,其背后折射的新一轮行业景气度提升更令各方期待。4G牌照一旦发放,运营商将大幅增加资本开支,未来三年内,4G累计投资额有望突破3000亿元,其拉动的投资规模将可能达到万亿。运营商的土豪盛宴,对设备商、终端商等产业链无异于一场狂欢。但盛宴过后往往万般滋味。4G被寄望为扩大内需,催生新经济增长点的重要抓手,但4G发展不能只是电信设备业的盛宴。需要未雨绸缪的是,在新一轮投资建设高潮后,如何运营考验着各方的智慧。


4G万亿“土豪”盛宴开启设备商春天
  在媒体轮番热炒下, 4G牌照发放早已锁定11月28日、12月8日和12月18日几个时间点。近日,中国无线电管理局局长谢飞波透露了中国td-LTE的频谱规划情况:中国移动1880 -1900 MHz、2320-2370 MHz、2575-2635 MHz,中国联通2300-2320 MHz、2555-2575 MHz,中国电信2370-2390 MHz、2635-2655 MHz。业内分析人士表示,年内发放的4G牌照只有td-LTE制式已是“铁板钉钉”。
  随着4G商用临近,通信技术的演进开启新一轮投资热潮。据工信部和中科院等权威部门和机构预测,4G网络前期建设拉动的投资规模在5000亿元左右,网络正式商用后,还将带动终端制造和软件等上下游行业,产业规模有望突破万亿元大关。而根据中国移动之前公布的4G建设计划,仅此一家公司对整个4G网络的投资就将达2000亿。
  通信业每一次技术演进都带来产业格局新一轮洗牌。事实上,无论最终4G牌照如何分配,作为有着12亿用户的世界第一大移动市场,中国4G部署有望改变世界电信运营市场的竞争格局,国内大设备商都将率先受益。
  中信建投分析师戴春荣指出,4G将带来通信行业的结构性机会,利好网络规划及主设备商。另据市场研究机构分析,4G商用将对基站板块、传输板块、网优板块以及增值服务板块产生持续性利好。以基站为例,移动日前公布的2013年td-LTE无线主设备招标结果显示,华为、中兴等9家企业中标。其中中兴和华为均占26%的份额。而中国电信的4G招标,中兴通讯、华为、上海贝尔分别获得32%、29%、16%的市场份额,新邮通和大唐电信份额都为6%,爱立信和NSN都为4%,烽火通信为2%。
  运营商资本开支提速考验资金链
  4G牌照尚未发放,尽管三大运营商缓急不一、力度不同,但均已先后投入4G市场。中移动在4G建设上可谓挥金如土,仅2013年涉及LTE网络基站和技术服务的开支就高达417亿元。中电信方面,其董事长王晓初8月曾公开表示,2013年将从3G投资里转移50亿元建设4G网络,使今年4G投资达到100亿元。据投行瑞信预测,明年中国电信4G建网费用将达到457亿元。中联通尽管对上马4G热情不高,但也在情势所迫下开始投入4G。该公司董事长常小兵表示,每年的4G基础建设投资将会被控制在100亿元以内。
  上述真金白银的投入仅仅只是开始。以国内3G为参照,工信部数据显示,2009年3G商用元年,三家电信运营商3G网络建设直接投资1609亿元。三年内3G建设投资约为4000亿元,网络基本覆盖全国所有地市、大部分县城和发达乡镇。尽管中移动在3G时代并未占尽先机,但依然投入不菲。数据显示,过去4年,中国移动在3G的网络建设投入和终端补贴超过了2100亿。
   4G如果想实现网络全覆盖,从基站选址建设,到终端的采购、网络的运营、维护,成本恐怕并不比3G低。业内人士估算,未来三年每个运营商的4G基站建设数量有望保持在20万个左右,三大运营商的4G基站总建设数将达60万个。以每个基站建设成本50万元计算,三大运营商投资有望达到3000亿元。从运营商2013年中报可以看出,三家都在为即将开始的4G大规模投资预留空间。数据显示,上半年三上市公司资本支出共计1116.62亿元,占其年初预算总额的比例为32.53%,较2012年同期下降14.49%。
  一边是4G起步阶段需要巨额资金投入,一边是3G大规模投资还未收回,传统业务面临OTT等异业竞争压力,利润一直在下降,这对运营商的资金链提出挑战。另外,对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而言,如何平衡3G与4G投资将是不得不面临的问题。
  4G运营能力决定市场胜负
  按照3G市场规律,牌照发放后通信行业获益的顺序依次是硬件厂商、运营商、增值服务商。4G盛宴也不会只是电信设备商的独角戏。4G发牌和随之展开的大规模网络建设投资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终端的跟进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归根到底,如何真正发挥4G对信息消费的引领作用,考验着运营商、增值服务商的运营能力。
  对运营商而言,4G商用后第一个考验就是资费。运营商斥巨资组建的4G资费很难以一个低价格示人。根据美国、韩国、英国等国家4G运营经验:如果4G资费水平高,即使拥有速度上的优势,普通消费者也很难买单。英国第一家推出4G的运营商EE因资费过高在推出4G服务5个月后在网用户数仅为31万人,因此随后推出4G业务的英国主流运营商O2给出了24个月每月20磅的5GB数据流量且不限通话时间与短信条数的4G套餐,同时还赠送HTC One或三星Galaxy S4手机。这不免令人担忧是否又回到3G时代以补贴换用户的恶性循环。
  另一个考验则是应用。目前4G仍无杀手级应用,4G业务与3G趋同意味着用户将获得与3G时代相同的服务。而运营商则必须思考如何平衡高额投入和盈利的问题。4G若只是单纯网速的提升,并不能根本扭转短信和语音等传统业务下滑趋势,这对运营商而言则意味着仍未摆脱流量变现困境。欧洲电信行业收入下滑加剧,已被迫放缓4G运营。因此,运营商需与产业链联手,重构业务模式,找到打开4G宝藏的钥匙。
  此外,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4G仍将与2G、3G共存,这将考验运营商多网协同能力。业内人士认为,不同的移动通信系统承担不同的任务,如语音主要由2G承担,低速数据业务主要由3G和WiFi承担,高速移动数据业务主要由4G承担等。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